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每天吃香蕉的那個男人

安迪沃霍爾的黃色大香蕉

黃黃的香蕉有著很健康陽光的膚色和挺拔俊俏的體魄,可是據那個男人多年來吞食無數的經驗,大香蕉其實一點也不」堅強」,買回家裡放個不超過兩三天,黑掉軟掉了。。。。咦!

怎麼吃得下口,所以多年來每天吃香蕉的那個男人,假設他被吃下肚子里消化成一團團米黃色的惡心奶水蕉可以裝滿一個游泳池的話,那麼一根根像海綿一樣黑軟無力還發著惡臭的惡心麻糬蕉,就可堆滿一座垃圾掩埋場。

為什麼是香蕉?為什麼不是番石榴、蘋果、西瓜?很簡單的問題,那個男人回答的一本正經、還以條列式的洋洋灑灑說了三點:第一個,香蕉不用剝很方便處理,第二個,吃起來有飽實感,第三個(一般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一天一條香蕉使便秘遠離。

該怎麼說呢?那個男人是懶?是有健康概念?還是只是單純的單細胞動物,發現了水草很好吃就每天吃!

有個禮拜天那個男人去了金山的朱銘美術館,早上出門在房間里遲疑了半個小時終於決定,用塑料袋包兩條已經快不行了的香蕉在背包里,準備在路上幫這兩個小兄弟送終,以它們應該有的被合理對待的方式。

故事的發生總是不出意料之外,即使遲疑了半個小時擔心自己會忘了拿出來吃,結果那個男人還是真的忘了。。。。隔天早上他上班前整理背包,把公司發的筆電放在背包後層,再把水壺放進前面的大空間袋時,他終於發現到了那兩條香蕉的屍體,即使是包在塑料袋里,放射出的屍臭還是讓本來昏昏欲睡的那個男人一下子驚醒起來,一摸,我的天,那包塑料袋包的還是兩條香蕉嗎?怎麼感覺像是包著一大坨屎呢!

那天下班,那個男人在路上還是買了一串香蕉回家。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