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日文戰鬥史-電動篇




任天堂的《三國志》

小時候打日本任天堂RPG,按下「START」鍵,出現的第一個畫面,往往是日文五十音圖,上面是像草書的平假名,下面是像注音的片假名。當時的我,根本不知道每一個字該怎麼唸,只能隨便挑幾個看起來順眼的,拼湊出遊戲中主角的姓名。

那個年代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打電動很簡單,就是打電視遊樂器,而這方面是日本的天下。

所以現在想想,覺得自己也是很天才,中小學,沒一個日文看得懂,但我在任天堂的《三國志》裡,曾經用董卓統一天下,也嘗試過西涼馬騰反攻中原!後來升級到SEGA,動作遊戲音速小子就不用說了,純粹鍛練我的反射神經,不過除了音速小子之外,我還憑著一本厚厚的電玩全攻略,一句一翻地參考,硬是全破了《光明與黑暗續戰篇》。

高中時期家裡有電腦,當時有很多不錯的國產RPG,像是《失落的封印》、《炎龍騎士團》、《軒轅劍》等,雖然看不懂,但是從那時候開始,對於日文就有莫名的喜愛。

大學延畢那一年,擠出早該騰出的時間,開啓日語學習的偉大航線:あいうえお~~~。我純粹自學,所以剛開始接觸的,當然是書店看到置入性行銷最強大的雜誌類:「EZ JAPAN、地球村、階梯」,忍不住我花了幾百大洋,買幾本雜誌之後,感覺自己終於進入日語的世界,但同時,也感覺自己在那個世界迷了路。

於是,我敲開批批踼日文版的大門,按「/」關鍵字搜尋,按「z」潛入菁華區,終於,我挖到了最適合我的學習寶典:「現代日語文的口語文法」(蔡茂豐)。

進入狀況之後,聽和說方面很講究實戰經驗,學不好也是很合理的,不過至少就閱讀理解而言,我覺得學日文真是太親切了。只要第一階段把五十音當作九九乘法表摸熟,第二階段掌握麻煩的動詞變化形(還有形容詞!),日文就已經上手了。因為單字裡約有1/3是漢字(不負責任統計),而且漢字讀音會讓所有懂中文的人心情愉悅,另外1/3是英文片假名(同樣是不負責任統計),對於從小學英語的人而言,很容易就記住了。

如果說語言文字裡,暗藏民族歷史和性格,那麼有點混血兒的日語,說出了日本很容易接收外來文化,並且事實上受到很大的影響。

經過延畢一年的自我修練,我再也不是日文苦手,雖然把我丟到日本的便利商店,我馬上陣亡,但只要一本字典在手,至少讀小說、看漫畫、打電動這些不需要用到嘴巴耳朵的活動,我已經進入狀況了。

當兵一年多是甜美的豐收。一方面,我事先將日文單字抄寫在成功筆記本上,抓住苦悶歲月裡的零碎時間,打混摸魚幹點正經事,例如一邊擦槍一邊背日文單字,另一方面,寶貴的休假時間,回到家除了吃飯洗澡睡覺,基本上睜開眼睛兩件事,打電動和看日劇。

說到打電動,儘管次世代主機超任和Saturn早已淹没台灣(應該是超任比較多),我仍然停留在紅白機和SEGA的時代,更正確地說,高中時沉迷於電腦遊戲,大學時專心當個書呆子,我已經好幾年沒打過電動了。

被太七的經典開場和配樂給震憾到了

大學畢業那個暑假,實在沒什麼事做,偶然間我跟弟弟跑電腦模擬機,重溫小時候哥倆好的任天堂遊戲,像是《熱血躲避球》和《熱血進行曲》之類的,於是我想起來有打電動這麼一回事,不經意間爬到批踼踼PS2版,看到當時熱烈討論的遊戲。那天下午,我便拉著弟弟跑到家裡附近的電動店,那種投十塊可以打半個小時、現在看起來很奇葩的店,我們哥倆一起被太七的經典開場和配樂給震憾到了,沒隔幾天,我入手PS2主機一台,在個人電動史上,從任天堂SEGA直接跳PS2,等於是犒賞自己,迎接即將到來的黑暗國軍,那時跟店家拗了兩張遊戲片:真三國無雙4和太七國際版。

沒錯,是太七國際版,那時候不敢直接拼日文版,怕結果又要買一本厚厚的攻略手冊(但我很快就發現巴哈姆特是好朋友,什麼攻略都不缺,打死所有的電玩攻略出版社)

那個暑假,還沒入伍之前,我日夜趕工爽破了太七,中間有空檔就廝殺三國無雙,廝殺中有些過場日文,夾雜大量漢字,我看得沒有多大障礙,這個給我很大的信心,後來在當兵休假期間,我陸續破了好幾款PS2遊戲,其中包括RPG名作太十和勇八,全程日文進行,不懂的生字就查字典,寫在小筆記本裡,回軍營有時間就拿出來偷瞄偷背。

就這樣,小時候的夢想達陣,打日本遊戲,RPG,在看得懂日文的情況下。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