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麻雀(5):展豪

雄中地圖

展豪是紀新白高中第一個認識的同學,紀新白個子矮,坐在第一排,展豪坐在他後面。第一天早上,紀新白坐在位子上吃早餐,展豪從後面拍了下他一下:「你家裡住哪裡?」兩人開啓閒聊模式。

紀新白和展豪一個住在高雄最北端,楠梓區,一個住在高雄的最南端,小港。國小國中都是學區制,同校同學都是住在附近一帶的人。所以這還是紀新白第一次,遇到住很遠很遠的小港同學。

「你家那邊是不是有機場?」紀新白好奇問。

「有呀,有一個小港機場。」

「那飛機飛過會很吵嗎?」

「還好,小港區很大的,我們家離機場有段距離,平常聽不到,只有到了靠近機場的地方才會聽到轟轟轟的聲音。」

「喔!」紀新白乾乾應了一聲,吃完最後一口蛋餅。

展豪也吃完他的早餐,拿到教室後的垃圾桶丟,回來坐到位置上,突然改變話題:「你有準備好參加哪個社團了嗎?」

「還沒決定!今天才開學第一天而已。」

「選社團就跟選志願一樣,是學生中的大事,要事先規劃跟打聽的。雄中有三大當社,聽說了嗎?」展豪一臉神秘。

「三大當社?!!」紀新白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

「嗯呀,康輔社、童軍社、……,還有一個……演辯社。」

「你怎麼甚麼都知道,包打聽嗎?哈哈!童軍社……嗯,演辯社…嗯,康輔社,這是甚麼東西?為甚麼它們是三天當社?」

正當紀新白要追問下去的時候,噹噹噹噹,上課鈴響了。紀新白趕快吃完的早餐塑膠袋拿到教室後面的垃圾桶丟,回到座位,從書包拿起第一堂課的課本:高中數學。

有兩本課本,因為雄中一直有優良的傳統,一本教育部公佈的官方課本,一本是雄中數學老師大聯盟自己編寫的教材,外面買不到的。

教室裡面每個學生安安靜靜地,等候高中第一堂課,第一堂數學課開始。

過不久,滿頭白髮的數學陳老師進教室,先是面容誠懇地自我介紹,自我介紹完後,上課一開始不講數學,先講個小故事:

「一個男生一個女生,如果每天見面在一起一個小時,不管本來兩個人認不認識,不管本來兩個人多麼水火不容,只要堅持每天相處一個小時,一年之後,」陳老師滿頭白髮閃耀著智慧,笑呵呵跟我們保證:「一定會有愛情產生!」

台下學生一片靜默,有些同學睜大眼睛張大嘴巴,而紀新白,手上原本轉呀轉的原子筆停下來,覺得自己有瞬間傻掉的感覺。

「原來這就是高中數學!酷耶!」紀新白聽到後面展豪小聲地跟自已說。

只見陳老師眼神篤定,徬佛事先排演過無數次的精準動作,深深吸了一口氣,繼續以無比堅定的語氣說道:「持續的量變終究會造成神奇的質變。」

「各位同學,大家能進雄中資質都very good,但是記住,高中聯考只是第一道關卡,在念書這條長征路上,還有第二道關卡,這道關卡才是沒心沒肺的重要,真正對你們人生有爆炸性影響,它,就是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的三年後大學聯考!!!」

陳老師喝口水,還沒結束:「千萬不要考上雄中就鬆懈,想著甚麼參加社團呀、交女朋友呀,學生本份就是念書,要記住你們準備高中聯考的熱血澎湃。聽老師一句話,只要每天念數學一個小時,老師包準你大學聯考不是問題,到時候如果數學沒達高標,你們儘管回來找老師算帳!」

講完,陳老師熱切地注視台下學生,他的誠懇眼神令人無法拒絕,而台下學生仍然一片靜默,這次鎮定一點了,沒有人睜大眼睛或張大嘴巴,而紀新白,手上原子筆仍然轉呀轉。

「好!開始講課。」

開場白結束,數學老師在黑板寫下這堂課主要內容:邏輯與集合。這是數學課本上的第零章,今天教最基本的命題句:若P則Q,然後它的等值命題是若非Q則非P。

對於紀新白來說,國中數學從來沒有被這個東西折磨過,邏輯這兩個字聽起來又有濃濃的學術味,所以興致高昂。只不過聽沒多久,因為數學老師開場白太超過了,正課沒來的及講幾句,噹噹噹,下課休息十分鐘。

「你三年好後如果數學沒考好,真的會回來找老師算帳嗎?」紀新白轉頭問坐在他後面的展豪。

「開玩笑,每天念一個小時數學?我又不是神。我就是老師所說的,一心只想參加社團、交女朋友,至少高一先玩個一年再說,嘿嘿。」展豪回答的毫不猶豫。

「而且你知道嗎?這個陳老師有在補習班開課,名師耶!大概是因為怕被知道,還取了一個補習班藝名,叫趙廣賢,但其實在雄中大家都嘛知道,陳老師就是鼎鼎大名的趙廣賢。如果我回來找他算帳,包准他會說:誰叫你沒來補習,剛好,來參加魔鬼訓練重考班吧!可以給你打對折。唉呀,真的到那時候,我不是就尷尬了。」

「你怎麼知道數學陳老師『不能說但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紀新白忍不住問。

「就打聽的呀!」展豪翻了翻手中的數學課本。

「跟誰打聽?」紀新白追問。

「這個還用問,學長學姐呀,哥哥姐姐呀。」展豪合上課本,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紀新白看展豪一副不願多講,想想自己的問題是有點無聊,不再追問下去。

「聽到你們在討論陳老師的秘密,剛好我今天要去找補習班試聽,不然,我們今天去看個究竟!」坐在紀新白旁邊的趙之廷突然湊過來。

「好!」紀新白和展豪都覺得這個提議好。

那天放學,他們三個到學生餐廳點各吃了碗麵,在火車站附近閒晃一下,六點多的時候,到雄中對面的補習班大樓試聽。

補習班教室遠比想像中大間,大概可以容納上百人,階梯式的座位約有十幾排,紀新白他們三個拿了第一次上課的講義,選擇坐在前面靠左的位置。

七點鐘到,老師準時走進補習班教室,紀新白一看,果然是滿頭白髮的陳老師。然而不管紀新白他們三個怎麼擠眉弄眼,陳老師並沒有多看他們一眼。

「大家好,我是趙廣賢,今天上第一堂課。」陳老師邊說邊在白板寫下自己名字。

紀新白他們忍不住笑了出來,同樣一個人,白天跟晚上自我介紹寫的姓名竟然不一樣。

「先講大家講個小故事,」陳老師說完喝了口水,「一個男生一個女生,如果每天見面在一起一個小時,不管本來兩個人認不認識,不管本來兩個人多麼水火不容,只要堅持每天相處一個小時,一年之後,」陳老師滿頭白髮閃耀著智慧,笑呵呵跟我們保證:「一定會有愛情產生!」

紀新白三個人都傻眼了,陳老師在學校講的故事,補習班又講了一遍,而且一模一樣,根本是鬼打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