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級玩家》虛擬遊戲與現實人生的交界

「我的工作是創造能延續兩小時的世界。」——2016年史蒂芬史匹柏為哈佛大學畢業生演講自述。

欣賞完史蒂芬史匹柏最新作品《一級玩家》之後,回去找這位金牌導演過去所拍過的一長串電影名單,發現這位被時代雜誌選為世紀百大人物的電影導演,作品清單羅列出來,足以連續看個三天三夜。從中歸結這位導演最厲害的地方,不管什麼題材到他手裡,鏡頭底下都能拍成一部精彩電影,從70年代的《大白鯊》和《第三類接觸》、80年代的《E.T.外星人》、90年代的《侏儸紀公園》、2開頭年代的《A.I.人工智慧》、到現在的《一級玩家》。這些電影中我最喜歡的作品都有個特色,總是跟時代的脈動結合在一起,拍出走在時代前面好幾步、兩個小時的精彩故事。

《E.T.外星人》,探討外星生物造訪地球的可能畫面,沒想到卻是用一個和藹外星人和純真小男孩的故事來呈現,跳脫了一般直覺上所想像的暴力狀況。《侏儸紀公園》,探討未來生物科技的可能性,大膽想像一個顛倒時空卻又完全失控的恐龍動物園。《A.I.人工智慧》,人類終於替代上帝創造出「機器人」生物,電影以純真無辜的機器小男孩作為切入點,探討人、機器、心靈這個困擾古往哲學家已久的辯證。

這些經典電影列出來,史蒂芬史匹柏有個特色風格很明顯了:擅長以貼近人心的故事,包裝人們對於未來科技的想像。

我有點年紀,小的時候沒有電腦、沒有網路、手機就更不用說了。 從那時候眼光來看這些東西, 根本是小叮噹口袋裡跑出來的道具,幾十年資訊科技和網路科技的驚人發展,有些「道具」大抵定型、但是有些仍在發展中,其中有一項「what’ the next big thing」,便是虛擬真實(Virtual Reality)。

近幾年來,從電影《阿凡達》的3D眼鏡、遊戲PlayStation 4的VR頭盔,另外在商場有時也會看到重裝備的實境遊戲機,這些東西加起來雖然不成氣候,虛擬真實的口號一直有人在喊,這條路仍然在發展長,如同前面所提,資訊時代已經從小叮噹口袋拿出好幾樣神奇道具了,人們見怪不怪,所以當我們在電影院觀賞《一級玩家》,一個全面狂熱於虛擬實境遊戲的未來,不見得是天方夜譚。

繞了一大圈,回到電影本身,在史蒂芬史匹柏的想像中,虛擬實境在未來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模樣?

首先這部電影大亮點當然是虛擬世界的呈現,這個世界必須具備兩個看似互相矛盾,互相排斥的特色,一看就知道是個虛幻不可能、違背物理原則的世界,但是同時,一定要有身處真實世界同樣的感受,才能夠稱之為成功的虛擬真實。

在《阿凡達》的3D新紀元之後,電影特效創造出一個如真似幻的世界,已經不是難事,《一級玩家》在這方面更是不遑多讓,在拍攝過多部未來科幻電影的大師親自操刀之下,表現當然不會讓觀眾失望,相信在電影院真實觀賞的體驗應該都是歎為觀止。

但是電影如果僅僅是一場特效體驗,已經太多失敗的例子了,深諳商業電影之道的史蒂芬史匹柏當然是有些新想法,才會拍這部電影。

當主角以特效介紹電影中的虛擬世界(綠洲),不管它可以在多少星球之間跳躍、尋寶、打怪、甚至是如擬真實的約會,一開始看起來就覺得那是個虛假的東西。但是有打過電動遊戲的玩家應該都知道,當我們看別人打,那就只是個遊戲而已,當自己打的時候,一款好的遊戲會讓玩家慢慢融入在遊戲裡面,即使是畫面很粗糙原始的任天堂紅白機也是一樣。

電動遊戲如此,電影也是如此,只要能讓玩家或觀眾融入其中,虛擬特效便會成為真實,然後,故事才會開始。

前面説的,史蒂芬史匹柏擅長以貼近人心的故事包裝未來科技,《一級玩家》也是如此。相較於《阿凡達》從頭到尾以特效為重,《一級玩家》穿插許多故事情節的發展線,其中有個共同特色,都是在虛擬遊戲和真實生活發生交界的時候,情節張力緊緊揪住觀眾的心弦。

當意氣風發的主角回到現實世界,原來只是貨櫃屋中長大的貧窮小孩,打遊戲療效之一是暫時逃脫殘酷的現實,所以當我們看到貧民區裡的人願意花大把金錢購買遊戲設備,虛擬電影與現實人生的交錯,那麼令人錯愕、卻又那麼容易理解。

後來主角阿姨和她男友所在的貨櫃屋被黑心企業炸毀,僅主角僥倖免於一死,電影很直接地告訴主角和所有觀眾:遊戲裡的打打殺殺和現實中的打打殺殺,差別赤裸裸的就是如此。

男主角甘犯玩遊戲之大忌,告訴女主角自己真實世界的身份之後,隨後男主角生命因此危險,女主角挺身而出,將男主角在現實世界救出來。當男主角第一次看到女主角的那一刻,不僅僅是所有宅男的夢想實現,所有即使是沒有打過線上遊戲的女孩子,也都會很喜歡像這樣的愛情故事。

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後,要再重看《一級玩家》這部電影,因為已經看過,可以快轉選擇其中一幕,我一定會選擇在陽臺上男主角初見女主角的那一個畫面場景。透過溫暖真實的陽光灑落在綠葉繁茂的露天陽台、透過純真靦腆大男孩不敢相信的眼神、透過羞怯不安小女孩面對真實的心跳聲,所有真實世界和虛擬世界最美好的想像,史蒂芬史匹柏在那一剎那都拍出來了,

如同經典的《E.T.外星人》、《侏儸紀公園》、《A.I.人工智慧》,史蒂芬史匹柏擅長以電影故事包裝未來科技,同時帶出更深刻的人文思惟。《一級玩家》除了現實、除了愛情,還有一個核心主題,這主題也是自從日本任天堂創造紅白機之後,大人們一直存在的質疑:電動遊戲是否浪費時間、是否不務正業?尤其是在電影裡當遊戲產業因為VR技術發展到如此驚人的地步,這個問題更是無法迴避。

電影沒有直接的陳述或是批判,而是以兩大男主角(遊戲創造者和破關玩家者)之間的互動,自然而然地嘗試回答這個問題。

總是以老頑童混合老宅男形象出現的遊戲創始人,在自己遊戲中設下三道關卡,看完電影之後,發現用意想要到和創始人有相同特質的遊戲玩家,將自己畢生心血的這個遊戲傳承下去。

Just for fun. Just do it. 我自己看完電影,覺得遊戲創始人想說的就是這句老套的話。第一道鑰匙,原來還可以把車子倒著開,第二道鑰匙,希望主角替代創始人去邀約夢想中的女神跳第一隻舞,後來主角號召所有玩家一起對抗遊戲中真正的大魔王,終於到了第三道鑰匙,原來要的只是單純在遊戲中閒晃,純粹享受遊戲的樂趣。到最後拿到了遊戲彩蛋,頭號玩家流下眼淚,想必所有的觀眾、所有的玩家,都會覺得經歷了一場精彩的遊戲,同時也經歷了一場精彩的人生。

從遊戲和電影回到現實,這位現年71歲的導演為哈佛大學畢業生演講自述提到:「我的工作是創造能延續兩小時的世界。」看到這句話,彷彿也看到了電影中的遊戲創始人,白髮蒼蒼了,只要一談到遊戲(電影),眼神中仍然散發著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