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上管理的第一步




今天上午,麗娟沒有進公司,直接到公館附近上課,是證交所為上市櫃公司辦的課。

一共四堂,都是正經八百的課程,而且,毫無意外的沉悶。麗娟必須很專心、煞有其事的抄筆記,才能避免自己打瞌睡趴倒在桌上。

上到第三堂。麗娟的眼皮就快要不聽使喚、自動闔上的時候,課長一通電話打來,馬上讓麗娟驚醒。

課長問麗娟:有一個惠州廠的財務資料夾,她放在哪裡了?協理需要那個資料夾。

麗娟心頭一凜,表面上雖然鎮定,好像沒什麼事的跟課長講,那個資料夾就在自己的抽屜裡,但其實她心裡知道大事不妙了。昨天她送簽的營運資金表,協理現在正在覆核,而且肯定是有問題找不到答案,才會急著要課長打電話來問資料夾,也不管現在麗娟是在上課。

那個營運資金表,昨天經理在看的時候,就有找過麗娟,問說怎麼只放前一個月的資料,沒有多放前幾個星期的資料,因為有些數字,必須要有前幾個星期的資料才能核對。那時候,麗娟是以之前的人也這麼做應付過去。經理沒有再追究,現在,文件送到協理那裡,而協理要拿資料夾,可想而知,協理跟經理有一樣的疑問。

想到這裡,麗娟再沒有心情上課,她只想著待會回到公司,怎麼面對協理?

中午回到公司,已經十二點多了,大家都到餐廳吃飯。麗娟推門走進辦公室,裡面就只有一個人——協理。

麗娟很後悔沒有先從玻璃窗外偷瞄一下、後悔沒有直接去餐廳,可是既然門都打開了,也只能硬著頭皮走進去。她儘量想像自己是一隻無聲無息的猫,放好背包立刻逃離現場。眼看著協理一直盯著電腦看,麗娟轉身要開始奔的時候,協理開口了:

「還沒吃飯嗎?趕快去吃!」

這句話,完全超乎麗娟的意料。她一心只擔心協理追究營運資金表的事,沒料到,協理不但在中午的時候不提,吃完飯後的一整個下午,也不提這件事。

協理的絶口不提,反而讓麗娟一直掛念在心。

麗娟突然領悟到一個道理:自己在向上管理這一個項目,是完全的不及格。因為自己,遇到事情就怕被老大唸,不敢跟老大對應,無形中,在老大和自己之間劃下一條分隔線,既然有距離,沒有溝通,那又如何談向上管理呢?

有了這個反省以後,麗娟想,以後應該要儘可能的親近老大,雖然職場倫理絲亳不能鬆懈,但是在不逾矩的範圍,讓自己表現的自然一點,工作上有什麼事,都應該有為有守的和老大討論,這是向上管理的第一步。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會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