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鍋策》幸福小火鍋




戰鍋策小火鍋

吃戰鍋策是純粹的意外事件,因為圓融星座的江邊城外火爆到一種無法想像的境界,慕名而去,結果是心甘情願排隊也輪不到我們,而那戰鍋策位置太棒,剛好在四樓江邊城外的對面,而且「剛剛好」每次門口都沒人排隊,真的一個都沒有喔,這表示只要一走進去馬上有椅子坐有東西吃,雖然,和江邊城外兩相對比,冷冷清清的餐廳門口實在有點可疑,但肚子呱呱叫了,於是給戰鍋策一個機會,誰叫它剛好在對面。

大叔一個土生土長台灣人,從小到大朋友聚會吃飯,餐廳地點總結起來兩種大類型,不是日本料理,就是火鍋了。後來流浪到大陸,兩相比較,我愕然發現台灣人真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地愛吃火鍋,感覺是遍地開花的火鍋店。以前我常常神出鬼沒的台北公館羅斯福路上,才短短幾個路口的巷子,結結實實塞滿五家火鍋店,而且平時夜場和假日時段,大柢上場場爆滿,每家店生意強強滾,難怪乎小巷子開了五家。

 

大陸的餐廳,以我現在神出鬼沒的蘇州作為代表,「江邊城外」、「我家酸菜魚」這一類的魚店到處都有,「外婆家」、「吳越榮府」這一類合菜館也是很多,而這兩種餐廳在台灣非常少見,以我一個土生土長台灣人來說,三十年風風雨雨沒有這個味覺記憶。大陸火鍋店也不缺,但是沒達到台灣那種信仰狂熱的境界。傣妹、海底撈、小肥羊都是連鎖火鍋店,不過對於台灣一吃貨我來說,三點不太習慣:第一個是台灣都是吃到飽,火鍋料理無限量供應,肚子能裝多少儘管加料,大陸幾乎沒過這種的,都是一項一項點菜算帳的,第二個是台灣火鍋店一定有米飯,而且通常是一個電鍋放在那,任君自取,台灣人習慣配菜吃飯,第三個是台灣很多小鍋店,一人一鍋走精緻路線,大陸比較少,目前唯一我叫得出名字的連鎖小火鍋店,就是戰鍋策了。

戰鍋策醬料多到選不完

大陸有些火鍋店醬料也是要錢,這一點戰鍋策就很大方,一個醬料吧台任君配用,而且項目繁多:麻香醬、野生菌菇醬、海鮮醬,以上三醬大概只是佔五分之一,還有很多其它聽起來很炫的名醬,除了醬料之外,蒜末、香菜、花生粉、芝麻樣樣不缺,非常有誠意。我一開始保持著台灣人傳統,只單用一項沙茶醬,不過我看有些人喜歡把不同醬料攪在一起,後來我自己也試著調味,這也是推薦吃法,真正戰鍋策獨享的福利,別家店沒有。

鍋底同樣有很多選擇,除了萬變不離其宗的牛肉鍋羊肉鍋豬肉鍋,還有烏雞薏米滋補鍋、美容番茄排骨鍋、甘口味噌海鮮鍋,這麼養顏養生的名號,跟台灣一般流行的火鍋鍋底很接近,呵,不知道台灣傳到大陸、大陸傳到台灣,還是其實吃貨的舌頭都是一樣的,所以想出來的花招就這些。在這裡有一點我要誠懇鄭重地呼籲,鍋底名號叫起來響叮噹,必須給客人一個名符其實呀,不能一個排骨鍋一個海鮮鍋,結果期待中的排骨兩塊?而那海鮮爸爸去哪兒啦?

戰鍋策香菇養生鍋

火鍋料的部份是中規中矩,該有的都有,但是不該有的可以讓人驚艷的東西也是沒有。我印象很深刻吃過一次海底撈,有個功夫面,點了過一會兒有廚師拿著面團虎虎生風地拉拉拉,現場在你旁邊拉成麵條幫你下鍋,這個非常有勁!另外海底撈的鮮貝滑蝦滑也是無可忽略的亮點,相較之下,戰鍋策同學還是有向上發展的空間。

吃火鍋到最後嘴巴一定重口味,所以我們點了一壼梅茶,沒喝完。結帳時候,戰鍋策多送我們一杯涼茶,後來我們吃飽肚在圓融星座走走逛逛,那杯清涼消暑的涼茶很搶手,沒多久喝光了,希望以後戰鍋策可以在用餐時候就奉上涼茶,用餐後不吝嗇再奉上涼茶,畢竟這麼好的東西多送點嘛,說不定成為日後大家一提到戰鍋策的亮點之一!還有那個一樣每次都會送的抵用券,能好心不要分午餐跟晚餐,不然我如果常去結果留一大疊的晚餐券也是很困擾,不習慣晚餐吃火鍋。

綜合感想,戰鍋策沒有非吃不可的重點,也沒有吃了會後悔的缺點,如果哪天江邊城外又排不到號或者氣到不想排隊,我還是會跑戰鍋策。

戰鍋策晚餐抵用卷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