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房有車之大陸蘇州考取機動車駕駛證




機動車駕駛證

在台灣,我可是能夠從日月潭開車橫貫到阿里山的狠角色,一路上穿越玉山合歡山,險惡的山路上說下雨就下雨、說濃霧就濃霧、有時候莫名其妙也會出個大太陽。

「罩」濃霧加「澆」大雨的時候,能見度只有前方五公尺,山路仍然是九彎十八拐,所以我為了保住小命一條,車速只敢維持在二十公里以下,順著狹窄道路的中央黃線小心翼翼地開,原因無它,方圓五公尺我也只看得到那條黃線,雖然能見度不高,但我快跳出來的心臟噗通噗通地提醒我,右邊五公尺,就右邊五公尺,那就是千里之上的懸崖了,一不小心,電影絕命終結站裡的死神出現在你面前:Say Hi!

這就是開車的快感呀!可惜,緃使我在台灣多麼的驚險萬分,飄洋過海之後,我在大陸只能當個苦行僧,因為我沒有辦法將我的愛車也飄洋過海,況且我也沒有大陸的駕照。

關於考駕照這件事,我多方打聽過:

同事A:「只要前一個星期在網上多練習模擬考就好啦。」

同事B:「你就選一個星期六翹一點點班,跑去車管所體檢考試就好啦!」

同事C:「手機下載考駕寶典,輕鬆過關。」

每個人都是輕描淡寫,一臉「這個有啥好問」的表情,相較之下,我的鄭重其事給人感覺就好像喵星球來的一樣。

不熟悉的東西,覺得很陌生很遙遠,也是很合乎邏輯的。

十一長假我特地排了一天在廠內值班,我打算之後調休一天,在十月底或是十一月拼它個神駕照。

到了真正放十一了,公司很大方,官方版是放七天,我們公司放九天,星期六我就屬於長假狀態,而其實政府機關跟一般公司六日都還在調整上班。在公交車上,我靈機一動,車管所應該明天也上班的吧,這不就表示,我明天就可以去考神駕照了!

「餵,請問是車管所嗎?」我撥打之前查找過存下來的號碼。

「是的。」客服電話有人接,好兆頭。

「請問明天你們有上班?」我問,不太肯定的語氣。

「有的,我們明天上班。」她回答,肯定的語氣。

「那明天可以去考駕照嗎?」我問,還是不太肯定的語氣。

「……,我們明天上班。」她回答,有點不太耐煩的語氣。

「謝謝。」我說,心裡很希望她直接跟我可以考駕照就好啦,因為我還是不肯定。

掛下電話,我冷靜三秒鐘,既然對方都說明天正常上班了,還有甚麼好遲疑的。

手機裡面的駕考寶典APP下載快一個月了喔,我第一次很認真的將它打開,決心好好體驗一下甚麼叫「駕考寶典」。

這個決心,決定我十一長假前兩天的狀態。很簡單,無時無刻我都在惡補手機上973題看似不可能的龐大題庫。

公交車上,我從第一題開始,想說爭取時間,今天先跑醫院體檢,明天直接去車管所考試。第一站,石路金閶醫院,結果它不是縣級醫院,沒有做駕照體檢這個項目。第二站,高新區楓橋醫院,結果它是縣級醫院,但是四點到了,值勤人員溫馨提醒我明天八點請早。

在這兩個醫院奔波途中,不管是在公交車上、在人行道上、在醫院裡,我都是低頭族,一題又一題的往973這個數字邁進。

回到宿舍已經下午六點了,四個小時之內,我也才做了兩百題,只剩下晚上和明天早上的時間,以晚上四個小時跟明天早上四個小時來算,我只能再做四百題,加上已經做好的四百題,也才六百題,離目的地973題差了三分之一好遠的距離,我懷疑自己真的能臨時抱佛腳嗎?我的決定終究太倉促?

駕考寶典app1.2版

我忘了一個關鍵理論:學習曲線。在學習的過程,隨著經驗的累積跟熟悉度的建立,人是會越來越厲害的。像我惡補考駕寶典題庫,在剛開始的兩百題,萬事起頭難,我必須要花四個小時衝刺,在累積兩百題的功力之後,我接下來所用的時間越來越短,到了晚上十二點,我已經做到了七百題了,等於是一個小時做一百題,厲害吧!而且我還學會了善用這個APP收藏和紀錄錯題的功能,打算在明天早上一定可以完的973題之後,在醫院體檢和車管所做收藏題和做錯題的最後衝刺。

隔天早上有個小插曲,我坐公交車到楓橋醫院體檢完,又轉兩班公交耗了老半天到車管所,一進車管所大廳,發現左上角房間門口掛著一個很刺目的招牌:體檢處。

原來在車管所可以就地體檢,我那到楓橋醫院和後來轉的兩班公交事實證明是白搭。而且,在楓橋醫院體檢完,因為我是特殊身份,台胞證號和大陸制式的身份證號碼長度不一樣,他們本來要給我紙質體質表,後來花了點時間,幫我網上登錄成功,示意我好了、可以離開了。我好奇問體檢表呢?他們說不必了,已經幫我網上登錄好了,可以直接到車管所考試。

沒想到車管所十一長假前的星期天調整上班爆多人,排了整整一個小時才輪到我,要台灣駕照、要一吋大頭照、要台胞證、要暫住證,辦事員要甚麼我給我甚麼,最後他說:「體檢表呢?」「呃,我早上在楓橋醫院體檢過了,醫生說已經幫我網上登錄了。」「不是的,台灣人的台胞證碼不能網上登記的,一定要紙本體檢表。」

我只得乖乖跑去左上角那個房間再體檢一次,只花了一分鐘,可是就因為這一分鐘的耽擱,十一點半到了,他們中午休息,我被迫必須等到下午一點半。

一番折騰,下午兩點,我考試通過啦,終於拿到「機動車駕駛證」。

不熟悉的東西,覺得很陌生很遙遠,也是很合乎邏輯的。一旦到手了,好像也就這麼一回事而已,輕描淡寫,一臉「這個有啥好問」的表情,嘿嘿。

算起來,這個證是我大陸拿到第一個真正有本地人味道的證件呢。

阿姆斯壯說他在月球上的一小步,是人類的一大步。

我的這個「機動車駕駛證」,是我在大陸的一大步。因為我的2014年新希望,是能夠擁有大陸的房產證、行駛證。

路很長,但我相信正確方向找到了,一直走一直走,它就在那裡。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有房有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