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妤(1):協榮鞋之家




紀新白小時候家裡開鞋店。

長方型店鋪擺滿三排鞋架,右邊一排是高級昂貴的牛皮鞋,拿來當作是鎮店之寶,實際上這些高級昂貴的鞋「叫好不不座」,大部份的客人都會走過這一排,但是這些大部份的客戶裡面十之八九,也僅僅是走過這一排而已。

中間一排是款式新穎的流行鞋。每月有幾次,紀新白的爸爸會到百貨公司、各大鞋店去巡查,看看最近在流行甚麼樣式,參考一下別人賣的價格多少,回來後進行分析整理,然後中間一排的鞋子汰舊換新,不行的話排到下一排去,補現在流行的鞋款進來,所以中間那一排是紀新白家裡的「協榮鞋之家」週轉率最高,賣得最好的主力強打區。

左邊一排就是「雜魚」排了。退流行的鞋子被丟到這裡,身價打對折,紀新白媽媽很會觀察客人,看起來就是來撿便宜的客人,會在第一排高檔區被鞋架上的標價給嚇到,在第二排流行區會被款式新穎給吸引、忍不住拿起來鑒賞一下,但終於還是下不了手,最後就會紀新白媽媽引導到這一個雜魚排。

客人到了雜魚排,就是紀新白媽媽給的最後機會了,如果客人看了看,還是沒有表達出貢獻錢包的誠意,這個客人在「協榮鞋之家」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紀新白媽媽不會再管客人了,可能去招呼新的客人,或者是沒其它客人就到辦公室兼櫃台區休息。

辦公室兼櫃台區在鞋鋪的最裡面,是一個小型的辦公空間,簡單的桌子、椅子、文件櫃,紀新白媽媽平常在這裡顧店。

紀新白就讀的小學有個優良傳統,每個班級月考成績的前三名,學校都會發一張獎狀。紀新白大概從二年級開始,頭腦突然開竅變好學生了,考上前三名拿一張獎狀回家。

紀新白第一次拿獎狀回家時,他媽媽哭了。

別人家的小孩,從小正音班、美語班、心算班努力栽培,咱家小白從來沒有施過肥,本來也沒指望他拿甚麼獎狀,只要沒做壞事讓學校老師來鞋店家庭訪問就好啦,沒想到拿個獎狀回來。

只有小學畢業的紀新白媽媽得到一個結論:孩子會念書是天生的,強求不來,不巧,我家小白就是出生時文曲星有保佑,沒補習沒學前教育,還不照樣拿獎狀回家。

第一次莫名其妙拿到獎狀的紀新白,在媽媽熱淚盈眶的鼓舞之下,在老師拍拍肩膀笑容滿面之下,在同學完全刮目相看之下,他有了不得拿下一張獎狀的動力跟壓力。

從此紀新白成為拿獎狀高手,幾乎每次月考都可以拿一張前三名獎狀回家。後來長大後他回想起國小二年紀第一次拿到那個莫名的獎狀,他得到一個結論:豬被奉承,也會上樹。每個小學生都有拿到獎狀的潛力,只是沒有發揮出來而已。所以教出功課好小孩的方法很簡單,莫名其妙讓他得到一張獎狀,嘗過甜頭享受過光環的那個死小孩,自然而然會再接再厲憑自己實力拿到更多的獎狀。

回到紀新白。

一個學期三次月考,每次月考一張獎狀,紀新白家裡的獎狀越來越多。

怎麼表揚這些獎狀?紀新白媽媽的作法很簡單,一張獎狀、一張獎狀的貼在店家辦公空間的牆上,到了我紀新白年級的時候,整個牆上滿滿的都是獎狀:

三年甲班,學生紀新白,因成績優異,特頒獎狀以資鼓勵……!

如果有客人來買鞋,看到這些獎狀,肯定說幾句客套話,紀新白媽媽一定是以自己的兒子為榮。那時候紀新白還小,不懂事,記不得是否真的客人來買鞋,進行了關於獎狀的對話。不過那一面滿滿的獎狀的牆壁,倒是記得很清楚。

可惜紀新白五年級的時候,搬家。

搬到新家,他媽媽不再有貼獎狀在牆壁上的雅好,後來那些獎狀在家裡再也沒有出現過了,到底神隱到哪,沒有人知道。紀新白合理推測:可能是跟舊報紙混在一起丟了。

獎狀丟了沒關係,成績好就行。出生時有文曲星保佑的紀新白,前輩子應該有燒好香吧,從小到大念書就不用父母操心,不用補習不用鞕打,成績照樣數一數二。

國中畢業高中聯考,紀新白順利考上第一志願,南台灣第一學府:雄中。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