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無題

這篇文章,什麼都不是。就是單純把工作的雜亂心得,攪和著寫。

———————

胡思負責這次的投資專案,需要跟各對口單位溝通,彙總資料,編製報表,最后送交給券商,讓券商幫忙出具評估報告。

忙了幾天,終於文件準備的差不多。寄給券商之前,要先給協理看。沒想到,卷宗送到協理那,協理看沒幾分鐘,就把胡思叫過去,啪啦啪啦唸了一陣。

「你這個報表,數字沒有問題,只是一看就知道是系統跑出來的,完全都沒有整理過。」

「我們是財會專業。報表要送出去給別人,肯定要包裝一下,讓人一看就知道有專業的包裝過,不是從系統直接拋轉,左手進右手出,一點誠意跟技術都沒有。」

「這是要給券商看的。券商每天看一堆報表,你這樣的報表送出去,他們一看就知道沒有概念,會被笑的。」

「我不是要求你,但是我很建議,你再修改一下。你看我自己做的WACC評估表,我已經是協理了,做出去的東西,如果跟小朋友的沒有什麼兩樣,你覺得別人會怎麼想。」

上班被唸,跟上班要打卡一樣的正常。胡思早已經習慣了被念,協理一個勁的講,他也一個勁的點頭如搗蒜。

胡思想起當初面試的時候,因為之後是要接主管職的,協理問胡思:你覺得主管要做些什麼?

憑著之前的主管經驗,胡思是這麼回答:

「要看是那個階級的主管。基層的課級主管,主要是是技術層面的管理。下面的人要做什麼事、該怎麼做,課級主管要很清楚,因為他的職責就是給人做事,很多時候,也要自己跳下去做。理級主管,不用做事了。著重於溝通,不但要和部門的人溝通,還要跟其它部門的人溝通,如何維持良好關係的前提下,不但要推動部門事務的開展,更要協調其他部門配合我部門的工作進行。」

「你講得很理論,你真的是書唸很多,老實講,是唸太多了啦!那我問你:高階主管,像是協理、處長的人,重點是什麼?」

「高階主管,最重是的是跟老板關係好!」

「你講了這麼多句,這句話最實在。以前有另一個協理跟我講,他說我們高階主管錢領的多,其實不是因為做很多事,是因為我們常常被老闆罵,所以我們有很多被罵加給。」

被罵加給,說得好。胡思在被協理唸完之後,想到當初面試時的被唸加給,他覺得有點心酸。高階主管被罵,還有被罵加給,像胡思這樣的中低階主管,被罵,那來的加給!

沒有加給,工作還是要做,而工作的本質,就是滿足老闆的期待。所以胡思整個早上,全心投入在修改文件的版面,忘了喝咖啡、忘了喝水,沒有忘了尿尿,但是因為沒有充足的水份,根本不用上厠所。

中午吃飯。

「胡思,你那評估報告,不好搞吧!」阮翔哪壼不提提那壼,偏要聊這個話題。

「是不好搞。但是我覺得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胡思最討厭阮翔的這個習慣,說話不給人留面子,還常常揭開別人傷口,在上面撒塩巴,他決定正面迎擊。

阮翔才不把胡思放在眼底,接著問:「哦,學到什麼?趕緊跟我說一下,這樣對我來說,也是種學習。」

「你要想想,協理能夠爬到現在的位置,一定有他一套個人心法,這個心法,不敢說走到那裡都適用,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這家公司包管用。如果你想在這家公司有所發展,偷學協理的方法,準沒錯。」胡思一口氣的說。

「⋯⋯」

看著阮翔一時間啞口無言,胡思在心裡想:嘿嘿,成功了。於是他接著講:「所以協理給我唸了一頓,講那些什麼報表美化的觀念,可以說是協理的個人潔癖,其實也可以說是協理做事情的心法之一。現在不是都強調有效率的溝通法嗎?美化報表,讓閱讀者看起來舒服,一看就懂,不也是有效率的傳達訊息嗎?」

「⋯⋯」

胡思心底更得意,他沒有發現,本來大家一邊吃飯、一邊閒聊的很開心,現在已經安靜下來,沒有人開口了。大家心裡想的跟阮翔一樣,胡思這個人,還真是認真魔人,吃個飯,講那麼多八股的大道理,也不管別人喜不喜歡聽,一直講一直講。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