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妤(6):抬槓(第一部完)




「學長,我去借《沉思錄》來看了!」中午在社辦吃飯,我便當都還沒打開,迫不及待先拿出那本書,放到伍書學長面前。

「喔!呵呵!」伍書學長的反應跟我想的一樣,滿臉賊笑,我開始懷疑學長自己是否有看過這本著作。

「可是學長,有些地方我實在看不太懂。」我扒了幾口飯,試探性問道。

「看不懂表示你是正常高一學生,看得懂才奇怪哩!法國人想法,中國人本來就很難理解。」學長摸摸一下桌上那本書,留下一點油漬在笛卡兒臉上,卻完全沒有打算翻開。

「那請問學長看得懂這本書嗎?」我大力吞嚥下口水,忍不住直接開門見山。

「沒有耶,當初社長推薦我看這本書,要我好好琢磨琢磨,我認真地在紅樓圖書館翻了幾頁,當下決定我要作個天才型辯士,不需要琢磨的那一種。」學長吞下半顆滷蛋,一臉心滿意足的樣子。

「喔~~」我順手取了張衛生紙,將《沉思錄》上面學長留下的油漬擦乾淨,放回到我的袋子裡。當下我也決定了,以我的資質大概沒辦法作個天才型辯士,但應該總有適合我的琢磨方法吧,什麼都行,但至少不是伍書爛學長推薦的法國人方法,絶對不是。

午休睡了一覺。

經過了早上數學老師的三角函數催眠,中午和伍書爛學長的白爛對話,下午是很輕鬆的課程,聽完地理老師20%的課文朗讀和80%的八卦閒聊之後,大夥換上體育服裝,在籃球場狠狠地挑幾場鬥牛。

我和展豪、佳佑號稱是小個子鐵三角,合作無間妙傳助攻神射,可是畢竟搶不到籃板是硬傷,雖然有贏有輸,但敗下陣來坐板凳等上場的時間居多。

「嘖,那個大胖根本一直暗拐子。」下場時佳佑瞪了在籃板下的大胖一眼。

「唉,算了,輸了就輸了,走,去投個飲料,休息一下喝完再戰!」展豪提議。

「走吧!」我馬上附議,正好口很渴了。

我們三人走到體育館門口的自動販賣機,投完飲料坐在台階上休息。

這個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陽光斜斜射進體育館門口,將我們三人的背影拉長到裡面的籃球場上。

「展豪,聽說你交女朋友了?」佳佑拍了一下展豪肩膀,瞇著眼睛說。

「呵,八字都還沒一撇呢,只是有曖昧的對象。」展豪得意地說。

「童軍社果然是雄中三大當社,再這麼下去,只怕明年你將會離開我們班上,壯烈留級啦。」佳佑趁機虧展豪。

「才不會!你沒看過九把刀小說嗎?交個會唸書女朋友才是王道。」展豪對著佳佑比個中指。

「小白,那你呢?演辯社?這個……有搞頭嗎?」佳佑話峰一轉。

「有啦!有啦!你難道沒聽過書裡面寫的,把妹靠的就是口才,有了一張嘴還怕把不到妹!」我還沒有張口,展豪已經搶過話了。

「唉,這幾天我被一個法國人打敗了。」我大概說了一下被伍書爛學長擺了一道的經過,也大概說一下很想參加雄中雄女辯論比賽,想找到自己琢磨辯論技巧的方法。

「這還不容易,交個女朋友就對了。有了女朋友,還怕沒人跟你抬槓,就算沒有女朋友,有個曖昧的對象講電話寫小紙條,包準你越來越會辯。」展豪一副理所當然地說。

「滿嘴歪理。」佳佑精彩一句話點評。

後來在籃球場上、在火車站等公車,紀新白一直思考著展豪所說的話。

這陣子每天中午在社辦吃飯,聽著學長們聊準備比賽的種種。所謂辯論,不就是正反方陳述、然後正反方攻辯答辯,辯論主題在比賽之前就會知道,事先準備就是收集好相關資料,三位辯友試著模擬比賽情景,你來我往進行陳述攻辯答辯。所以如果有個人,不一定要是女朋友,能夠常常和他(她)互相抬槓,也許真是個琢磨琢磨的好方法。經過《沉思錄》事件,眼下靠直屬的伍書爛學長是沒有希望了,為了爭一口氣 ,不讓伍書爛學長看扁,所能想到的也只剩下這個方法了。

在擠滿學生的五號公車裡,我仍然穿著體育服裝,原本的汗流浹背在公車站被風吹乾,掛著沉重的單肩書包往裡頭鑽,突然間看到有個熟悉的人對我打招呼。

那是李信妤。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