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左營到台北的夜班車:《銀座杏子日式豬排》

台北車站大廳

我是高雄人,從小在高雄打滾,一直到高中畢業之後,大學我考到台北,離開這個俗稱「打狗」的家鄉。

在台灣長大,常常能聽到「台北是首善之都」這句話,字裡行間折射出台北的高貴。也許台北人自己沒感覺,但是對於諸多非台北人,特別是跟南部長大的孩子,台灣這塊島嶼,東西南北雖然分成很多鄉市鎮,實際上卻只有兩個區別:台北和非台北。

為了唸大學,我走過左營熟悉的舊火車站天橋,半夜十一點零八分,坐上復興號老火車,票面上寫著:隔天清晨六點抵達台北,到現在,我還能回憶起那天晚上復興號登碌碌的聲響。

舊左營站火車站的結構很簡單,只有一個正對勝利路的大門,左邊是厠所,右邊是機車寄送商店,進去大廳西側是售票處,中間是幾排清一色藍色的休息座椅,東側是小販賣店,剪票出去是1A月台,跨過天橋就是2A月台,北上的乘客如我,就是在2A月台上車。

年邁的奶奶堅持來送我,記得那天晚上下大雨,澕啦啦的雨水淋在車窗上,我看著月台上奶奶撐著傘,很擔心她是否會淋到雨。

多年以後,直至今日,只要一想到「火車站送別」這個詞,我都會想到那時候的奶奶。

《銀座杏子日式豬排》台北微風店

幾個小時車程,在CD隨身聽的一路陪伴,朦朧月色中穿越過雲嘉南平原和苗新桃山谷,我抵達終點站台北。

1997年,初次北上,台北火車站是個壯觀不已的迷宮。我如同小學生,胡亂走好了幾回,大約有十幾分鐘,終於定位了東西南北各三個門,中間是大廳售票處,左營火車站根本無法比擬的宏大。

大學時候台北捷運剛陸續通車,高鐵還沒有個影子,台北車站之於我,只是寒暑假回高雄時候的一個站點,從學校坐公車到火車站,買好票,如果想吃東西,會到附近的南陽補習街覓食,可能是胡亂吃的炒米粉,也可能飽食一頓的羊肉燴飯,記憶中有一段時間台北火車站為外勞活動據點,想吃飯,根本不會想到在車站裡晃。

畢業後回南部當兵,離開八年的台北大學生涯,生活重心回到老家高雄,台北對我而言,仍然是繁華發展的地方,我只是暫時離開而已,一直到快兩年後退伍,我返回台北。

2007年高鐵通車,伴隨著高鐵建設,在我的眼裡看來,彷彿是一夜之間,新左營車站驟然矗立於老家蓮池潭旁邊,現代化最新形式的建物,高鐵火車捷運三鐵共構的概念,緃然比不上台北火車站檔次,但已輕鬆將多年市中心的老高雄火車站秒殺,其實只在不遠處的舊左營站,一直讓我有點疑惑地依然健在,只是我退伍化就沒再進去過,另外,沿線火車地下化的施工仍在進行,也許又在一夜之間,再也看不到馬路上的火車柵欄了。

《銀座杏子日式豬排》菜單

十年前,一整夜的復興號火車到台北唸書,十年後,90分鐘的高鐵到台北工作,內心懷抱著,同樣是南部小孩對於台北的熱情和夢想。

老家無限好,只是沒發展。不得不承認,台北確實是在台灣工作的首選,論規模、論視野、論際遇、論發展,第二大城市高雄與台北同列兩大直轄市,可是兩者之間的差距,不是僅僅90分鐘的高鐵車程能夠趕得上的。我在台北工作,四大事務所操了三年,紮紮實實把查帳那一套練上手,同樣的四大工作職位雖然台北高雄都有,職稱相同,然而如果純粹以生涯發展作考量,也許大多數剛畢業的學生,都會作出和我相同的選擇吧。

在這段期間,台北車站從三鐵共構的量變,逐漸產生質變。微風美食廣場取代南陽補習街的外攤快食,有了吹冷氣的地下街商場,再也不用到外面大熱天的3C街頭店家,因為自然排擠效應,外勞越來越少,火車站寛闊明亮的大廳走道,常常遇到學生社團席地而坐,或是跳舞練習,或是活動採排。不過我已經算是商務人士,下班時間會到東區信義區逛街聚會,平常除非是回高雄,才會偶爾匆匆經過台北車站,其實就跟以前唸書一樣,台北車站只是我南北旅程中的過渡點。

台北居,大不易。在台北唸書是一回事,在台北工作是另一回事,想要在台北定居,又是遠遠的另外一回事。即使我大學時便把台北當作首選,台北游走十年,最終我還是拎著大包小包,走進台北車站,離開這個繁華的地方,揮一揮衣袖,除了滿滿的回憶,不帶走一片雲彩,種種愛恨情仇留在舊時光裡。

現在我大陸工作,買房安居樂業,剛生出的寶貝女兒贊贊,都已經在蘇州落戶口了。公司正常兩個月有一次返台假,每次返台當然會回到高雄,一個星期扣掉兩頭搭飛機,剩下少得可憐的幾天假期,一大部份時間奔波辦理各項台灣生活瑣事,還有一天要到台北總公司述職。

炸蝦套餐

目前我和台北的連結,便是這短短一天述職之旅,而且可以說是集中在台北車站。我離開台北彼時,板南新店淡水三線形成的雙十字,已經非常便利暢通無阻,而現在,站在捷運車站,面對環狀甚至是蜘蛛狀的路線圖,我感到有點茫然。所以實際上兩三個小時的述職之後,其它時間我大部份待在台北車站,不僅僅因為這裡是必經必待之處,更因為這裡有誠品有美食有商場,所有我台灣大陸待過的旅站,台北車站稱得上是首善之都。

一個人總是吃得簡單。儘管微風美食廣場的店家越來越來,絶大多數我述職時吃同樣一項:大咖哩猪排飯。在大陸,很習慣手機拿起來大眾點評,在台灣,應該有相類似的東西,我從來沒弄清楚過。因為即使台北的捷運持續擴線,高雄的捷運越來越人搭乘,但我最熟的還是蘇州地鐵,畢竟,那裡是我的工作生活重心了。

上一次返台,和在台北工作的弟弟相約台北車站,短暫時間一起吃個飯。我是曾經的老台北人,對於台北早就陌生,弟弟是新興的台北人,所以當然是讓弟弟安排,果然精挑細選了一家好店:《銀座杏子日式豬排》。

對於這家店的第一印象是視野好,台北車站來來去去這麼多年,沒有一次在這樣的小高度俯瞰眺望,遠處是車站寛敞挑高的大廳、還有四方大氣的建築,近處是店內原木典雅的裝璜,搭配精緻古樸的餐具,真是一整個賞心悅目,尚未上菜,心情已經是晴空萬里,擁擠嘈雜的車站,能有這麼一個幽靜怡人的角落,感覺如同商圈鬧區裡的星巴克一般,即使價位偏貴,也是值得。

猪排套餐

除了視野之外,這家店的前菜也是特色。點完菜不久,送上的小開胃蘿蔔絲雖然不多,給人賓至如歸的禮遇感,接下來高麗菜清涼可口,弟弟在旁邊介紹這個可以一直續,並且大推我淋上嫩滑的柚香和風醬,我們邊吃生菜邊聊天。不久之後,缽盆裡面盛著少許白芝麻,跟著一杵小木棍端到眼前,我沒看錯,是提供給客人自己搗碎的,挺有意思!

再聊了一會,炸蝦和猪排套餐登場,我們兄弟倆,便如此正對著台北車站大廳,品嚐和風套餐,聊工作、聊老闆、聊生活、聊另外一半,那天我買的是九點半到左營的高鐵,我們七點開始用餐,吃完套餐之後上甜點,聊到正起勁我突然想到看了一下手錶,赫然發現已經九點十分了,於是急急忙忙結帳,跑去搭高鐵準備回高雄了。

坐在台北車站的高鐵車廂內,我想著和弟弟難得一聚的閒聊,其實高雄家裡有房有車,我本來建議弟弟留在老家發展,何必為了多一點點的薪水,到台北工作受氣,還要支付多很多點的房租呢,弟弟是堅持到台北打拼,一如當時我剛畢業所懷抱的熱情和夢想,從高雄到台北工作的志氣,我希望弟弟能夠有所成就,台北的確是個好地方,值得打拼一番。

十一點多的深夜,天氣晴朗的南台灣,我到達新左營站,媽媽來接我回家。曾經,也是在十一點多的深夜,我在舊左營站搭乘復興號老火車,準備到台北唸大學,那時候下著大雨,奶奶在雨中撐傘為我送行。

如今,奶奶已經不在,不管打哪個電話號碼,也沒辦法再跟奶奶問安,我仰望半屏山再遠眺蓮池潭,這是我從小生長的地方,很想對奶奶說:我在大陸買房子、也在大陸結婚生子了,如果奶奶還健在,我一定會幫奶奶買好機票,接奶奶到蘇州看看我的家。

我和弟弟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