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李信妤(5):《沈思錄》

高中演辯社流傳著「天才辯士」的故事,大意是曾經有個學長,平常中午在社辦吃完了睡,睡完了回教室上課,看起來跟《武壯元蘇乞兒》里的周星星一樣很混,學長們都不敢安排他上場,可是又剛剛好表定的同學臨場緊張拉肚子,沒人了,只得讓他代打,沒想到這個人平常一身混相,上台開口卻是三寸不爛之舌,贏得比賽為社爭光,同級生都覺得他只是回家有偷練,但學長們一致認為那就是演辯社三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

紀新白從小一路成績優異到高中,大家都覺得這孩子聰明,可他自己心裡清楚,分數高都是自己一分一分苦讀出來的,所以他特別不喜歡「天才辯士」這種說法,國文、英文、理化、數學,不管甚麼科目只要把課本參考書扎實念過一遍,考試自然高分,辯論這檔事也是同樣道理,關鍵在於找到武功秘笈,也就是課本跟參考書。

「學長,有沒有甚麼演辯比賽的參考書?像是辯論前必考一百題那種?」中午在社辦,紀新白邊吃便當邊問。

「小白」伍書學長嘆了一口氣,然後以他慣用的句型說道:「一方面,演辯比賽不是考試,沒有參考書,另一方面,辯論講究的是理惟邏輸,沒有制定答案。」

「那看甚麼書可以訓練自己的思惟邏輯?」紀新白不死心地問。

「嗯……,推薦你一本笛卡兒的著作:《沈思錄》。」伍書學長說完嘴角上揚,露出神秘的微笑,他看了紀新白幾秒鐘,補上一句:「看不懂別找我喔!」

「《沈思錄》?笛卡兒?笛卡兒?」紀新白跟著念一遍,心中對於這個帶點浪漫氣息的名字,產生莫名的好感。

紀新白家裡附近有個高雄圖書館右昌分館,長這麼大,雖然常常從圖書館經過,紀新白沒有進去過。在學長推薦「演辯社參考書」的那個週末,紀新白到圖書館辦了借閱證,在電腦檢索系統以作者笛卡兒搜尋,到人文區哲學類的書櫃里找到了《沈思錄》,志文出版社的這本書看起來有點破舊,隨手翻了一下,頁面發黃,在借書處蓋日期章的時候,發現書卡上的前一個日期,兩年前了。

《沈思錄》主要分為六個章節,每一章節是笛卡兒對於一個主題的沈思心得,紀白新本來野心勃勃,打算在週末將六個沈思K完,結果是一直到星期天晚上,他還在試著和第一個沈思奮鬥。他第一次感受到哲學的可怕,比數學二元一次方程式還麻煩,那本書雖然是法國人以法文寫的,但明明已經翻譯成中文了,每一字每一句看得懂,組合起來變成無字天書。

「看起來無比挫賽,乾嘛,英文小考悲劇了?」隔天星期一早上,五號公車,李信妤眯著眼問。

「我被一個法國人打敗了!」紀新白嘆氣。

「法國人?你跟法國人單挑鬥牛?」李信妤瞪大眼睛,露出誇張的表情。

「屁啦!單挑鬥牛,我還自由搏擊呢!」紀新白說完,默默從書包里拿出頁面發黃的《沈思錄》。

「笛卡兒!這不是發明『我思故我在』的偉大哲學家?」李信妤一臉驚訝。

「原來你還知道這個人,『我思故我在』,這句話……」紀新白本來想講又是五字一組的無字天書,但想到在李信妤面前不能漏氣,硬是把話吞了下去。

「嘿,社團的學姐老把這個人掛在嘴邊,我每次聽學姐講『我思故我在』這句話,好像在講『信我者得永生』一樣,嗯,她也推薦我去看這本書。」李信妤看著紀新白手上的書劈哩叭啦地說。

「社團?你也參加社團了?」紀新白臉上閃過一道陰影,隱隱覺得不妙。

「是呀,開玩笑,我這麼文藝範,小玲硬拉著我去康輔社門口,我雖然被逼簽下賣身契,但我社費卻是繳給了……演辯社!」李信妤說完哈哈大笑。

「有沒有搞錯?你也加入演辯社?」紀新白破口而出,整個公車上的人都疑惑不解地望向他身上。

「小聲一點啦,乾嘛,只有你能參加演辯社嗎?」李信妤作了一個噓嘴動作,沒好氣地說。

「那你有要代表參加兄妹杯辯論比賽嗎?」這個是紀新白關心的重點。

「不會吧,我對辯論比賽沒興趣,老實說有點無聊。」李信妤兩手一攤。

「那你還參加?」紀新白又大聲起來。

「想說你都有勇氣參加了,我怎麼不敢呢!」李信妤撇嘴。

「……」紀新白頓時不知該說甚麼。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