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房有車之新家落成




樓盤模型圖

每次開車經過婁江快速道路,我都必須考驗自己的駕駛技術,將目光轉向右後方不遠處,那裡有個樓盤蓋好了,如同所有新蓋好的樓盤一樣,它喜氣洋洋在身上披條紅帶子,上面驕傲印著幾個大字:「地鐵口精裝准現房」。

那是我明年起下半輩子的永久居住地,妄想夢想理想的所在之地。從我第二次踏上這塊大陸,帶著滿身累累的傷㾗、懷著無法忘卻的思念,每一天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只要想到自己念書工作這邊多年,孑然一身窩居在工廠宿舍某個小角落,常常我這麼感嘆:難道不該有個家?

住宿舍有個無敵好處,公司包吃包住包裝修包洗衣,生活上許許多多的跳蚤麻煩事,公司都包了。這個方便表面上看起來很無敵,骨子裡卻是來自於一個雙方迫於無奈的原因:派駐外地工作。法令規定,每次搭飛機回到這個地方,我都要到去公安局備案登記,《臨時住宿登記表》(俗稱暫住證)證明我住公司宿舍,是當局掌握我這個外來潛在危險分子的方式。

外派蘇州不久之後,新區園區相城吳中,很快我大致上瞭解蘇州每一個區塊。那時候跟當地同事聊天,我表示想在相城買個房子落腳,因為相城便宜,同事聽了連忙勸阻:蘇州最好的地方就在園區,買房就要買在園區,無論在哪一個偏僻的角落,園區就是園區。

有中央空調的客廳

有一次到科技城拜訪招商局,新區的行政機關包括稅局都搬到這裡,算是新區重點開發的地方,還特地造了個有軌電車,官員們想當然爾大力促銷自己的地盤,說甚麼會投入好幾個億發展這個版塊,買房就該買在這裡,可是我發現有些官員自己房子還是買在園區。關於此事我特地寫了篇文章《很辛酸的有房有車》,大意是台北和上海的房子十年前貴、現在很貴、以後還會更貴,價格不會騙人,將這套我自己發明的理論應用在蘇州,結論還是同事的那句話:「園區就是園區。」

我生肖屬馬,算命的說我是匹不停奔跑的馬。第一次登陸跌跌撞撞的,回到台灣我沈潛了好一段時間,第二次登陸仍然是跌跌撞撞,可是剛在台灣背了兩條貸款,一瞬間有房有車的感覺就是輕飄飄,打滾這麼多年第一次成為有產階級。辛酸的是,我的房我的車都在台灣,而我這個主人在大陸工作生活,兩個月返台一個星期才能從父母的手中接手,真正享受到有產階級的滋味。

這個財產和主人分離的遺憾,隨著我在大陸的越久,越來越強烈,命運的大風吹將我吹到蘇州這個江南首善之地,工作上已經穩定下來了,不可能再回到台灣,於是,我我開始思考在蘇州安居樂業的可能性,這個在一年前還是遙不可及的夢想,慢慢地,慢慢地,在晚上八點下班、星期六上半天班、兩個月返回台灣一個星期的節奏之中,我感覺這個「遙不可及」的距離越來越近。

一時衝動在蘇州買車之後,斷斷續續我開始在蘇州各地看房。園區鳯凰城很尊貴,那時我所得稅繳納紀錄未滿一年,無法商貸,但這其實只是給房仲的藉口,因為就算能商貸我根本就付不起首付。新區新港名墅離公司很近,每平方米的價格和靄可親,搜房網上照片和推薦語看起來甚麼都好,實際去看房之後謝謝再連絡,連表示不好意思的藉口都免了。

我在台灣的車是二手老車,每半年要驗車一次的那種。我在台灣的房地段極佳,前有公園後有小河加油站屈臣氏家樂福醫院小學都在不遠處,隣居都是千萬以上的極品豪宅,可我是在裡面角落的二手老公寓房,當初是出租房,空了一段時間沒人住,年久失修,屋子里連門都沒有!所以年邁業主當作是做功德拋售,而我眼光銳利撿了大便宜買下,交房隔周老闆將我外派大陸,我只好留下一個連門都沒有的房子,後來是我家人趕在年前把房子裝修好,自己動手做,牆是全部重新粉刷,廚房地板是一塊一塊破爛磁磚打掉、買來新的磁磚一塊一塊鋪上。春節過年我返台休假,全家一起在裝修好的客廳吃年夜飯,從小家境不好,那天是十幾年來,第一次在自己的房子吃年夜飯,李家一口子再也不是無殼蝸牛。

陽台在主臥

屌絲如我,來自台灣,雖然號稱在老家有房有車,但如前所述,其實只是老房老車,登陸之後每次拜拜我都有個卑微請求,熱烈地盼望著哪天在大陸也能有房有車,不求好不求多,跟台灣一樣的二手老房老車就好了。我常感慨好不容易買了房,卻是給父母住,而退休金卻竟然分不到半毛錢,媽媽說這是做功德。

相信因緣果報。上一段感情坎呵、下一段感情就會圓滿,上個地方被虧欠了,下個地方菩薩冥冥之中自有福報。從來沒有想過,我竟然能在大陸買新車,從來沒有想過,我竟然能在蘇州園區買房,而且是剛造好的新房,精裝修好的,年前拎包入住,地段我很滿意,附近是高鐵蘇州園區站,十分鐘車程到圓融時代廣場,開車上婁江快速道路很方便,半小時之內到公司,所有我想要的,都在那個新家。

現在想想,當初招商局官員說的很對,最好是找到另一半了,一起討論,再考慮在哪買房,買房是大事,切勿急躁,過來人的話應該常常放在心裡。

2015年春節過年之前,要去台南南鯤鯓拜拜還神明錢。這三年來,每年過年我到南鯤鯓拜拜,跟神明借發財錢,每次都是第一笅聖笅,神明借給我最高額度的錢,第一年,我在台灣買房買車了,第二年,我在大陸買新車了,第三年,我在大陸買房了。

是一個時代的結束,也是一個時代的開始,菩薩保佑。

有飄窗的次臥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有房有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