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三歲生日快樂(7):喬治與佩琪

大佩琪與贊贊

基於前述我的個人經驗,近視是非常不好的事情,現在我有自己小孩了,當然不希望我的小孩近視。總覺得我在國中打電動、高中打電腦的時候,有個人站出來跟我講近視的種種壞處、給我一些建議、讓眼睛要適當休息,也許我就不會近視了。如此並不是埋怨我我的父母沒有擔任這個角色,而是現在我已經走過這條道路,既然有能力影響我的小孩,希望讓我的小孩瞭解近視多麼無奈的一件事,假使小孩長大之後沒有近視的話,我將會非常的高興。

所以贊贊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是強制不能看電視。在房間發現贊贊看電視,馬上把電視關起來,發現贊贊在看大人手機,一樣要馬上收起來。想讓小孩子培養好習慣,我覺得強制手段是必要的。

大人必須扳起臉孔,這是責任。

但看電視是種享受,大人喜歡,小孩更喜歡。像這樣強制性的規定,很難百分之百被執行,例如,我總有不在家的時候吧,我去上班,媽媽在家帶小孩,帶一整天小孩的奶奶可能熬不住孫女的請求,或者中途累了,就讓小孫女看一會電視休息一下。

從這個角度來想,平常足不出小區的贊贊,為何會對小豬佩奇裡每個角色的名字瞭如指掌,原本似乎很難理解,但其實又很容易理解。

一開始姍姍和贊贊不知道在哪買了兩個小的喬治和佩琪的布偶,後來我回臺灣,嫂嫂買了超級大號的佩琪給贊贊作為禮物,然後我跟姍姍陸續還買了中等尺寸的喬治與佩琪,最後還補上公仔型的喬治佩琪和爸媽,加上那些好朋友們,一個喬治的大恐龍。

雖然有這麼多大小不一的喬治家族,不過對於贊贊來說,自始至終喜歡的就是那兩隻小喬治與佩琪。

自始至終喜歡的就是那兩隻小喬治與佩琪

晚上睡覺,贊贊一定要小喬治和佩琪在身邊,還會幫他們蓋棉被,如果白天拿出來玩不知道放哪了,晚上要睡覺時找不到,贊贊會哭著要我們一定把它找出來。於是逼不得已,我們在淘寶上另外買了兩個備份的喬治佩琪,幾次晚上找不到的時候,姍姍提議把那兩個備份拿出來用吧,可是我覺得這樣子沒法解決問題,每次我都會堅持到處找,客廳、臥室、媽媽房間,所幸,到最後都有找出來給贊贊,備份的分身始終一直躺在抽屜裡,沒拿出來用過。

每天我下班回來,剛換下工作服,本來想上電腦的,贊贊會帶著他的喬治,對我說「那你去找佩琪吧」,然後要我們一起去房間床上玩耍,有時候找不到喬治佩琪,贊贊也會讓我和她一起找出來。

在臥室彈簧床上,我們先後發明了幾種喬治與佩奇的玩法。(應該是我發明,剛好贊贊都很捧場!)

一種是喬治佩琪捉迷藏。贊贊閉上眼睛,我先把佩琪「藏」在枕頭下面、衣服裡面、或者是棉被中,然後讓贊贊睜開眼睛去找。贊贊找到了之後,換成我閉上眼睛,她把喬治「藏」起來,我睜開眼睛去找。一張彈簧床能有多大?上面最多就是枕頭、衣服、棉被,所以這個對我而言真的是在玩耍,不過對贊贊而這是個樂此不疲的遊戲。

我想起多年前和小姪女玩光碟片的遊戲,小孩子的世界就是這麼簡單、這麼純真。大人可能需要一台PS4和4K大螢幕,小孩只要兩個布偶可以玩好久好久。

另二種是喬治佩琪溜滑梯。我們床靠牆壁的地方有個凸起來的木板,贊贊和我帶著喬治佩琪先沿著這個床邊爬上木板,然後像溜滑梯一樣,左邊爬上去右邊溜下來,另外一個在旁邊排隊。有時候換我的佩琪還會「假裝」爬不上去木板,贊贊趕緊拿喬治來幫忙把這個佩琪扶上去,佩琪終於從上面溜下來,這樣子完成一個循環,接著可能半個小時一直重複這個循環。或者是把棉被和枕頭弄成一個小山丘,佩琪爬上山頭從上面滚下来,喬治在下面接住,然後換喬治從上面滾下来,我帶著佩琪在下面接住,所以這是個滾山坡的遊戲。

最後還有一種最簡單的玩法就是,贊贊在床上蹦蹦跳跳、喬治在床上蹦蹦跳跳、佩琪在床上蹦蹦跳跳、我在床上蹦蹦跳跳!

像這樣,久而久之,我可以高興的說,贊贊長大的過程中很少有電視,當然取而代之的是,我和贊贊一起PLAY那些電視中可能會出現的小遊戲。

我和贊贊一起PLAY那些電視中可能會出現的小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