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場(11):工作與愛情




台北汐止

我工作部門是鐵打的營、流水的兵。兩年半時間裡,送往迎來的員工多了,可以用打計算,印象比較深刻有三個女孩子:A有個穩定交往的男友,她和男友是湖北老鄉,男友想到蘇州這塊寶地發展,所以她跟著一起過來,在蘇州待兩年,結局是再一起回老家,籌畫買房結婚。B也是湖北人,有個穩定交往的男友(不確定是否為同鄉,工作三年後,兩個人在父母幫助下,於蘇州買房結婚,準備生子。C是北方人,剛畢業後來我們部門工作,長得挺漂亮,一年後決定回老家,期間疑似沒交過男友。

大陸普遍早婚,依照我的觀察心得,這些剛畢業學生出來,保持的心態都是給自己一兩年時間,沒有找到合適對象,心理著急,父母催,最後唯一的選項是回老家。因為不回老家,單身一個人在異鄉,領的薪水只夠房租和吃喝的開銷,存不了什麼錢,在可預見的未來,薪水不太可能跳躍成長,越來越難遇到對象能托付終身,生活質量一直維持在低檔,何不回老家。

所以對於這個族群來說,不存在麵包與愛情之間的選項,應該說,所有的選項都指向同一條道路,也就是人生的終身大事。

我陸續待過台北、蘇州、高雄這三座城市,稍微有接觸過上海,結論是,不同城市的薪資水平這裡多一點那裡少一點,但對於非主管級別的低階工作、技術含金量不高的,依照當地房價來衡量,領的薪水註定當個無殼蝸牛。除非靠父族提供一桶金,但有可能即使繳足首付,月薪卻達不到月供的兩倍,也有可能父母可以幫忙,前提是必須回老家買房,不然,年邁雙親人財兩失,做子女的情何以堪。

兩種狀況能突破這個困境:一個是麵包層面、一個是愛情層面。

高雄楠梓

工作上有所提昇,把自己搞得有模有樣。在蘇州外商當個經理,每個能領個兩到四萬人民幣,如果最後火箭筒飛到財務總監,月領十萬人民幣(不是傳說),那真的吃香喝辣了,可以不吃麵包改吃山珍海味,愛情裡足夠呼風喚雨,養得起小白供得起小三,到那時候,聰明的父母都不願意你回老家。可是混過江湖的都曉得,高薪肥缺到哪都有,只是眼巴巴看得到吃不到,這個必須秤秤自己斤兩,或者算算命,看看在北上廣深這些大城市裡,自己能不能排得進去人中之龍。

即使註定是一株阿里山神木,總得有個爬昇過程吧。我蘇州的外商人事朋友說,除非鐵桿子關係戶,爬到經理至少得七八年,能夠穩當財務總監,那是開國元老才有的命格。在這個爬昇的過程中,我覺得愛情很重要,因為有個人在旁邊,才有個奮鬥的目標,有個人催促,才知道為何而戰。有了愛情,人的性格會穩定一點,這個對工作是有幫助的。

有個人陪在身邊,打算結婚生子,生命才會延續下去,有了那麼一個人,才是人生。不管是在台北高雄蘇州,還是在上海或深圳。

真是個人才,到哪都會鑽破布袋而出,愛情卻是可遇不可求,錯過不會再有,所以如果僅僅是職場初啓動,沒有什麼機會成本和家累,如果遠方有可能的未來另一半在招手,是男人帶把的就衝吧。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但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我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周星馳《大話西遊》

四年前,上海五角場,我和一位上海女孩在一起,和她認識八個月以來,我們每周末都是在五角場這個地方,兩小無猜無所事事閒逛。可是那一次,是我們最後一次相處了,公司要調我回去台中總公司。她除了和媽媽的老家,自己工作後還買了間上海老公房,本來是當包租婆,在我們交往後期收回來了,並且重新裝修,所以她提議我可以先住在她那邊,付點小房租,直接在上海找工作。

我沒有回應,因為從來沒有在上海找過工作,我心裡怕,調回台灣至少是個舒適圈,男人嘛,有個工作比較重要。

蘇州園區

後來我到浦東機場搭飛機回台灣。在總公司待了一陣子,終究忘不了上海,想再找個外派的工作,卻是鬼打牆一樣:收到錄取通知書,提離職後對方才跟我說職缺取消、面試時說是外派蘇州,結果一直待在廈門,答應台北受訓三個月後調無錫,沒想到那邊原本說要離職的人不走了,就這樣,短短一年間,我換了三份工作,那是我人生的黑暗期,想回到上海,卻離上海越來越遠,耗掉了青春,也耗掉了我所珍惜的感情。

後來我到山東,受不了外派的宿舍是跟別人同住,不惜和公司打官司也要離職,最後我回到蘇州,還記得那時候發了短信給她,很高興想跟她說我終於回來了,她回我的是:「我已經結婚了。」

再回首,恍然如夢。

之後兩年到現在,我還在蘇州,也結婚了,有房有車有寶寶。我其實希望她如果結婚了,可以早點跟我講,但後來想想,她當初就是不顧家裡人反對,和我這個身無分文還幾張卡債的人在一起,她說家裡人把我這個台灣人說得很難聽,而我卻又在遇到困難時,一走了之,所以她之前交往多年的男友找到機會,跟她媽媽一直勸說,還打越洋電話給我。等到我後悔了,想再找工作回到上海,曾經自己放棄過一次,命運之神已經不站在我這邊,一段感情,就這麼結束。

在QQ上,她是這麼跟我說的:「最後一次見面我要走的時候,走到公交站這麼遠一段路,竟然一次也沒有回頭。」

如果我還沒有結婚,我會一直很後悔,當初應該不顧一切留在上海,畢竟我財務底子好,外語能力強,不信在上海沒辦法給她一個幸福,可是我現在結婚了,感情已結束,人生,沒有後悔藥。

再見五角場。

上海科勒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五角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