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溫暖檳榔攤的大黑狗




最近,有兩個字常常找上我:離題。

我寫文章就是很容易會離題。常常我有什麼靈感,不放過,我隨手把它記在手機備忘錄裡。等到我有時間了,看看手機裡面的清單,打開電腦、坐定位,準備給文章靈感一個野蠻生長的機會。

然後,就開始離題。

我的靈感清單裡面,寫的是檳榔攤的大黑狗。我就想說,要寫檳榔攤,當然就要先交待一下它跟我的關係。有了檳榔攤,檳榔攤的大黑狗才有出場的舞台!

沒想到,這麼一個小離題,就真的自己野蠻生長,成為一篇獨立的文章。

這篇文章就是:小溫暖檳榔攤,有一千字的水準!

不小心離題 都可以有一千字的規模,我到底是該高興、還是悲哀呀。

好,不離題,文章的主角是大黑狗。

這隻大黑狗,是檳榔攤老板養的,一直穩穩的趴在檳榔攤附近的人行道上,有點像是檳榔攤的吉祥物。

我每天早上上班,經過檳榔攤,可以看到牠,中午拿便當,可以看到牠,傍晚下班走出大樓,有時候也會看到牠。

公司的同事,每天見幾次面,即使都沒有說話,但是擦肩而過匆匆一瞥,看久了,對於這個人的氣質風度,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印象。

人如此,狗也是如此。這隻檳榔攤的大黑狗,毛很短,但黑的發亮,不算高,但是粗壯、結實。外表乍看之下,很有氣勢,不過看一次、看兩次、看三次,我就把牠給看透了,對於這隻狗的氣質風度,心裡有個底。

簡單講,大黑狗的氣質就是:沉默寡言、一副老成樣、總是趴著、很懶、眼神有點呆滯⋯⋯

哈哈,一次把大黑狗的壞話給講完。

每次和大黑狗擦肩而過,我總是會好奇、面帶微笑的看大黑狗幾眼。但是,大黑狗從來沒有正眼看我一次。我從很遠的地方走近檳榔攤,看大黑狗跟其他客戶、或者是主人,也很少有互動。牠很習慣就找個地方靜靜的趴著,然後一動也不動了。大黑狗的眼神,總是失焦在前方大概一公尺的地方。我合理的懷疑,大黑狗的世界裡面,到底都裝了些什麼呀!

找個好地方,趴著⋯趴著⋯趴著⋯趴著⋯

有一次,可能是一兩個月來唯一的一次,大黑狗終於有點創意了。

還記得那是一個大熱天的早晨,我跟往常一樣,快走到公司了,在檳榔攤跟老板喊了一下訂便當,然後繼續往前走,很順便的瞄了旁邊的大黑狗一眼:

哇靠!

大黑狗在幹嘛,牠四腳朝天,背部貼地,四隻腳不停的揮擺,整隻狗跟溺水了一樣,不停的在掙扎。大黑狗的臉上,第一次有了表情,而且那表情,還是標準的漫畫誇張表情,整個臉扭曲,扭曲之後就定格了。

我很快的明白一件事:大黑狗不是溺水 只是身上有虱子在叮咬,牠在靠地搔癢,就是這樣而已。

看著大黑狗臉上扭曲的表情,我開心了,誰叫你平常正眼也不看我一眼,我跟你沒有感情基礎,我才不可能幫你什麼忙呢。

雖然說,我其實也幫不上什麼忙,我總不可能很有愛的、還幫大黑狗搔癢!

要說幫忙搔癢,最應該幫忙的是檳榔攤的老板,畢竟是老板養的狗。不過我來來去去這麼久了,大黑狗總是趴在檳榔攤附近,還沒看過老板、老板娘跟大黑狗有什麼互動。

這一點,其實才是我想寫這篇文章的靈感關鍵。我喜歡大黑狗這個題材,不是因為大黑狗本身,而是大黑狗被飼養的方式。

一句話:很省心。

我看出來了,大黑狗完全是以一隻野狗的方式被飼養。老板、老板娘,不用管牠要幹嘛,不用幫牠清理狗大便,不用狗狗美容、不用狗狗健診。

要我說,養狗就應該是這樣痛痛快快的。

以前我們家裡,也有養一隻小土狗。就是把牠放牛吃草在庭院裡,不準牠進家門。牠可以跑出去自行遛噠、拜訪其它的狗同伴,只要知道回來就好了。牠也可以自行覓食,找不到吃的,也沒關係,我們每餐的剩菜剩飯,都是留給牠的。

我在大城市裡面工作生活,這年頭,很少看到有人這樣養狗了。比較常看到的,是被嬌生慣養的名貴狗,備受主人呵護。養隻狗,養得看起來就很累,不是看到狗累,是看到主人養狗的方式很累。

相較之下,每天看大黑狗就很輕鬆自在。

明天早上上班,再來看看大黑狗吧!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閒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