《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破》經典再現

《新世紀福音戰士》

《宇宙戰艦大和號》、《機動戰士鋼彈》、《超時空要塞》這些日本動畫,小時候或多或少聽過,但電視上沒有播映,一直只有模糊的印象,只覺得名字聽起來很酷,一聽會讓大男孩熱血沸騰的那種。對於這一類作品,我唯一的深刻記憶,最後一年大學宿舍,室友是標準的日本控宅男,他們在宿舍打造了一個由Play Station和動漫組成的空間,牆上貼著一幅大海報:《新世紀福音戰士》。

我被迫每天面對這幅海報,它催眠似的深殖在腦神經中,等到我大學畢業,當兵,休假時在高雄中華商場放風,除了採買日劇和PS遊戲片之外,我也大手筆買了《新世紀福音戰士》,硬盒裝的,放在房間很有份量,感覺是在向已分手的室友致敬,試著體會當初他們掛大海報的心情。

終究我沒有看完,高中生駕駛裝甲機器人,距離當時當兵的我實在太遙遠,從第一話看到十話,打不完的使徒和總是隨身聽的破真嗣,讓我追不下去,於是放棄了。

現在喜歡寫電影文章,找經典電影回味,偶然間,我又想起那幅海報,經典不容錯過,我找出《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破》,想說電視版沒完食,至少看看劇場版。

電視版於1995年播放,共26話,劇場版《破》於2009年首映,是重開機系列中的第二部,預計總共會有四部曲。兩部作品中間隔這麼多年,動畫技術想必有很大的改進,我自己說不出個所以然,不過幾場巨型裝甲對抗使徒的場景,我是看得很過癮。

一開始序幕的第三使徒不算,這部劇情版出現的使徒相當多,從第七到最後的第十,共有四個,每個使徒的出現,代表一場華麗炫目、真實世界看不到也演不出來的戰鬥場面,這四場戰鬥,在主軸上保證了觀賞時的緊張刺激,畢竟這一類動畫片,最大賣點還是巨型裝甲之間的對抗。

純粹就戰鬥場面而言,我個人最喜歡第八使徒那一仗。零號機、初號機、二號機同時登場,如同比賽百米短跑一樣,各自向即將墜襲的使徒狂奔,厚重的巨型裝甲結實地在都市叢林踩踏、田野間大幅度跨越、同時又體態輕盈地跳躍過各式障礙物,光是那晃動整塊大地的視覺震撼感,如果有幸能在大螢幕觀賞,絶對是值回票價。

各自向即將墜襲的使徒狂奔

「我本來就不習慣和別人一起吃飯,覺得在旁邊陪著他人強作歡顏很累,也不喜歡看著他人很幸福的樣子,本來我就喜歡一個人待著。」-明日香。

在面對使徒的存亡之戰中,編劇很巧妙地刻劃主要角色的情感。四個使徒四場戰鬥,同時也帶動駕駛員內心世界的發展。第七使徒之戰,明日香輕輕鬆鬆一擊必殺,以有點傲嬌的孤高天才登場。可是到了第八使徒,她才認知到一個人的力量如此單薄,事實的挫敗逼她在心態上有所轉變。然而外面的世界太複雜,明日香必須強作歡顏地試駕三號機,就在她第一次打開心扉,電話中和美里說說心理話之後,卻因為使徒污染,和三號機一起被初號機生吞活剝。

明日香的悲劇,具體呈現這些少年所背負的沉重命運。雖然說《新世紀福音戰士》也出現在電玩《機器人大戰》系列中,然而正確地說,駕駛員是利用同步的概念,和巨型裝甲機體達到神經網絡的連結,EVA機體本身沒有自我意議,只是一個巨大的機械軀殼,駕駛員和EVA融為一體,賦予其生命力,但同時也讓自己生命置於一個特別狀態,所以不僅僅是對付使徒很危險,駕駛EVA本身就是一件危險的行為。

以隱喻來說,明日香試駕三號機,等同於首次將自己開放給其它人,沒想到結局是趁機為使徒所污染同化。從一開始,動畫中很細緻地舖陳三個主角之間的情感,其實就是暗中在強調每一個人的內心世界,而明日香的內心,就在她被系統自動操緃的初號機吞噬那一刻,刻畫地最深刻,殘暴血腥的畫面,對比碇真嗣的恐懼,使得那非常清脆的背景歌聲,在那時候聽起來卻是刺耳無比。

「塞住耳朵也就閉合了心靈,就可以切斷和這個討厭的世界的連繫……,有著怕的使徒和EVA存在的世界,充滿痛苦的世界……,逃避自己討厭的事,有什麼不對的!」-碇真嗣

對於內心世界的刻劃,同樣體現在男主角碇真嗣身上。作為司令官的兒子,他對這個世界本來很漠然,慣常以隨身聽耳機塞住耳朵,表面上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其實只是在逃避這個討厭的世界。他唯一駕駛EVA的理由,是為了滿足父親的希望(指令),藉此和疏遠的父親建立連繫。在合力打敗第八使徒之後,他也真的意外地聽到父親的稱讚。然而,就在和周遭人關係開始穩定的時候,親眼目睹三號機的悲劇,使得他對於父親的一絲仰望,完全崩潰。

零號機、初號機、二號機同時登場

碇真嗣的內心世界雖然封閉,但是卻真實地反映外在世界。依照《新世紀福音戰士》的設定,第二次衝擊之後,本來就是一個灰暗的世界。紅色的海洋無法滋長任何生物,而人類即使倖存下去,也只能活在使徒的陰影,隨時有可能再一次毀滅,只能活一天算一天,看不到希望。

對於大人而言,各式各樣的理由支撐,不得不戰。但對於少年而言,很容易如同碇真嗣一樣,不知為何而戰,這就是大人和少年的區別,大人早已定型,而少年總是徬徨,必須找到理由。EVA的驅動來自於駕駛員的心理同步,因此意志力變得很關鍵。

碇真嗣一開始是很消極,只為了父親的讚賞,明日香悲劇並沒有讓他看清楚自 ,反而是更加消極地逃避。要等到綾波零也被使徒吞噬,碇真嗣才真正覺醒,如同他一向冷酷的父親所言:「又想逃走了嗎?達成自身的願望,是需要付出犠牲的,需要用自身的力量來實現,而不是靠別人來給予,快點成熟起來吧!」等到碇真嗣的意志力被激發之後,EVA作為神經傳導的機體,優點和力量真正被釋放出來,最後終於打敗第十使徒。

「EVA是自己心靈的鏡子,最好不要太依賴EVA……,我只是被連繫著而已,只有透過EVA我才能與人聯繫在一起。」-綾波零

所有主角中,綾波零最不具有個人特質,原本她是不帶任何情感、相當空靈的存在。一樣,在三人合力打敗第八使徒之後,她開始感覺和別人聯繫在一起,特別是彼此有莫名熟悉感的碇真嗣。然而如前所述,那是個一切被使徒打亂的世界,綾波零主動下廚、想為別人付出的計劃,也被使徒打亂了,最後她唯一能做的,是駕駛EVA和使徒同歸於盡,只為了「我要讓碇真嗣即使不再駕駛EVA,也能夠好好活著。」

被系統自動操緃的初號機吞噬那一刻

劇場版中所有主角間的內心糾結,在最後一場使徒對決中,達到具有視覺震撼的戲劇張力。綾波零和零號機一起被第十使徒吞噬,碇真嗣突破心理障礙,再次駕駛初號機,超越人類的境地:「我變成什麼樣都無所謂、世界變成什麼樣都無所謂,但是至少綾波零一個人,我絶對要救出來!」

綾波零則是再一次封閉自己的內心:「不要過來,我已經…只能在這裡才能存活了,沒關係,碇君,即使我消失了,也還會有替代品。」這一段獨白,與其說是拒絶,倒不是說是將自己內心世界敞開,赤裸裸地呈現在自己所在乎的人面前。以日劇、日本流行歌曲常常出現的關鍵詞來說,唯有如此坦率真誠的心理狀態:素直に(すなおに),一個人才能真正有所成長。

這正是《新世紀福音戰士》成為日本國民級動畫的魅力所在,它成功將巨大的裝甲機體和可怖不知何時出現的使徒,轉化為少年內心的掙扎,將拯救世界和拯救自己合而為一。零號機、初號機、二號機形態不同,其專屬的駕駛員也有各自不同的心理特質,面對以不同形式一再突然出現的使徒,一層又一層地,構築了一個內心和外在同樣龐大且複雜的世界。而相較於那不知從何而來的使徒,晦澀不明的「人類補完計劃」,總是若有似無地適時隱現,更是將這部作品提昇到另一個層次。

「宛如殘酷的天使,成為神話吧少年!」經典主題曲一直在我耳邊迴響,也許該找個時間,將那全套八片DVD裝的盒子再拿出來,完整地觀賞一遍。致敬經典,致敬我大學最後一年,在宿舍每天看到的那幅巨大海報。

「宛如殘酷的天使,成為神話吧少年!」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