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妤(4):演辯社




作為高雄市區往返左營的5號公車,先在左營各站載滿要到市區民眾,到達市區時車上民眾紛紛下車,繞了市區一圈的公車變成載滿放學回家的高中生,回到左營,學生們再紛紛下車。
紀新白和李信妤每天就是搭5號公車上下學,由於在路線圖上雄女排在雄中前面好幾站,每次出市區時往往都是李信妤坐著、紀新白站著,好心的李信妤常常幫紀新白拿書包,自己腿上就放著兩個書包,等到左營北站,他們兩個下車,再一起轉搭29號公車回右昌。等到這時候,車上人少,他們兩個坐在後面聊聊天,交換彼此高中新鮮人的心得。

十月一號傍晚六點,天色漸暗。到了這個時候,高中學校特有的精彩項目:社團、補習、聯誼,各新鮮人基本上初步體驗過了,並且依照各人偏好需求,在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高中生活節奏。

「年紀輕輕不學好的小白,你準備參加甚麼社團?」李信妤好奇地問。

「我那裡年紀輕輕不學好,告訴你,我對學校演辯社很感興趣。」紀新白一臉昂然,正氣凜然地回答。

「演辯社!聽說你們學校有歷史悠久從未失誤的三大當社,還以為你準備跳火坑了呢?」聽到紀新白的選擇,李信妤表情充滿不可置信。

紀新白嘿嘿乾笑了兩聲。

第一天上學,紀新白和坐在他後面的劉展豪彼此看對眼,日後三年彵們發展成死黨,畢業後雖然各自在分開的人生長路上闖蕩,但他們兩個始終沒有忘記曾經是鐵打高中死黨的身份。那一天下午四點二十分放學,南台灣特有的炎炎夏日照在紅樓的每個角落,紀新白和展豪背著沈重的書包一邊揮汗、一邊享受新鮮人被各方勢力拉攏的快感。

「同學,來康輔社吧,以後高中三年一路聯誼到畢業,如假包換!」穿著鮮艷黃色T恤的學長拍胸脯保證。

「小伙子,不來童軍社你就虧大了,高二時候雄中雄女大聯誼你怎麼出風頭呢?」一身童子軍裝扮的學長搖旗吶喊。

「別再聽信雄中三大當社的不實傳言了,來來來進教室,聽我們公關部長一席話,絕對是你一生無悔的選擇!」二樓有學長呼喚著下面的好奇新鮮人。

新鮮好奇的紀新白和展豪,當下決定幾天時間一個一個都去看看熱鬧,他們兩個選一個社團一起參加。

一個星期之後,紀新白的選擇不但讓後來的李信妤不可置信,同樣也讓展豪驚訝。

「演辯社?不會吧?大好青春怎可浪費在那個地方?」展豪脫口而出。

「我覺得不錯呀,很有書卷味,我想練習一下自己的說話技巧,總覺得自己口才不好。」紀新白理所當然地說道。

「練習口才的方法有很多種耶,例如,常常跟女生聯誼總要練習說話幽默吧!又例如,辦活動總要跟各方人馬連絡溝通,怎麼偏偏選擇演辯社這個硬邦邦的東西呀!」展豪語氣到最後轉為哀嚎。

「是硬邦邦沒錯,但我每次在電視上看到總統大選辯論,就覺得淘淘不絕講話很厲害。」紀新白天真地微笑。

「總統大選?天呀!我們還是青春熱血的高中生耶,應該做一些青春期正常男生會做的事吧,政治離我們很遙遠的,兄弟!」展豪拍拍紀新白肩膀。

最終紀新白還是交了演辯社的社費,而展豪抵擋不住內心野性的呼喚,加入了童軍社,他們雖然沒有一如當初的約定參加同一個社團,但不同社團體驗,倒也成為他們每天早上和下課休息時間八卦的素材。

演辯社分成學術組、公關組、活動組,他選得是最嚴重的學術組。每天中午,紀新白到社辦吃飯,聽組上的學長陶伍書談以往到全省各地參加辯論比賽的經驗。南一中的同學準備很札實,中一中學生都痞痞的不知道在乾嘛,北一女的學姐很正很聰明,至於在地高雄的兄妹校雄女,嘿嘿,學長伍書賣了個關子。

賣關子的原因,在桌一起吃飯的高一新人都知道,因為馬上十一月就會舉辦雄中雄女新生杯辯論比賽。

紀新白磨拳擦掌,很希望可以代表參加比賽,不過他怎麼也想不到,李信妤竟然會是他的對手。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