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站的肯德基




上海火車站的肯德基

在火車站,一個人看著人來人往感觸很多,想寫一些有的沒的,這種快要爆漿出來的寫作衝動,很久沒有了。平常我明明是號稱晚上肚子不餓不吃晚餐的,但今天晚上肚子不知道怎麼搞的,餓得很厲害。

我雖然囂張到在很多地方都可以寫作,床上、馬桶上、出租車上,但還沒有不要臉到在餐桌上也能寫東西,所以在很想坐下來寫作跟坐下來填飽底肚子之間,我只能選一個,很不爭氣的跟人之常情的,我選了肚子。於是我終於在肯德基啃了一個勁辣雞腿堡跟兩只香辣雞翅,當然還有一杯中杯可樂,邊啃邊喝我邊看九把刀大談他所謂的快樂論。

很久沒吃肯德基的「垃圾食品」了,在啃完喝完走出肯德基的時候,超爽超滿足。

當場我有個重要體會:肚子餓想吃肯德基,如果能馬上坐下來好好啃個勁辣雞腿堡,那是一種很直接很簡單的快樂。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