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蘇州重元寺到靈岩寺之間

2015年4月22日,我的寶貝女兒贊贊來到這個世界,為了迎接生命中最重要的第三個女人,我老早幫爸媽買好機票,安排他們五月來蘇州看孫子,同時也幫忙老婆坐月子,到了五月底,他們將回台灣,回去之前有個心願,贊贊出生時體重較輕,滿月了還是相當苗條,大人們總是很焦急,所以想到廟裡燒個香拜拜,祈求萻薩保佑。

他們第一反應,以為身處台灣,每個地方某個角落,總是會有那麼一間大廟或小廟,而老婆第一反應,這裡因為過去種種,民間廟宇非常不多,還是別戈了吧,我的第一反應,是看完馮小剛的《私人訂制》之後,也曾經湊熱鬧去朝聖過的重元寺,畢竟那裡湖景清幽,畢竟那裡,有大陸最高最重的青銅觀音菩薩像。於是隔天早上,我開車載著爸媽,遠赴蘇州最北邊的陽澄湖重元寺,怎料一下車走近大門,媽媽眼尖發現有個售票口,爸爸隨即表示不解:怎麼進寺廟還收門票,一人一票20塊人民幣!最終,我們避開了推銷高香大燭的店鋪,遠離了面善但心態可議的江湖算命仙群,三個台灣人沒進重元寺,就在湖邊風光明媚、可以遠眺寺廟的地方,坐了好長一會,我們認真嚴肅地,討論兩岸之間的文化差異(爸媽:OOXX……)。

沒有親身經歷,很難體會傳說中新生嬰兒的強大!爸媽才回去沒多久,我一個禮拜馬上投降,連忙再幫媽媽訂好機票,六月初,星期天,我又開了一次三個小時長途車,風塵僕僕從蘇州園區趕赴上海浦東,這次看媽媽遠道而來大包小包,想必是有了長期抗戰的準備,不過我再仔細打開一看,裡面主要有三類:奶粉、紙尿布、溼紙巾。話說,如果不是這次超級比一比,我還真無法感受老婆口中所謂的:請國外出差旅遊的同事幫忙帶奶粉、紙巾面紙都有殘留螢光劑、還有那醫院全家便利店買的幫寶適,明明標榜「歐洲進口」,可是連我這個沒有每天換「尿不溼」的懶爸爸,一摸就可以判定和台灣標榜「日本進口」的幫寶適,有著本質上的區別,而且還貴粉多!

總之,老媽子救援成功,我苦哈哈八點下班九點到家之後,終於可以床上躺平好好休息,媽媽這麼辛苦,到了周末,當然要陪老媽去蘇州走走。之前返台休假回高雄老家,我就喜歡和媽去爬山,所以這次我和老婆綜合評估,第一個周末旅遊踏青被選上的地點,就是靈岩寺。

靈岩山風景區

靈岩寺有三好。第一,它座落於小山丘,對於悶在家裡、和贊贊折騰一個星期的媽媽而言,是很好的放輕鬆活動;第二,山丘上有間寺廟,登高禮佛,既健康又營養;第三,其實也是我們仨最關注的焦點,寺廟大門不收過路費,這個考量,當然是有重元寺的前車之鑑。

靈岩寺位於蘇州木瀆,就在著名的香港街邊上,幾次開車去木瀆,經過自然都會瞄一眼,心中很疑惑,這偏僻地方竟然有個風景區,而且還在紅燈區附近(香港街)。所以我每次路過,沒有一次停留(當然紅燈區我也都只是路過而已喔!)。假日經過那個路口,人都很多,很明顯是去靈岩寺的,有次還驚動公安指揮交通。這一次我和媽媽星期天特地前往,剛好新區的中環西線開通了,從園區駕車一路高架很方便,雖然繞大半蘇州,但很快就到達了靈岩山風景區停車場,時間快接近中午,人潮還是有的,不是很多。

親自上山下山走一遭,才知道其實是算兩個地方,山下的靈岩山風景區,山上的靈岩山寺,整體風格跟蘇州的虎丘、天平山類似。我跟媽主要目的是到寺廟禮佛,其實直接到半山腰停車場即可,剛好我跟媽都是第一次來,地理位置完全沒有概念,所以順便先逛逛風景區也不錯。

風景區是典型的蘇州園林風格,粗糙了點,裡面有個靈岩山館,全名叫「李可染畫院蘇州分院」,展示許多關於蘇州園林的潑墨山水畫,空間雖然不大,但是待個幾分鐘,欣賞幾幅畫作,心靈立刻提昇到另一個境界。

風景區逛完,我跟媽開始往上爬。一路上舖好的爬山步道,很寬敞,爬起來相當舒適。上山下山的人很多,但沒有到擁擠難受的程度,偶爾還有和尚衣著的修行者來來往往。尚未到達寺廟,遠遠聽到大聲公放送的禮佛樂音:「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很簡單地重覆吟誦著,在吟誦聲歇息的空檔,是寺廟同樣一再重覆的宣導語,大意是奉勸上山的信徒,靈岩寺不歡迎高香大燭,它反覆說著:近來發現國內形成偏差的風氣,以為燒的香火越高越大,就會越加靈驗,本寺極力反對此行為,上山禮佛的信徒如果真有心,靈岩寺可免費提供一根或三柱清香,心誠,則靈。

我和媽一邊爬山、一邊聽著「南無阿彌陀佛」的禮佛讚誦、還有那佛語慈祥的寺廟宣導,中間停著歇會,登高遠眺蘇州市區,心情大為舒暢,對於一直只在不遠處的山上寺廟,很是期待和敬仰。

靈岩山區

不知不覺,終於看到了靈岩寺的牆角。

我和媽走到寺廟大門,都被眼前的景象驚住了。兩三排的人潮擠堵了大門,那感覺就跟擁擠的火車站入口一樣,我本來以為這靈岩寺當真是這麼熱門,可是想想一路上雖然人多,但也沒有到擁擠的程度,再仔細一看,發現這些排隊的人群都穿著同樣顏色款式的衣服,近看我還發現有上海某寺廟的字樣,於是我馬上判定,這有一部份是上海來的進香團,跟台灣有時候會看的情況一樣。

外面的大門堵住了,我跟媽繞個圈直接走到裡大門,同樣是被那個進香團堵住,但並沒有把門封住,陸續都有零散的香客擠進寺廟裡面,我跟媽也混在人群中,把自己塞進去。

整體靈岩寺是完整的佛寺建築,我們穿過天王殿,看到中間熟悉的彌勒佛,還有兩旁的四大天王,出了天王殿是個庭院,兩邊有小池塘,裡面養著萬年龜,有燒香插燭的台子,但是很小,插的人也不多。庭院中間的走道,仍然是被剛才進香團所堵住,在這裡,他們三步一拜,緩慢而堅定地,朝著前方的大雄寶殿進行。

我們直接走到大雄寶殿,在門口便可以看到裡面擠滿了信徒,很快地我們參與其中。所有的人排成三排,順時鐘方向繞著大雄寶殿的四周行進,所有人雙掌合十,一進一趨腳步沉穩,同聲念誦「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儀式簡單而莊重,那一股宗教虔誠的力量,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感受得到。

走到正面佛祖的背後,供奉的是海島觀音,媽媽跪地叩拜,起來的時候,我看到媽瞬間淚流滿面,不停地說著她祈求菩薩能保佑贊贊平安,我自己也是眼眶溼熱,必須很用力地將眼淚忍住,心裡也是只想一件事,跟媽媽所想的一樣。後來我們再順著人群,走到大雄寶殿的右側,中間場地圍起來應該是不能進去的,不過有兩個一男一女的信徒在裡面,閉目打坐,模樣看來,已經坐了好久好久。

靈岩山寺

媽媽瞬間淚流滿面的模樣,不久前我剛見過,就是贊贊剛滿月爸媽要回台灣的那一天,媽媽跟贊贊說再見時,瞬間便淚流滿面。那時候贊贊情況不是很好,體重一直不長,去醫院醫生說是營養不良,必須住院,住院的話,有七天都不能接見,所以我們不讓住。我自己的判斷,因為贊贊一直吃醫生開的黃疸藥,由於副作用持續腹瀉,所以才會消化不良,一直不長,因此我和家人建議中斷我和老婆一直堅持的母奶(實在不確定母奶是否醫生所言是稀的),改喝營養配方一定充足的奶粉,同時不再吃任何藥,觀察贊贊大便的情況。

拒絶住院回家,我和老婆爸媽心裡都不踏實,我很希望如果我想法正確,停藥喝奶粉,贊贊應該會有正常的大便,那時我抱著贊贊,心中一直默唸「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結果,唸了一會兒,贊贊在我的懷中真的拉屎了,而且是正常穠稠狀的屎,並不是腹瀉,表示有經過消化吸收了。

我們四個人一陣歡呼。

到了媽媽第二次來蘇州,贊贊沒有住過院,我提出思路經過驗證,狀況還不錯,雖然還是輕,但喝奶粉正常,我們自己買個嬰兒體重秤,每天秤,每天都有增加,達到醫生的標準,後來也逐漸調整,把母奶補回來了。

周末我跟媽媽提議到靈岩寺看看,基於重元寺和以前的實際經驗,本來我不抱任何期待,沒想到在蘇州木瀆靈岩山,我跟媽媽都體驗了一次簡單而非常虔誠的宗教儀式,在台灣我也去過很多寺廟,包括大間一點的高雄佛光山、台中大甲媽祖廟和台南南鯤鯓代天府,都沒有這次的靈岩寺體驗來得深刻。

老婆的想法畢竟是以偏概全,這邊還是有很多虔誠的信徒,應該說,從唐代靈岩寺創立以來,從來沒有拒絶過任何信徒,歷朝歷代的風風雨雨過去了,無論基於何種因緣,每個來到這裡雙掌合十的信徒,肯定是帶著心願來的。人生於世,世事難料,很多時候無法自己做主,這時候心裡默唸一下,聞聲救苦的菩薩不一定真能全部救苦救難,但至少,把自己的祈求說出來,可以得到一種釋放,會更有勇氣,去面對現實生活的種種劫難,心誠則靈,如同西方基督教徒在教堂的禱告一般。

離開靈岩寺之前,我跟媽到了旁邊的藏經閣,拿了幾本贈閱的佛典,跟我在台灣常常做的一樣。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