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




我十八號從大陸回到桃園,參加公司尾牙、幫忙公司大掃除,二十號才回到高雄老家,因為我的手機iPhone要換SIM卡,需要用特殊的一個頂針,而我那個頂針,忘了帶在身邊,所以不能換台灣的SIM卡,原來大陸的SIM卡不能夠國際漫遊,家人沒有辦法打電話給我,我想說過一兩天就回去了,也沒有用公共電話打電話回家報一下平安。
等到我二十號回家,才知道媽媽很著急,從十八號晚上開始,一直打電話找我,打了幾十通,還請哥哥弟弟想辦法看能不能聯絡到我,見到我之後,直說如果今天再沒有看到我,就要警局去報失蹤人口了。

那一刻,我真正的體會到媽媽是這麼的關心我、這麼的在乎我。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