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大腸臭臭鍋的嚴肅思考




我住的地方,附近有四家賣吃的。這四家鐵四角,提供我最堅強的糧食補給,造就我可以當個出門不出百步的安心宅男。其中,超好吃的涼麵店我介紹過,火腿蛋土司的店也常常出現,一家麵店比較沒什麼好講,現在我要說一下最後一家:大腸臭臭鍋。

臭臭鍋的店通常有三寶:泡菜臭臭鍋、大腸臭臭鍋、鴨寶鍋。我是一個很懶的人,認定了臭臭鍋,就每個星期天都去吃,認定了大腸臭臭鍋,就每次都點它。

有個星期天,我去臭臭鍋的店,照舊點了大腸臭臭鍋之後,弄好調料備好飲料,看電視,過了大約有十分鐘,火鍋沒來,老板娘倒是來了,說沒瓦斯,抱歉請我再稍等一下。

當下我暗幹在心裡,媽的,沒瓦斯也不早講,坐了十分鐘才來個黑色幽默,十分鐘前我就點餐,難道你沒有發現沒瓦斯嗎?

但是這種事情,也只能暗幹了。直接跟老板娘嗆,只會撕破臉,撕破臉了瓦斯也不會來,還是沒臭臭鍋吃。直接走人嗎?這個也只是另一種形式的撕破臉,一樣,沒臭臭鍋吃。

就在我吃不到臭臭鍋,開始擺臭臉的時候,老板娘果然是做生意的老手,沒瓦斯照樣把客人招呼進來,讓客人等,然後再進進出出好幾次,很有誠意的抱歉,安撫我和另一桌客人的情緒。

老板娘的高招,換來我情義相挺的等待。

又等了十分鐘……

依照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同樣的時間在心裡可以很長,也可以很短。我那時候在臭臭鍋店等瓦斯的情況,就是屬於可以很長的情況。手錶雖然只走了十分鐘,但是我的心裡好像他媽的等一個小時之久。

再這樣下去,我太有可能會跟七龍珠裡長尾巴的孫悟空一樣,不小心看到滿月,暴走成無敵的大猩猩。為了避免這股衝動,我得找點事做打發時間。

既然掉入火鍋店的陷井裡,來想想火鍋店這種東西好了。

一般的自助火鍋店、或者是常常要排隊的麻辣火鍋店,都是沒有兩三個人揪團,吃不起來的。一個正常人,不會自己一個人走進這種店解決一餐,因為店員肯定會很有愛心問你:一個人嗎?接著無限關懷的問你要吃什麼?他們疑似看到阿飄的驚恐神情,會把你一眼射穿。當然你也可以很堅定、很勇敢的點一個鍋底,然後到自助區配好一盤又一盤的火鍋料,完全不在乎別人潚灑的吃個精光,淡定的結帳,淡定的走出火鍋店。

走出火鍋店,然後下次再也不會一個人進去。只要你還有點社會意識,就會瞭解有些地方,不是你消費不起,只是一個人去,怪里怪氣到了極限。

很簡單的舉例:一個人去KTV狂唱?一個人去六福村坐雲霄飛車?一個人去木柵動物園給熊猫看?

……這個社會雖然單身貴族越來越多,但是單身其實沒什麼好高貴的,註定在很多地方會踩到地雷。

社會對於喜歡吃火鍋的單身貴族,關了一扇大門,幸好大腸臭臭鍋應運而生,給開了一扇小門。

大腸臭臭鍋,跟涮涮鍋定位很像,都是以一個人為單位的小火鍋店。如同前面所分析的,這種一個人也行的概念,是佛心來的,也是商業行為,有很精準的目標市場,而且很有市場穿透力。實際操作起來,它最厲害的是通吃。一個人也行,三五成群也完全沒有問題。

我在台北幾年來住了兩個地方,一個在景美,一個在汐止,兩個地方差很遠,但是很有默契的在我住的公寓樓下,走幾步路都能吃上一個臭臭鍋,相反的,我在這兩個地方活動很久,都沒有看過涮涮鍋。

我在選這兩個住的地方之前,完全沒有考慮附近是否可以吃到大腸臭臭鍋,所以對於研究大腸臭臭鍋的分佈普遍性而言,可以說是隨機抽樣的,很有統計學上的代表性。所以我下了一個結論,大腸臭臭鍋和涮涮鍋,雖然定位類似,可是市場自然競爭的結果,是大腸臭臭鍋存活下來。

有了結論,下一步就是分析原因。

為什麼是臭臭鍋跟小強一樣活下來,為什麼是涮涮鍋跟恐龍一樣,和這個世界說再見?

我想到三個理由:第一個,涮涮鍋的鍋爐都是擺好在桌上,臭臭鍋是一個個小鍋帶著走,在機動性上,臭臭鍋一百分,涮涮鍋零分。第二個,涮涮鍋主打猪肉鍋牛肉鍋羊肉鍋,聽起來就不刺激遜掉了,臭臭鍋主打三寶:泡菜寶、大腸寶、鴨血寶,在題材性上,臭臭鍋至少也有八十分,涮涮鍋勉強及格,六十分。第三個,涮涮鍋每鍋150元起跳,這個價位,很輕鬆的超過一般學生族上班族對於吃一餐,應該掏出多少錢的預算,臭臭鍋本來一鍋八十、九十,在上一波油電雙漲,政府帶頭讓苦日子過得更苦的熱潮中,一客臭臭鍋的代價一落人後的漲到100元整。雖然臭臭鍋漲了,但是100元對上150元,臭臭鍋給涮涮鍋致命的最後一擊!

……為了很有義氣的跟老板娘一起等瓦斯來,為了吃一頓臭臭鍋,我被逼著以思考對抗正在殺人的時間。好險,終於有人騎機車載著瓦斯桶來了,不然我再思考下去,遲早走火入魔。

有瓦斯了,一鍋鍋開始著火加熱。這時候,再回到愛因斯坦的相對論,等待的時間就變得飛快無比,因為開心的沒有時間再去看手錶啦。

沒多久,一個熱騰騰的大腸臭臭鍋擺在我眼前,一切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不過,在吃的同時,我很篤定的發現肉片有變少的跡象,以前不是都至少五片,現在才吃個三片,鍋裡就再也搜不出肉片了。

吃吧,我對自己說,吃東西想這麼多只是折磨自己。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閒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