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美麗的錯誤(5):環保署

「美佳,要走啦?」剛走到電梯,有人叫住了我,回頭一看,是小雨。

「真是太幸福了,我今天都不知道幾點才能下班!」小雨嘆了很大一口氣。

「……你那邊還很多事嗎?」我看著小雨的黑眼睛,不知道該不該心疼。

「是呀,要收銀行函證、要裝訂底稿、要整理下個星期的查帳行李箱,除了這些瑣事之外,我還有Do還沒清完呢!」小雨哀嚎。

看著小雨哀嚎的表情,我沉默了一會,有種不祥的預感,雖然嘴巴上不說,但我心裡在吶喊:小雨,你可以不用跟我說得那麼詳細。

「你……待會有急事嗎?」小雨終於切入主題。

後來我頂不住小雨苦苦哀求,幫她整理了一下行李箱,心想既然是校友,同在一家事務所,現在幫忙別人,說不定哪天也需要別人幫忙。

事務所的工作節奏,每個禮拜出外勤在客戶那邊查帳,星期五會收拾查帳底稿回所內,週末整理底稿,補充在客戶那裡來不及弄好的東西,或者加班趕一下報告。到了星期一,小組又要急急忙忙集合,出發到客戶那裡。通常一個客戶一個星期,大一點的客戶兩三個星期,甚至一個月都有可能。時間很趕,任何小細節都必須壓縮,所以在星期一出外勤之前,也就是週末,就要把查帳需要的前期底稿和文具工具等準備好。

在幫小雨弄行李箱的時候,凱當然還在。他看到我又回来,顯出驚訝表情,我遠遠進門很快打聲招呼,,凱只是笑一笑,並沒有回應。

坐在凱旁邊的宛平明顯面有菜色。

小雨倒是一副若無其事,慢悠悠整理她的銀行詢證函,我越想越不對勁,匆匆忙忙把行李箱整理好,準備閃人。

臨走前去上洗手間,出來時看到宛平在門口。

「你怎麼幫別人整理底稿?」宛平口氣不是很好。

「我……剛好沒事,她是我學校朋友,想說幫忙一下……」我有點吞吞吐吐。

「我這邊也有底稿要整理,你怎麼不幫我呢?」宛平馬上接話。

「咦!有嗎?我不知道,凱要我先回去。」我慌張了。

「凱是讓你回去休息,不是讓你去幫別人辦事!」宛平語調上揚。

「……,抱歉,我幫你整理底稿?」我的語氣近乎哀求。

「不用了啦,哎,我都不知道凱怎麼跟你說了!」宛平歎氣,但她臉上頗有得意之色。

那天坐公車回家的路上,我想著這件事,覺得自己的確不知好歹。後來跑去景美吃臭臭鍋,打從我進事務所之後,還沒有一次星期六晚上能如此輕鬆吃上一頓,所以完全淡忘了這件事。

度過愉快的周末。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我被安排查核環保署專案。這是我們所內一個很大項目,是去幫政府機關環保署查核企業,看企業是否依照規定繳交玻璃瓶、塑膠瓶、鋁鐵瓶等污染費,大家都戲稱是瓶瓶罐罐稽查大隊。

之前凱有跟我說過,雖然環保署不是我們的主查項目,但如果所內人力安排上有空檔,就會被安排到這裡。所以還是利用機會去查看看,熟悉一下。

所內的人都不太喜歡查這個,我自己去了兩天,馬上就了解到環保署為啥不招人喜歡。做的東西太簡單了,簡單到非常無趣,一點也不像是在查帳,核對一下數量是否相符,然後依照法規計算,就這樣而已,之前做財簽稅簽,雖然每天都要加到很晚,但有一種燃燒生命在工作中成長的感覺,現在查環保署,即使每天都準時下班,卻有一種浪費青春在工作中荒廢的感覺,要我這個年輕人選,當然還是燃燒一下生命的好。

況且,有凱帶領著我,別說是燃燒生命,下地獄我也願意呀!

只要熬過這個星期環保署,下個星期又可以跟凱一起燃燒生命了,我剛好利用這難得準時下班的機會,整理我那已成狗窩的房間。

就這麼到了星期四。已經被我列為拒絕往來戶,只差沒有拉黑的小雨,傳來MSN訊息:

「聽說你下星期要來支援我們呀!」後面是好幾個笑呵呵的表情符號。

我先揉了揉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錯。

「你不會丟錯水球了吧?丁小雨。」

「沒有。」後面又是個笑呵呵,然後,丁小雨離線了。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