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星期天的太湖大道上

太湖大道

話說冬天之前,我一向星期天休息不跑步的,因為我一到六肯定每天準時早晨起來跑步,到了星期天就想讓大腿歇息歇。現在冬天了,要每天早上五點離開溫暖被窩,實在是……好需要勇氣。我大概三四天會有一天是被零下低溫打敗的,所以目前我反常,星期天早上我會睡到冬天應該要有的自然醒,然後不管我起得多晚,儘管冬天的太陽已經很亮了,我還是會去跑個步,把前幾天偷懶沒跑的份補回來。

今天,星期天,我睡完懶覺起來,已經八點多了,跑步洗澡穿衣,隨便弄一弄一不小心,十點多了。沒有行程,邊套牛仔褲我邊猶䂊:乾脆就在宿舍飽腹算了?反正沒行程,宿舍用餐美味又實惠,不過我的猶䂊只有三十秒,馬上下定決心:不破壞假日從來沒有在宿舍用膳的老規距,這個「潛規則」雖然沒甚麼大不了,但就因為沒甚麼大不了,又何必違背呢!所以我背包收拾好,手機導航設定老地方,開車直奔石路。

開車跟坐公車真的差了好多個好多!以往無數個星期天中午,尚無車,我十一點出門,走到公交車站,等332路,坐上搖搖晃晃到了石路,至少也快十二點半了,要一個半小時。開車出門,依照百度地圖貼心導航,它說只要17分鐘,實際開車到目的地石路下車,差不多是十一點半。所以開車跟坐公車比起來,整整快了一個小時!

我特喜歡做這種比較,潛意識一直催眠自己:元氣大傷買車,值得,值得,非常值得。

吃完午飯,一如往常在石路壓壓馬路,一如往常閒晃到星巴克咖啡館。打開門,服務員很有禮貌很熱情的招呼,但我並沒有停留在櫃台,在店裡巡了一回,人很多,沒有很適合一個人輕鬆坐下不被打擾的空位,所以我繞了出去。

還是走石路街道上。有一年時間常常在這裡走,親眼看著它拆遷拓寛馬路,忍受它建地鐵時公交車必須繞道的很不方便,到現在,條條大道變寛敞了,地鐵蓋好了,車還是很多,人還是很多,而我,不再是坐公交車來的,我的車子停在石路購物停車場。

沒閉上眼睛,周遭來來往往的人事物其實都跟我沒有關係,有個人的眼睛鼻子嘴巴,在我面前依稀越來越清晰,眼眶突然一陣溫熱,每次像這樣一個人走在街上,此情此景,特別容易懷念……

春夏秋冬過去了,還是一個人走在石路,該如何是好?

終究沒有一如往常在星巴克停留。以前是因為來一趟很麻煩,於是非得在這停下來做些甚麼。現在開車太方便了,瀟灑的來,瀟灑的走,星巴克拜拜,打算回宿舍窩著,寫點東西。

開車上太湖大道。

上次回台灣,因為大陸有車了,台灣的車重要性瞬間大減,於是我把原來裝在台灣車子里的小米車載充電器和USB帶來蘇州,USB裡面的歌曲更新了下,一整張汪峰2011年北京演唱會的歌曲全都灌進去。

太湖大道上,道路寛,車子少,沒有很討厭、會扣你分、但又得乖乖仔細注意的紅綠燈,所以我唯一要隨時切記的是:時速控制在80以下,不然一不小心隨隨便便一個小恍神,指針刻度悄悄就滑過90,哈哈。

時速控制好,剩下來的,就是把車內音樂開很大聲超大聲,享受一個人的小天地,享受疾風而行的痛快,享受震耳欲聾的搖滾:

「當大地鋪滿了悲泣的落葉
當杜鵑花化作遠空的霧靄
祝福我吧我最思念的親人
那就是我向你告別的身影」

汪峰這首《光明》,狂放瀟灑,百分之一萬的切入我在太湖大道飇駛的心情,所以本來應該在朝紅路下高架,激昂的我沒有轉方向盤,輕輕加踩油門,繼續往前邁進……

哥哥曾經不解問我,怎麼會這樣喜歡開車,我想,開車之於我最重要的就是這種完全的密閉搖滾小空間吧!我的耳朵有宿疾,不能使用耳塞式耳機,也不能使用密罩式耳機,所以我一直都是用後掛式耳機,即使如此,也不能用耳機聽很久的音樂,耳朵很痛,一般在宿舍或是房間,我也不能使用音箱將音樂開很大聲,會吵到別人,因此唯一能讓我最貼近搖滾的位置,就是開車了,特別是在沒有紅綠燈的高速道路上。所以在台灣,我一路從高雄飇到台中,在大陸,我一路從蘇州飇到鹽城,高速上好幾個小時我也不覺得累,反而很痛快。

一台車,我不在乎它自動打擋會頓住、不在乎它換檔有異響、不在乎它低檔堵車比較容易小暴衝,只要在車內我可以好好聽首搖滾歌曲,我就能享受開車的快感。

後來在太湖大道上,我一直開到了科技城,才依依不捨調頭回車,等到駛進廠區大門,《光明》我已經反覆聽好幾遍了:

「也許征程的迷惘會會扯碎我的手臂
可我相信未來會給我一雙夢想的翅膀
雖然挫折的創傷已讓我寸步難行
可我堅信光明就在遠方」

繼續前進!繼續搖滾!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