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芬《月光奏鳴曲》




貝多芬

貝多芬的升c小調第十四鋼琴奏鳴曲,第一樂章一開始,鋼琴彈奏出四小節十六個連綴不斷的三連音,每個聽到這段音樂的人,都不由得屏息凝神,被樂曲所鋪陳出的神秘氣氛所渲染,寧靜深邃的大海,月亮剛從海平面升起,一剎那間,皎潔的月光灑滿整個海面,每個人都知道,這首曲子就叫做——《月光奏鳴曲》。

我在聆聽的時候,也許是既有的印像,腦海中一開始浮現的,也是海上明月的情景,但是過了不久,有一句話從我的心中響起:「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

寫這句話的人,是中國歷史上人生歷程最為豐富的宰相:諸葛亮。

「臣本布衣,躬耕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

諸葛亮三歲的時候母親病逝,八歲喪父,他和弟弟投靠叔父諸葛玄,但是亂世生存不易,後來叔父也過世了。諸葛亮再次帶著弟弟,到荊州投靠劉表,17歲的時候,開始在南陽草廬晴耕雨讀,直到十年後,劉備三顧茅廬。

在這十年的晴耕雨讀,一定要有堅強的意志、堅定的信念,才能夠持續不斷的砥礪自己的心智,臥龍沉濳,韜光養晦。就像《月光奏鳴曲》裡似乎從不間斷的三連音,以堅毅不移的步伐,帶領著樂曲不斷的向前進。

在四小節十六個連綴不斷的三連音作為引子之後,緊接著開展的第一主題和第二主題,都不是完整的旋律樂段,更像是一個突然躍起的音符,出現後馬上又消失了,隱沒在持續進行的三連音中,幾個三連音之後,出現了之前音符的回響,同樣也是稍縱即逝,出現後又馬上消失,隱沒在持續進行的三連音中。於是乎,黑夜中隱約閃爍的稀微的星光,便構成了第一樂章的主題呈示部。

「亮躬耕隴畝,好為《梁父吟》,每自比於管仲、樂毅,時人莫之許也。」

亂世裡群雄並起,每一個有理想有抱負有才幹的人,都想要匡正時代。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躍然舞台的機遇,什麼時候機遇才會降臨,在那十年的躬耕隴畝中,諸葛亮等待著的,就是黑夜中隱約閃爍的稀微星光。

我聽的這個第一樂章的版本,時間長度是6分37秒。隨著樂曲開展部的進行,在2分57秒的時候,三連音悄然而止,隨之而來的是一個又一個旋律線拉長的樂句,時間約一分鐘,整個第一樂章中,除了最後結束的時候之外,只有這裡沒有三連音。

平靜的海面泛起漣漪。

「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顧臣於草廬之中,受任於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爾來二十有一年矣。」

諸葛亮26歲離開南陽草廬,在這之後的近三十年間,沒有再回到過南陽草廬,半生戎馬。

開展部之後的再現部,樂曲又回到那熟悉的三連音、第一主題、第二主題,仿佛又看到,那月亮剛從海平面升起的那一剎那,皎潔的月光灑滿整個海面,只是滄海明月已不復返,終究是要回到現實的,樂曲最後回到中間那一段沒有三連音的旋律線,無限的拉長,慢慢地消失而結束。

在諸葛亮鞠躬盡瘁、鐵馬金戈的後半生中,是否有數不清的夜晚,於月光下獨行,看到黑夜中隱約閃爍的稀微星光,想起在南陽草廬那十年間,晴耕雨讀的歲月。

星落秋風五丈原。

前出師表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古典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