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一言難盡,才有書寫的價值!(part 2)

張宇:一言難盡

2012年八月,我寫的一篇文章:《一言難盡,才有書寫的價值!》,內容一字不漏抄錄如下:

「我將來要很神氣的說:我開始寫小說,是因為想把貝貝的故事寫下來。」

「……」

又來了,貝貝在QQ上的招牌表情,無語了。

不開玩笑,我很認真。

只是,認真往住還不夠,還需要很多很多的努力。

我努力的方式,是迂迴前進。

先寫跟國中女朋友小麻雀的故事。一來,是年代久遠,再不寫,就真的忘光光了;二來,是把它當作是個練習,第一次寫,寫的好,是怎麼可能,寫的壞,是情有可原。

雖然注定是犠牲打,但是這個犠牲打,也是好幾萬字的心血呢。我努力的寫,雖然真的寫的很糟糕。

我可以忍受小麻雀的故事寫不好,但是,沒有辦法忍受寫壞了貝貝的故事。

貝貝對於我,就是絕對不能把它給寫壞的重要。

所以迂迴前進的意思是:我會努力的寫,寫跟貝貝沒有關係的東西,散文也好、小說也好、影評也好,可能會常常像這篇文章一樣,擦邊球寫到貝貝,但是肯定不會是我心目中貝貝的故事。

要等到我很確定,我的文筆可以寫出讓自己又哭又笑的東西時,我才要寫。因為到那時候,我才能把心裡的情感,完整的言語表達出來。

我跟貝貝的故事,一言難盡,但是就是因為一言難盡,才有書寫的價值和等待的理由!

我會一直等的,希望不會等太久。

----------(抄錄結束的分隔線)

2012年,我開始嘗試有空就寫的業餘寫作生涯,《鴿子與小麻雀》是我的第一個長篇故事,幾乎原汁原味是我的真實經歷,充滿企圖心的華麗冒險,後來總共寫了十四篇,每篇一千多字,所以算起來如同我文章里所講的,好幾萬字。

第一次的華麗冒險,同時也是第一次的華麗失敗。

所謂失敗,是指連我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拿出去獻,不過我還是勇敢把它放在部落格上,畢竟部落格本來就是我個人空間,愛放甚麼就放甚麼,點擊率趨近於零也是我個人承受。

網路空間本來就有上下兩層境界。下層境界就是私人空間,我把自己文章放在空間里,等於是一個雲端硬碟,上層境界是公開空間,門窗向所有網路使用者開放,張三李四誰誰誰誰只要喜歡,都可以進來隨便看。

關鍵是:「只要喜歡」。

這是網路空間魔幻的地方,它雖然對所有人開放,但這不代表就會有人來看,很可能,經營不善就會一個養蚊子的鬼城,每個人都可以打開門,但從來沒有人打開門過。

厲害的部落客,他們空間一向是上層境界的存在,每天爆多的張三李四誰誰誰誰在進進出出,不厲害的部落客如我,空間的存在感一直處在下層境界,一直以來進進出出最勤快的,只有我本人。

儘管如此,一年多來我還是掛在那裡,每天每天寫,這塊田地沒有結出碩大肥美的果實,但也沒有因為缺水而乾枯。

一年後,我利用十一長假,惡補像是「第一次寫小說就上手!」之類的勵志文章,根據上面建議,重新打開《鴿子與小麻雀》,洋洋灑灑寫下三千字故事大綱。

這三千字故事大綱,我把它當作鬼城起死回生的第一塊磚。

這是我第一次文章還沒寫,先是認真寫好故事大網,目標我訂在十萬字,剛好能出一本書的字數——我是說如果啦,雖然目標一向遠大,但我誠實有自知之明,出書對於目前我來說,還是天邊一朵雲,很遙遠很遙遠的雲彩,重點是還只能看不能摸。(哭哭)

故事大綱粗分三卷,每一卷細分七到十篇,到現在我寫了五篇。

再一次的華麗冒險,同時也是再一次的華麗失敗,寫到第五篇我實在掰不下去。

草擬故事大綱的時候,我把重點放在有哪些人物、哪些主要場景、故事梗概是甚麼、有哪些前後連貫的伏筆,可是可是,我忽略掉一個最重要關鍵:那就是情節該如何發展。

情節向來是我的弱項,但它卻是小說畫龍點睛最基本的必要項。簡單說,沒有引人入勝的情節,敍述會過於平淡,誰想要繼續看下去。

情節弱,寫再多再長也只是雞肋。所以我決定暫停《小麻雀》系列,等功力夠深厚,再重新開機這個系列。

我現在狀況,是寫不出甚麼東西,真的寫出來了,又不好看,可能跟最近工作上生活上比較忙,整個人處於四分五裂的狀態有關係,我被各種瑣碎的大小事糾纏住了。

先前有陣子,我每天能寫出一千五百字,那一陣子我是天天開心,每天有生下一個小BABY跟你喊爹的感覺,這樣講是有點誇張,但那時候的確有一種充實飽滿的成就感。寫的好不好,我才不管呢,反正每天有產出就夠了。我相信跟學生時代念書一樣,每天念一點、再念一點,考試分數就會多一點、再多一點。

現在工作上生活上的瑣事告一段落,人又平靜下來了。我希望利用這個機會,把長篇故事先停下來,寫些小短篇,在短篇故事中,多加磨練情節編排的功力,以前幾個未完成的短篇作個結束,然後可能會再多寫幾個短篇。

等到編排情節的功力有了,才可以寫好長篇故事里的每一小篇,然後只要把長篇故事的大綱架構好,例如世界設定、例如人物角色、故事梗概等等,在一連串的情節中開展長篇故事。

我想,總有一天能寫出我第一本長篇小說。

在寫貝貝的故事之前,要先寫小麻雀的故事,而小麻雀的故事我第到第二版,現在有自知之明的暫停,唉,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把小麻雀的故事寫好,而等到小麻雀寫好之後,我才能再把貝貝的故事寫好。

九把刀說他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千錘百鍊了五年,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曾經跟貝貝開玩笑:想寫一本《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貝貝》,該不會,必須得千錘百鍊個五年吧!

為了貝貝,為了我自己,我還是喜歡寫故事,畢竟它是我的人生下半場,而且我人生走到這裡,的確很多想要訴諸於文字的感受。可喜的是,我的工作本業算是小穩定了,在不擔心柴米油塩的情況下,可以充分利用業餘時間,燃燒一下生命。

路很遠,方向找到了,還要繼續往前走。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