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阿兵哥掃地打飯,也是種修行!




帶阿兵哥掃地

在台灣,好鐵不打釘,好漢不當兵,可是國防不能開天窗,所以政府用強制的,在憲法直接規定:每個帶種的都要當兵——沒得商量。

帶種的我,沒有例外。我當的兵,是陸軍步兵的預備軍官,要先在步校受訓。還記得有一次,上課的教官跟我們學員聊天:「能考上預官,來這裡受訓,你們學歷都很好。我常常聽別人說:當兵是浪費時間,你們這些高材生,自己是怎麼想的?」

高雄鳯山的炎炎夏日,我們一群同梯的,聽到教官的問題,笑成一團。教官看我們只是笑,沒有人回答,乾脆直接點名:XXX,來說說看你的想法。

那個XXX,就是我啦。出操上課隨身帶小筆記背單子的我,總是低著頭、假裝很低調,沒想到會被教官點名。同梯一聽是我,更加開心地鼓躁:哲學系的耶,趕快給我們開導一下。

我只能硬著頭皮站起來:

「我覺得,沒有浪費時間,以後下部隊帶阿兵哥掃地打飯,也是種修行!」在學校略修過佛法概論的我,突發奇想地賣弄一下。

那時候在軍中苦哈哈的笑聲,痛快。

當兵之前,在學校揮灑青春十幾年,自由慣了,第一次走進營區的那一天,心驚膽跳。而在穿上軍服一年多之後,終於退伍。退伍之後就是出社會了,大人了,一切,都是鐵的現實,剪刀石頭布,輸贏之間,沒有餘地。

所以,大學畢業後當預官兵的那些日子,現在回想起來,是人生中很神奇的一段。

步校受訓完下部隊,肯定很多賭爛的事在等著,不過再怎麼賭爛,數著饅頭總是不久就退伍。退伍後在工作上,肯定也是賭爛的事不少,同樣的,也可以想說等退伍,只是這一次的退伍,要等好幾十年的時間。

今天,我就是在工作上遇到賭爛的事。不知怎的,想起了在步校當兵的日子,想起我突發奇想的那一句話⋯⋯。

我想對自己照樣造句:在工作裡磨練心志,也是種修行。

鳯山陸軍步兵學校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會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