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窮得只剩下夢想

Someday never comes

同樣一句話,十幾歲、二十幾歲、三十幾歲,不同滋味。

學生時代安分守己窮學生。窮歸窮,念的都是頂尖學校。課堂上教授一句話精彩點評:「你們全身上下唯一值得錢的,就一顆腦袋。」當時台下拼命抄筆記的我,心臟劇烈跳動了好幾下,毅然決然擱筆,抬頭仔細端詳眼前這位肥滋滋、把日子過得紅光滿面的財金系教授,發現這佬講的話有嚼勁,有那種把貧學子弟一眼看個稀巴爛的透徹。

很機車的一句話,不過物極必反,最最機車的一句話,倘若能不要臉虛心接受,它同時也是最最勵志的一句心靈雞湯。

窮不打緊,窮得有骨氣。

放學回宿舍喜歡讀點文史哲,自以為身上流著「不一樣」的血液,念的是哲學系,每天穿越跳躍跑去上財金系的課,總以為將來畢業之後,當個「不一樣」的人,但具體怎麼個「不一樣」法,當時年紀小,不懂。

每個學期超修,每天走在校園,寶島陽光灑在椰林大道上我的臉,我也是紅光滿面,笑盈盈,深信每天念書每天念書,光明前程就在椰林大道的外頭等著我!

畢業退伍,一腳我踏進富麗堂皇的事務所大門,業界四大裡面它最大,我一個非本科系出身的,能夠擠進那一道不算窄的門,還真的有那麼一點點的「不一樣」。

職場上追趕跑跳,跌跌撞撞難免。神氣不得了的時候有之,喊疼不得了的時候有之,一路走來,小有風波,至少稱得上安穩,這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印證當初引我入門的會計教授老萬媽一句話:「做會計不能賺大錢,肯定能賺點小錢。」

一度我職業倦怠,想搞點「不一樣」的。於是我開始寫文章,做有一天能著書立說的春秋大夢。雖然有夢想,肚子不能空空如也,所以我工作照做,工作之余寫寫文章。「窮得只剩下夢想」對那時候的我來說,最佳詮釋是薪水不高,除了工作之外,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文學夢。

到現在文章寫得還是不優。不過畢竟常常寫,日子久了總有點收穫,在文字表達上有很大的進步,同樣神不知鬼不覺中,口語表達上也有飛躍。 一年前,開會結結巴巴,覺得自己口語障礙,一年後,還是沒有三吋不爛之舌,但隨手抓件小事借題發揮多說幾句,不是問題。

溝通與表達是工作上很基本很重要的技能,我在這方面成長,對我工作有非常可怕的幫助,我都覺得自己有日益嘴炮魔人的現象,該收斂一下。

這個夢想終究沒能實現。話說回來,一伸手就能摘下來的夢想,談不上痛快。夢想就是要高高掛在天邊,像一輪明月,不知何時可掇,那才有追求的價值。果真追不到,才能笑笑一句話帶過:「靠!果然夢~~想~~~~」

人要懂得調整自己。文學夢沒實現,那務實比較好,夢想換個俗一點的:在大陸有房有車唄。有錢不一定能成為作家,但有錢肯定能買個房子車子。我薪水微薄,要實現這個夢想,唯一可能性就是最低水平過關:車子買便宜貨,房子也買便宜貨。

我大陸車子買的是便宜國產車,聽說當地人都不怎麼開的。那時候要買保險,失竊險,車行服務員還開玩笑說這個不用買了,沒有人偷。後來我仔細在街上觀察過,果然很少有國產車,大部份是合資進口車。我自己實際開國產車,第一天領牌就長征二百五十公里來回蘇北,沒事,車況很好。心裡就覺得奇怪,一般人薪水沒高到哪去,國產車跟進口車的價差,是好幾年薪水了,進口車再怎麼高端大氣上檔次,也不值幾年薪水吧!

人要有自知之明,台灣俗話說:「沒那個屁股,不要吃那個瀉藥。」套用在我身上,就是便宜車便宜房子。只是再怎麼便宜,也是我辛苦工作好幾年薪水,所以我再度一窮二白。

N年前貝貝初見面,她劈頭第一句話命中紅心:「我上海工作三年,上海買房了,你台北工作三年,有甚麼?」

一句話那麼機車,一句話這麼勵志。現在耳朵響起來,噗通噗通心臟還是劇烈跳動好幾下。生命中貴人不一定都得慈眉善目,忠言逆耳、一語將你刺穿的揪心人,雖然當時恨得牙癢癢的,可是多年後午夜夢回,不得不承認,她是怒萻薩,是真貴人。

貝貝我以後不會再遇到啦,茫茫上海真讓我遇到,倒希望大聲跟她說:「我在蘇州工作三年,有房有車!」

然後小聲一點說:仍然窮得只剩下夢想!

後記:最近實在太忙了,每天1500字老早不知道拋到哪條街了!很久沒寫像這樣的大長篇了,寫得亂糟糟,但寫得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