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電影《逆光飛翔》:用自己的方式飛翔一次

電影逆光飛翔海報

《逆光飛翔》在大陸上映時運不濟,遇到《天機!富春山居圖》空前絶後的負面能量,被打得很慘,當時王家衛表示遺憾:「是觀眾在選擇電影?還是影院在替觀眾選擇電影?」其實票房並非一切,現在每年有看不完電影在排檔期,每部電影都希望大賣,但畢竟商業訴求和目標市場不同,到處都是遺憾。不過,有些電影一切都是為了票房,有些電影很明顯感受到創作者用心,即使票房上始終差那麼一點點點,導演也不會感到遺憾,讓自己感動最重要。我覺得《逆光飛翔》就是這樣的作品。

這部電影不但真人真事改編、而且由本人親自演出,大概所有看《逆光飛翔》的人,事先都被爆雷了。正如同小時候黃裕翔得奬,別人會說是同情,打算拍這樣的電影,也很怕被別人說是同情,所以像這類關於身障者的電影,可以說很好拍,大部份素材不難抓,勵志片似乎是唯一解,也可以說很難拍,必須在既定框架中作突破,不落入俗套甚至不陷入矯情。在帶著先入為主的想法看完《逆光飛翔》,我覺得導演確實找到自己的方式,因此得到許多奬項肯定。

每部電影都有一張精心設計的海報,優秀電影更會有一段精心設計的台詞,這段台詞通常是電影創作時的核心理念,並且會讓觀眾看完電影印象深刻。在《逆光飛翔》裡面,導演是透過把跳舞當作夢想的女主角內心獨白,把屬於這部電影的核心理念說出來:「也許我一直照著別人的方向飛,可是這次,我想要用我的方式,飛翔一次。」沒有努力、沒有挫敗、沒有心酸流淚過,就沒有輕言放棄的理由。

電影的突破點就在小潔這個角色。如同我們看到的,天生全盲的黃裕翔必須克服多少困難,才能夠站在舞台上。身心健全的小潔,難道不該為了自己夢想,克服眼前所遇到的困難。黃裕翔是生理障礙,小潔是心理障礙,生理障礙只能感嘆命運安排、完全沒辦法突破,但心理障礙只在自己轉念之間和勇敢的堅持,所以不管是黃裕翔或是小潔,只要抱持「如果不試的話,怎麼知道自己能夠做到多少」,便可以用自己的方式,飛翔一次。沒有努力過、挫敗過、痛苦心酸流淚過,就沒有放棄的理由。

黃裕翔所參加的社團

「跳舞是什麼樣子?」電影由台灣知名舞蹈家許芳宜客串老師,女主角張榕容為了飾演小潔,舞台上三分鐘苦練一年多打基礎,導演張榮吉是黃裕翔台藝大學長,有如此專業和用心的演員導演,觀賞這部電影如同欣賞一場藝術表演,除了音樂之外,還有很多的舞蹈。特別喜歡小潔在認識黃裕翔之後,嘗試閉上眼睛伸展自己身體,甚至閉上眼睛體驗黃裕翔的世界,藝術需要將細胞張大,電影帶領我們走進黃裕翔的世界、走進小潔的世界,同時也帶領我們走進音樂和舞蹈的殿堂。

電影最後男女主角都參加了藝術比賽,這好像是藝術類題材劇本的基本元素,《逆光飛翔》沒有落入日劇那種主角成功拿大奬的戲碼,我很喜歡導演這個安排,因為真正感動人心的藝術,並不是第一名或第二名,應該是像借來社辦裡傳出來的鋼琴聲一樣,黃裕翔彈出自己內心世界的感動,而周圍的人自然而然被那音樂所吸引。

「天黑,總會有天亮的時候吧!」電影裡少不了關於眼盲的描寫,但導演始終是把光明的那一面拍出來,沒有任何一幕刻意塑造悲情,賺取觀眾眼淚,我覺得這個特別難能可貴,對一個勇敢的身障者而言,最不願意聽到的就是同情。導演以類似紀綠片的方式,呈現出黃裕翔所看到的世界。例如在惠光小學那裡,黃裕翔回應描述自己平常的生活經驗,又例如在老教室裡,黃裕翔被問到大家都想問的問題,每個盲人在心裡也許都問過自己同樣問題,在公眾場合提問有可能是在傷口上灑鹽巴,然而在電影裡面看到的,黃裕翔本人回答如此輕鬆幽默,在這個輕鬆幽默裡面,有上帝賦予他獨特人生才有的光明和力量。不需要多少同情,只需要多一點點瞭解、多一點點包容,就可以體會到那股光明和力量,並且從中得到啓發。

電影裡黃裕翔剛上大學,班長安排值日生輪流帶他到各教室上課,不知怎地,這一幕讓我想起上大學時候,旁聽會計系的課,教室裡有位很特殊同學,他母親每天推輪椅帶他來教室,一起上課,在旁邊抄筆記,結束再帶兒子到另外一間教室。記得當時,我常常看到這位同學,記得當時,我都只是默默走過。

電影中黃裕翔一家人

贊贊小屋電影心得臉書專頁:

讀電影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