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桃夾先生(甲)




胡桃夾先生

部門有人離職,回老家做點小生意,於是我們聊到做小生意的種種,大家都知道:幫別人打工永遠領死薪水,自己當老闆才能賺錢,可是我們也都知道:當老闆需要把全部身家賭下去,有可能賺大錢,但也有可能賠大錢。其實我想到愛情,何嘗不是如此?愛情把全部身家賭下去,可能一生幸福,但也有可能銘心刻骨……

我很認真,總是善用時間。高中時候坐公車上學,在車上背英文單字,大學時候坐校車到管院,在車上讀英文報紙,事務所時期坐捷運出外勤,在車上看日文小說,現在大陸工作坐高鐵,我會在車上寫寫文章。如果哪天,發現我在車上甚麼事情也做不了,表示我內心很忐忑,因為那輛列車,即將帶我到人生的下一站。

信仰愛情如同信仰上帝,沒有先決條件、沒有保留餘地,上帝在哪,我的一顆心就懸在哪。三年前在台灣,想去找她,兩年前在廈門,想去找她,一年前在濟南,想去找她,不管人在哪,不顧一切想到她的所在之處。可是都被拒絕了,很簡單的拒絕了,舔過傷口心痛之後才會發現,被拒絕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算了吧!

一年,好漫長的等待。每個人用不同的方式走出創傷:買醉、失魂、寫歌、寫文章,在失去一切之後,我找到一個安心的城堡,在這裡我可以將頭埋在沙堆里,假裝看不見。寫了好多好多,一年前我下定決心,再熬過一年如果風調雨順,我會站在風雨過後的城牆上,將故事寫完。終於等到這一天,可我的心卻早已麻木。

女孩神來一筆:「我們結婚吧!」男孩遲疑:「我們沒認識很久!」這麼一個遲疑,女孩從此絕口不提,即使男孩後悔重提好幾次,女孩相同一句話回應:「被你拒絕了不是嗎?」所以從此男孩絕口也不再提。如果當初男孩說YES,兩個人真的閃婚嗎?之後會閃離嗎?只有上帝知道,但現實世界裡,錯過就是錯過了。

年輕時候,未來很長很長,感情追求的是現在:相遇講究浪漫唯美、戀愛講究轟轟烈烈。年長時候,選擇所剩不多,感情追求的是未來:相遇要安心可靠、戀愛講究穩固長久。因此一個人年歲增長,與其追求別人,不如追求自己。燦爛的火花如果無以為繼,徒留遺憾。只有讓自己安心可靠了,穩固長久了,才會有結果。

「今天上班嗎?」「明知我上班還問?」有一百種跟對方打招呼的開頭語,但到底說了甚麼,不是重點,重點是鼓起勇氣、帶著希望說出口了,想把自己的關心跟問候,想把自己在乎對方的心意,傳達出去。同樣的,對方也有一百種回應的方式,但到底說了甚麼,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那份在乎你的心意,是否能得回應。

杭州、南京、蘇州、上海、雲南、北京,剛到大陸非常興奮,每星期坐大巴奔馳,飄浮半年落腳上海,一個叫五角場的地方。在那,我領悟到幸福是有個讓你不想再到處跑的小角落。後來離開上海,大陸再大我哪也不想走,等春夏秋冬過去,平江路、七里塘、東山西山、天平山、石湖、重元寺,不知不覺,走遍了蘇州。

分開那天,她要我留下來,多待一天,她朋友來,一起聚聚,我拒絕。因為沒見面之前,她一直強調只能待一天,星期天不行。所以我賭氣,轉身掉頭就走。後來過了好久好久,她在QQ上這麼說:「你都沒有回頭看我一眼!」在最後那天,她在等我嗎……There’s a hole in my soul……

「貝貝,我想去上海。」「……」「想一起看電影。」「你瘋了嗎?」如果,神再給我幾個月時間,11月15號我生日說好她會去台灣看看。如果,神再給我幾個月時間,我們會在衡山路看重新上映的《3D泰坦尼克號》。如果,神再給我幾個月時間,還有誰比我更適合帶她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如果……

之前聽過崔健或唐朝的大陸歌,對我來說那些歌一點也不「大陸」,因為我在台灣就知道聽了。這首「滴答」是我大陸工作聽的第一首「大陸歌」,如果不是我到大陸,如果不是遇到她,我不可能知道這首歌。大部份女孩子都不喜歡聽悲傷的歌,而她,第一次在一起幫我電腦QQ音樂下了這首歌,而我,一直聽到現在。

那時候我,沒房沒車,一無所有,可是貝貝在!現在的我,有房有車,擁有越來越多,獨缺貝貝。想彼時,貝貝有前男友開車送她到機場、有上海國企白領追求,卻給我了開心給我機會。我一直沒弄明白,去年幾次慘淡走過逐漸悟道:一心一意的喜歡是藏不住也騙不了,自己一言一行表現出來,對方一點一滴感受的到。

「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現代人常常活在歷史中,人常常活在回憶里,所以才有反省檢討、才會知錯能改——昨天被蚊子咬,今天把蚊子打死,關鍵在反省蚊子昨天為甚麼咬我、怎樣才不會被咬。感情上也是如此,如果哪天我遇到一個女孩,認真檢討上一段感情,那我會覺得很放心,因為感情也是要反省才有進步。

開車回五角場,高架上熟悉的球狀結構物,回憶五雷轟頂,心是豆腐做的,屍骨無存。很多事情記不清,只知道曾經這裡,倆人一直走一直走。想起剛分開貝貝在QQ上簽名:「悲傷,為逝去的自己。」此時此刻,我感受到那份悲傷:留不住,帶不走,不是想挽回甚麼,只是悲傷活大半輩子,就一個貝貝真心給我溫暖。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閒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