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李信妤(2):從腳踏車到公車

「媽的,超幹的,我的捷安特被幹走了啦」紀新白跟展豪抱怨。

「你確定是被乾走的嗎,會不會是你連停在那裡都忘了?」展豪笑道。每天放學紀新白跟展豪一起走到火車站,一起等公車。

「最好是啦!怎麼可能,我每天停在同一個地方,不會記錯的,不要開玩笑了好不好。」紀新白麵露凶光,語氣中發散出強烈的不爽。

「再買一台就好了,這麼簡單。」展豪不但不怕,笑得更燦爛,臉上那抹笑容在紀新白看來,該死至極!

說的很簡單。

那台腳踏車可是紀新白爸爸獎勵他考上第一志願雄中,破天荒買給他的。不開玩笑,如假包換的捷、安、特,十八段變速,整個車身鋁合金一體成型,只有兩個字形容:漂亮!

現在漂亮的捷安特被偷了,這個事件具有無可回復的歷史效果,極有可能在紀新白的窮學生生涯中,捷安特總量管制的,也就是不會擁有超過一台,現在唯一的一台灰飛煙滅、成為別人的胯下物,說甚麼他爸爸也不會再花錢買捷安特了,要說買台破舊的中古淑女車,那可能性稍微高一點點。

說到淑女車,整整國中三年,紀新白騎同一輛破舊淑女車上學。每天早上,他會先到同班同學阿明家去找他,然後一起騎車到學校。阿明騎的不是捷安特,但至少也是全車體鋁合金的變速公路車:系出名門的美利達,所以每次只要阿明起床氣沒消,就喜歡調侃紀新白的可愛淑女車。

「非也非也,不是淑女車好不好,是普通一點、不會變速的腳踏車,OK!」

這種反駁連紀新白自己都覺得白爛,可是爛歸爛,他國中用了三年的標準答案,也可以說是標準的自我安慰。

好不容易,紀新白考上雄中,終於每天改騎變速越野車,而且那還不是一般的變速車哦,是捷安特的變速車,多麼拉風,堪稱自行車界的BMW。

騎到左營北站之後,再換5號公車到雄中。為了省每天五塊的停車費,紀新白特地停在便利商店走廊上,用大鎖跟柱子鎖在一起,想說人來人往很安全。

後來紀新白痛苦悔過:一台「堪稱自行車界的BMW」放在人來人往的地方,不是在昭告天下趕快來偷嗎?

自以為聰明的結果,就是怎麼不見的都不知道。

「餵,你的5號公車來了!」展豪好心的提醒我。

「好啦,先走了,掰。」紀新白趕緊追上公車。

上車一看,塞滿了人,都是學生,有雄工、雄商、前鎮高中,司機旁邊的投幣箱都擠爆了。雖然是火車站,大批人在這裡下車,可以也因為是火車站,同樣大批人上車,紀新白在展豪那邊的等候區聊天沒有排隊,只能跟在隊伍後面上車,勉強擠在投幣箱邊。

「餵,這個同學,身體稍微往後一點哦,看不到後視鏡。」司機呦喝。

車子還沒開,大家擠的很痛苦,紀新白當然要趕快挪一下身體,不然等一下司機說沒看到後視鏡不開,不是正好變成全車罪人。

擠爆了的公車是這樣的:上車地點決定被虐待的指數!或者是看別人被虐待的指數!以紀新白每天都要搭的五號公車為例,它從左營出發,在市區繞過一圈再回左營,大部份人坐這趟公車,如果不是學生,那就是住左營要到市區的鄉親父老,這些人大多在市區下車,也就是說,只要你上車是在公車剛抵達市區的地段,很多人陸續下車,撈到個座位坐不難。可是如果你是在公車要離開市區的地段上車,那麼有位置好好站著就已經是奢侈了。

紀新白念的雄中在五號公車離開市區的地段,他注定每天下午要在公車里被擠成沙丁魚。

中華地下道、中華路、中華藝校、明誠高中,公車沿一成不變的既定路線行駛,有人下車,有人上車,通常還沒走完中華路轉到左營之前,車上都是滿載的,紀新白只能盡量往後面鑽,後面兩排座位,比較容易有機會坐下。

「小白!」突然間有人叫住紀新白。

「李信妤!」紀新白國中同學,一個很可愛的女孩子。

「你也坐這班公車,幫你拿書包!」信妤微笑。

高中生公車上的慣例,坐著的同學朋友幫站著的人拿書包,紀新白看著笑容燦爛的信妤,將裝了金條一樣重的書包卸下來,遞給信妤。

很多高中生的戀愛風景,打開第一幕就是這樣的一個公車場景。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