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點的咖啡館




咖啡館

我上班的路線:明峰街、中興路、工建路。

每個工作天,早上、下午,我進行兩點一線的例行公式,兩個點:公司跟住屋,一線,就是那三條路組成的一條線。這條線上,有屈臣氏、HANG TANG,有麵包坊、有賣鹹酥鷄和大塊鷄排,我都有買過,下班順便解決民生問題,很方便。

在我住的汐止這個地帶,跟大台北周邊的每個地方一樣,很熱鬧、有活力。不過對我來說,熱鬧跟活力都以我上班的兩點一線為限。從來沒有想過,應該走出這個框框,去探險,以一樣野狗的活力跟一隻野貓的犀利,看看平常起居的地方,幾百米周遭還有些什麼東西。

星期六的時候,我會坐藍36公車轉捷運,到南港的一家伯朗咖啡館。那裡有無線網路、大沙發跟有質感的桌感,還有插頭可以保證筆電的續航力。

轉車很麻煩,但是我嚮往在咖啡館裡,空氣中到處活躍的八卦耳語,和隱身在這八卦耳語旁邊,靜靜的在角落上網打字的舒服。

昨天,我有包裏要寄回家。於是在兩點一線中間,我走岔路,從中興路右轉福德路到郵局。包裏托寄後,走出郵局,對面是一間黑白色相間、造型俐落的建築物,在一排四五樓高度的樓房中,它很顯眼的只有兩層樓的高度。

不跟俗的高度和簡潔的黑白,是在跟我打招呼,以一種讓人不能拒絶的姿態。

門窗的商品目錄,有圖有真相,是一家有簡餐、有冷熱飲的綜合咖啡館,24小時,還有一行字很顯眼:免費的WIFI上網。

這⋯⋯不就是我最喜歡的大城市中、一個可以棲息安身的角落。

晚上回家,跑步、洗澡,然後我帶著筆電甜蜜赴約,跟趕赴約會一樣的開心。

樓上有個隱密的和室間,深楬色的木質地板、和室方型桌、有點厚度的坐墊。我雙腳在桌子下伸直、或者是盤坐,很舒服的跟我的筆電一直待到凌晨三點。

一大杯冰咖啡、續杯一次,另外還點了一個無骨鹹酥鷄。

很值得為文紀念的一間咖啡館、很值得永遠記得的一個夜晚。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閒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