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沒有發出的資金日報表

越南五一勞動節放三天,台灣只放一天。越南跟台灣的假日,沒有同步。這個對於在越南的台資廠,需要每天傳報表回台灣
的人來說,有時候是莫名其妙的引爆點。

最近,小新就因為這個被唸了一頓。

每個工作天的一開始,小新要審核出納所做的資金日報表,然後傳回台灣。在五一勞動節的假期,小新拋開一切跑去下龍灣
玩。等到第三天回到工廠、在台幹宿舍用餐的時候,行政陳經理緊張兮兮問小新這幾天跑到那裡了,台灣的協理來電話找過
人。

「你怎麼不打電話跟我講一下?」小新聽了有點急,但是話一說出口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陳經理並沒有義務要打電話給小
新,除非是台灣的協理真的有急事。

果不其然,陳經理臉色閃過一絲不悅之後,很快的又恢復笑臉:「我想說你休假跑出去玩嘛,就不打擾你。況且,我有請示
過協理,看要不要打電話給你,協理說不用了。」

隔天一上班,小新趕快打電話給協理:

「協理,你前天有找過我?」

「你們那邊是不是放三天?」

「是的。」

「台灣這邊只放一天,昨天,沒有收到越南寄來的資金日報表,董事長很生氣。」

「⋯⋯」

小新心裡OOXX,越南這邊放假三天,難道台灣那邊都不知道?

「資金日報表,是每天要傳回來台灣的。你越南那邊有狀況,沒有回傳,應該要跟台灣講一下,不然,董事長問起來,我怎
麼交待!」

協理這些話,語氣沒有特意加重,但是聽在小新的耳朵裡,其實就是在開罵了。

怎麼交待,就說越南放假呀!小新內心有很大聲但是沒有人聽到的獨白:

這個,難道是我的錯嗎?
這個,難道是我的錯嗎?
這個,難道是我的錯嗎?
這個,難道是我的錯嗎?
這個,難道是我的錯嗎?

但是再怎麼大聲的獨白,仍然是⋯⋯不能說出來,老板就是老板,職場倫理是鐵的紀律,所以小新還是乖乖的低頭:

「好的,以後我會注意。」

「嗯,下次不要再犯。」協理語氣溫和了許多。

電話結束。

一整天,小新的內心獨白沒有停過。

回宿舍之後,小新的心情平靜了許多,開始反省這件事:

職場上道貌昂然的道理,很多,都很容易聽的進去,而且嘴巴上講講沒有什麼困難,但是要能夠從心所欲不逾矩,進退不失
於道,沒有幾百次的鍛煉,修不起來。

小新被協理唸的時候,內心獨白:難道是我的錯嗎?那他小小的腦袋瓜裡有沒有閃過這個念頭:協理在被董事長唸的時候,
內心是不是也要獨白一下:難道是我的錯嗎?如果協理在董事長面前,算那根蔥,那麼小新在協理的面前,又算那根蔥?

就因為被唸了一下,需要一整天的內心獨白,仔細想想,這件事,真的有那麼嚴重嗎?

越上位者,工作上還有很多狀況需要處置,只不過挨了幾下BB彈,吐個口水之後,就應該要繼續往前衝了。

心理素質要強壯一點。

如果能夠再來一次,應該要怎麼做比較好?不對,現實的世界永遠沒有再來一次,所以要想的是:以後要怎麼做,才能把事
情做得漂亮?

工作上的警覺性要有,既然知道越南放假、台灣沒有放假,事先要想到我在下龍灣輕鬆坐船觀賞世界奇景的時候,有可能台
灣一直在等我的資金日報表。放假前,我就應該要先跟台灣通個電話,說明一下狀況,讓台灣知道越南放假三天,而且銀行
放假、財務部也放假,所以不會有什麼資金上的進出,希望台灣方面能夠同意,這三天不用再發資金日報表了。

就是這樣了吧!小新覺得想的透徹了。

這件事,就是又一次的鍛煉,小新不知道以後還會有什麼事,讓自己再一次的內心獨白一整天。但是,至少,又是再一次鍛
煉的機會。

工作,就是不斷的鍛煉、在鍛煉中修行自我。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