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柴可夫斯基《第一號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由法國號所帶出的降b小調開場白,狂風吹起、氣勢磅礡,接下來鋼琴和提琴樂器奮力地開展,打開了垂天之門,放眼望去是金碧耀眼的宮殿,極其燦爛、極其輝煌,如同李白的詩句所描繪的:「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返。」短短的幾分鐘,如此簡單的旋律,自從它19世紀首演以來,在世界上每個有音樂廳的角落,一再地帶給聽眾震撼。

比較可惜的是,這個第一樂章的長度有23分鐘,但是這一段旋律,除了一開始奔放了五分鐘之後,沒有再出現過。開展部、再現部,在每一個小樂段結束之後,我總是期待著法國號再次響起,驚濤裂浪,再一次卷起千堆雪。但是,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浪漫樂派、國民樂派,都是如此嗎?這個樂段如果到了貝多芬手中,是不是能夠稍加修改,結構嚴謹地、不斷推陳出新地,一次又一次帶來驚喜。

貝多芬會怎麼改不知道,但柴可夫斯基本人,一定是不同意任何人予以修改。因為他自己寫完這首協奏曲,獻給當時莫斯科音樂學院的院長:鋼琴家魯賓斯坦,結果被批評的一無是處,還建議柴可夫斯基拿回去全部修改,不然,他是不會彈奏這首曲子的,柴可夫斯基的回應:「我任何一個音符也不修改。」

的確是任何音符都不用修改,因為後來,柴可夫斯基將這首曲子拿到美國波士頓首演,在波士頓、紐約、在後來的莫斯科,都引起廣大回響,深受世人喜愛,直到如今。

後記:根據歷史考證,柴可夫斯基應該有改動過此曲,現在聽到的,並非原始初稿。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古典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