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伯特鱒魚五重奏第一樂章聆聽札記




舒伯特

波蘭鋼琴家魯賓斯坦,在聽到現場演奏舒伯特的一首弦樂五重奏後,向友人表示,要以其中的慢版樂章作為其葬禮之音樂,後來魯賓斯坦過世時,其友人便以該慢版樂章為他送行。這首C大調弦樂五重奏,是舒伯特晚期的作品,我現在想要寫的,是他早期的作品,也是他最為人所知的鋼琴五重奏–「鱒魚」。會想要以魯賓斯坦的故事作為開場白,是因為我第一次買舒伯特的專輯時,CD背面的文案就提到了這個故事,已經是很多年以前了,可是只要一想到舒伯特,我還是會想到這個故事,因此為文以作紀念。

世人稱舒伯特為「歌曲之王」,因其作品以藝術歌曲為主,或者是以歌曲絃律改編之室內樂作品,固然因其從小參加唱詩班薰陶所致,一部分原因,也是舒伯特多半應朋友之邀,寫作聚會演奏之曲目。舒伯特有許多藝術家朋友,經常一起彈琴唱歌作樂,有人稱之為「舒伯特黨」,友人為其作畫,留下許舒伯特的肖像,如同肖像裡所呈現的,舒伯特不高,矮胖身材,總是戴著一副小而可愛的近視眼鏡,友人暱稱其為「小香菇」,在我大學的時候,每學期超修,每天很認真的唸書,台北愛樂電台一路陪伴我走過這一段日子,其中我最喜歡周一到周五,聲樂家Zoe所主持的「室內閒話」,感覺Zoi很喜歡舒伯特,每當她在介紹舒伯特的曲目時,會帶著喜愛之情以「小香菇」稱呼之。時遷日移,我已經好久沒有聽愛樂電台了,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這個節目。

舒伯特內向而敏感,其與樂聖貝多芬相遇的情景,很能表現其個性。十分崇拜貝多芬的舒伯特,在西元1922年,當時五十二歲的貝多芬,已經完全聽不見了,必須靠紙筆與人溝通,舒伯特寫了一首鋼琴四手聯彈「變奏曲」,透過出版商的介紹,想要獻給貝多芬。兩人見面的場景,據貝多芬秘書的回憶描述,舒伯特緊張的手足無措,貝多芬示意其以紙筆溝通,舒伯特無法好好的書寫,手像癱瘓了似的,貝多芬指出其作品有待改進之處,舒伯特立即奪門而出,不斷責怪自己,再也不敢見貝多芬了。但其實之後貝多芬的秘書辛德勒表示:「貝多芬很遺憾未能早一點認識舒伯特。」西元1827年,貝多芬逝世,舒伯特為其護靈送行,隔年西元1828年,舒伯特也病逝了,友人依其所願,遺體葬在貝多芬墓園不遠處,到了西元1888年,貝多芬與舒伯特的遺骸,一同遷葬於維也納的中央公墓。

舒伯特一生創作了多達六百多首的藝術歌曲,其較為人知的室內樂作品如「死與少女」及「鱒魚」,皆取材於先前已創作之歌曲弦律,予以發揮擴展,「死與少女」內斂深沈,相較之下,「鱒魚」則是明朗輕快,洋溢著歡欣之情,因此受到很多人的喜愛。

西元1817年夏天,22歲的舒伯特與男中音福格爾受邀,一同前往福格爾的故鄉奧地利北部的施泰爾小城演出,舒伯特在這裡遇到一位礦場經理,因其喜歡業餘演奏大提琴,便請託舒伯特為其譜曲,,施泰爾位於阿爾卑斯山區,林木蔥蘢,清澈的溪流可見魚群游蕩其間,舒伯特便在此夏日原野中,完成這一首鋼琴五重奏。

舒伯特最為人所知的鋼琴五重奏--「鱒魚」

一般鋼琴五重奏,在編制上為鋼琴、大提琴、中提琴,和兩把小提琴,舒伯特這首五重奏,僅使用一把小提琴,另外再加入一把低音大提琴,之所以這麼做,也許是因為其與友人安排演出此曲的聚會裡,有一位是低音大提琴的演奏者,但也因如此編制之故,使得此曲低音部更為完整,節奏更為明快,這也符合舒伯特作品以詩歌入樂的風格。另外還值得一提的,五重奏大多為四個樂章,舒伯特這首A大調鋼琴五重奏,有五個樂章,其中第四樂章副標題為「鱒魚」,其旋律取材自舒伯特先前所創作的歌曲「鱒魚」,後人便習慣以「鱒魚」稱呼這首音樂作品。

第一樂章 Allegro Vivace 甚快版 奏鳴曲式

提琴樂器很有默契,以短暫而整齊劃一的聲響開始了這個樂章,緊接鋼琴以一小段的琵琶導奏出場,餘音不絕中,小提琴慎重沈穩的,奏出安詳愉悅的第一主題,低音提琴亦步亦趨的對位跟進,鋼琴帶點距離感的在樂句快結束時,一樣以琵琶弦音收尾,同樣的樂句以不同的調性進行,彼此越來越熟悉,鋼琴開始嘗試在樂句進行中對位,中提琴轉而負責主題旋律,小提琴則試著扮演鋼琴的角色,以琵琶弦音收尾,培養了默契之後,樂句力道開始加強,低音部也漸漸明顯,節奏越來越快,在一次果決的齊奏之後,確定彼此的定位,小提琴開始以較快的速度完整的訴說第一主題,中提琴持續穩定的以三連音伴奏,鋼琴加入低音於琵琶弦音後,也開始發展出變奏,在小提琴結束主題後,鋼琴接著以自己帶點花俏的裝飾,進行第一主題,鋼琴結束後,彼此再也不拘泥,隨興所致的發揮樂句,或是連續的上升下降音型,或是一前一後的旋律進行,在小提琴與其他提琴共同應和對答,演奏柔和的第一主題後,提琴樂器停下來,改由鋼琴以主角的身份,旁若無人,很有自信的彈出輕快明朗的第二主題樂句,三連音像是跳著舞步般的歡喜,結束後,小提琴像是認同似的,也開始演奏第二主題,接著低音提琴也開始嘗試主奏旋律,但緩慢的步調令人分不清楚是第一主題還是第二主題,高音提琴融入旋律,弦樂器齊奏,節奏越來越短促,鋼琴稱職的以連綴不斷的裝飾音伴奏,在高亢的氣氛中,結束第一樂章的呈示部。

在發展部中,舒伯特以幾乎重現的方式,嚴謹的再一次演繹呈示部的第一主題及第二主題,接著在其他提琴附點音符的伴奏下,小提琴以接近樂章一開始緩慢的速度,擷取第一主題前面的旋律,穩定的奏出此樂章未曾有的四分音符樂句,一連四小節,小提琴之後改為鋼琴,鋼琴之後改為低音大提琴,在一陣追逐後,小提琴以極強的力道,渾厚的再一次演奏此一樂句,鋼琴不甘示弱,予以變奏演繹,小提琴亦以自己的方式變化樂句,在鋼琴與小提琴一唱一答及低音提琴間斷的撥奏中,突然間弦樂器一聲齊奏,結束了發展部。

最後再現部中,鋼琴與弦樂器極富默契,以稍快的速度再回味了一次此樂章主題,在急促的尾奏下,第一樂章成功而令人難忘的結束。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古典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