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小白,我的小白(2):從奬狀到大學聯考




小時候,家裡開鞋店。長長的店面,擺滿了一排一排的鞋架,最裡面,是一個小型的辦公空間,簡單的桌子、椅子、文件櫃,媽媽平常就在這裡顧店。

小學的學校有一個優良傳統,每個班級月考成績的前三名,學校都會發一張奬狀。記憶中,我大概從三年級開始,頭腦就突然開竅,變好學生了,每次月考都拿一張奬狀回家。
怎麼表揚這些奬狀?媽媽的作法很簡單,一張奬狀、一張奬狀的貼在店家辦公空間的牆上,到了我四年級的時候,整個牆上滿滿的都是奬狀:

三年甲班,學生李思,因成績優異,特頒奬狀以資鼓勵……!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有客人來買鞋,看到這些奬狀,肯定說幾句客套話,媽媽肯定樂的。那時候我還小,不懂事,也記不起是否真的客人來買鞋,進行了關於奬狀的對話。不過那一面滿滿的奬狀的牆壁,倒是記得很清楚。

可惜我五年級的時候,家裡搬家。

搬到新家,媽媽不再有貼奬狀在牆壁上的雅好,後來那些奬狀,沒有再出現過了,到底神隱到哪,也沒有人可以回答我。我合理推測:可能是跟舊報紙混在一起丟了。

奬狀丟了沒關係,只要成績好就行。前輩子,我應該是燒好香吧,從小到大,唸書就不用父母操心,不用補習,成績照樣數一數二。

對我來講,唸書是一件很單純的事,就是把考卷寫好就是了。考試要考什麼,就好好的去準備。

這個簡單的思惟,只能一直用到大學聯考。

大學聯考我一樣分數考高了,但是,問題也來了,要唸那個學校?唸那個科系?

身經百戰,總是可以把考卷寫的滿滿的、正確無誤的我,第一次碰到這麼麻煩的題目。

補習班很會給標準答案,在這個題目上,補習班給的是熱門科系排行榜,一樣是標準答案。

我那時候,大概覺得自己熬過來了,終於脫離考生一族,人生不再有標準答案,志願愛怎麼填,就怎麼填,完全不照一般的科系排行填志願。

第一志願:政大新聞,第二志願:台大哲學。

這……什麼跟什麼。

大學聯考我繳交的那一張志願卡,就是預告了我往後大學唸八年的宿命卡……

後來我一點也不辜負自己,果然上了政大新聞,而且唸了三年之後,我還是一點也不辜負自己,又轉學到台大哲學,唸了五年。

厲害的醫學院學生,大學唸七年,我大學一共唸八年,硬是多出了一年,有點淡淡的滄桑。

因為這樣一點也不厲害啦。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個八年,成為往後我工作面試的必考題之一。

面試官:怎麼你政大唸了三年,又跑去唸台大呀,而且唸的是哲學!

我高三的時候,受國文老師的影響,喜歡哲學。大學聯考選填志願,台大哲學是我最想念的科系,但我也知道哲學太冷門了,那時候我對法商都沒有興趣,所以第一志願就填政大新聞,第二志願填台大哲學。後來政大新聞唸了三年,我還是忘不了哲學,想唸看看台大哲學,所以就轉學考,轉到台大哲學系了。

那怎麼哲學系畢業,是到會計師事務所工作呢???

這,又是我工作面試的另一道必考題了。

我的人生,就是有自己獨到的曲折離奇。

高雄市立高雄高級中學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