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

基本面選股

在那家坐火車不准報高鐵的小事務所,我待了一個多月,又回到四大的隊伍:安永。

面試部份不提了,有了小事務所準備經驗,說法相同,況且四大有四間,提供都是相同的審計服務,跳來跳去的情形所在多有,都是無縫接軌。所以當我再回到四大安永,同樣二年級,在薪水、職稱、歷練上都是銜接的起來。

從大事務所到送貨員、從送貨員到小事務所、最後再回到大事務所,短短幾個月,學到難能可貴兩堂課:

第一堂課,大樹下好乘涼。有幸進大公司,別懷疑,絕對要進大公司。進來之後死撐活撐,也要待個幾年,因為將會是你寶貴的黃金資產,將來不管是繼續在大公司發展,或者是到其他產業其他公司,放在履歷表上蠻很好看的。不過事情總是一體兩面,如果年輕人意氣用事,待不久的話,它反而變成非常可怕的負債,永遠跟著你,如影隨形,不論真實原因為何,每個面試官看看履歷表、再看看你,眼睛都會瞇成一條懷疑目光,真的,跳到黃河也洗不清,頂多把「家庭因素」這塊無敵金牌再拿出來用,然後彼此心知肚明,面試官也不再問了,繼續下一題。

第二堂課,隔行如隔山。那時候就算「有幸」找到法律工作,進去頂多新鮮人小朋友,薪水等級從零開始爬。而我在勤業,承蒙長官厚愛,從一月到九月,事務所在七月份固定考核,把我扶上二年級,記得組上經理還找我特地講了這件事,說是特例。那時候少不經事,不太理解經理意味深長的語氣,以我現在歷練來看,這裡面大概有一場小茶壼風暴,總歸是長官期許我好好幹活(事後證明是扶不起的阿斗)。

「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真的入錯行了,,除非跟Excel一樣死當沒救了,只能重開機看看,不然還是想辦法把它做活做大。一直覺得在四大事務所當個審計員(客戶稱會計師),每天出外勤查各大大小小公司的帳,蠻符合當年年輕熱血的小夥子我(即使現在也是這麼想)。就像萬媽講的:「學會計不一定賺大錢,但一定可以賺個小錢。」。所以沒有入錯行的問題,只是不再夢想轉行了,在學校修多很多學分,想做的事情很多,想當會計師,更想當律師,既然律師夢碎了,回頭當會計師,即使以現在快十年了,坐小叮噹的時光機回到當時,還是一句話:好險,我懸崖勒馬了。

活學活用財報資訊

後來再回到事務所,我很認命了,就是走會計這一條路,毫不保留沒有疑慮的爆肝。曾經有次離開辦公室,天開始亮了,別人是早起晨跑或者悠哉上班,我是想回家洗個澡換個衣服,然後再回去繼續拼未完成的底稿。

在安永其實也沒待多久,兩個查帳年度,但是主查中小型公司的財報稅報,剛好也有機會去支援上市公司查核、集團報表合併、外商併購下市等。對於現金銀行、應收應付、存貨固資、收入費用等報表上的科目,不用前期底稿我都知道該怎麼查(有些新案件也的確是從零開始 )。可以說那兩年像一塊海綿,在最短時間燃燒小宇宙,把事務所查帳那一套全部吸收殆盡,到了真的離開事務所大門,已經具備了會計專業十八般武藝,功夫底子打好了,我有自信會計的東西難不倒我(當然會計本來就是加減乘除和一般公認會計原則啦)。

做事簡單,做人難;先學做事,再學做人。套在會計人身上,就是先進事務所,再到業界闖;先在事務所當少林寺打雜僧,功夫學好再下山。會計雖然不難,但也只有四大事務所同質性高,一個跆拳道七段的選手,從這山跳那山,仍然虎虎生風是跆拳道七段。可是如果離開事務所,在業界,無論成本會計、會計課長、外派台幹、會計經理、財務主管、財務長,不同產業不同公司,所要面對的問題所要處理的狀況都不一樣,那是自由搏擊的世界,跆拳道七段高手被放到任何一個自由搏擊的舞臺上,不保證能夠發揮實力,也有可能遇到地雷,連生存下來都很艱難。

回到大學教室。

我唸書時候,看旁邊的同學都很聰明,我是老實人,用老實辦法,就是很認真作筆記,把上課教授講的都寫下來,連過場閒談的話都一字一句記下來,堪比法律系錄音共筆。記得會計系教授萬媽在課堂上曾經有感而發:她教出來的學生,畢業後過了幾年,其實大家專業都差不多,如何造化,看個人際遇了。

事務所出來,大家底子都差不多,如何造化,真的看個人際遇(書讀再多也沒有用)。

讀再書多也沒有用

Excel整理術 - 入門密技+進階實作 台北場淡江大學台北校區
2017-12-23(星期六) 09:00~16:00

http://smart.businessweekly.com.tw/ecourse/product.aspx?PROD_TYPE_NO=PROD000008934

《會計人的Excel小教室》:每位會計人都應該具備的武功秘笈!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4874

《會計人的Excel VBA小教室》:會計人Excel強化並且VBA入門!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53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