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美麗的錯誤(7)(完):杯具(悲劇)

那天晚上,為了趕得上佩妮的交期,我幾乎是熬夜通宵,把一個月一個月的固資手工「黏貼剪接」起來,永遠記得那天清晨,五點五十六分,我的手微微顫抖,按下excel的儲存鍵,沒想到不按還好,一按出現那個經典沙漏,一直跑,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跑得我心驚膽顫,到第四分鐘,儘管已經預知大事不妙,我認命地點擊了excel畫面,結果果真跳出強制中止的視窗。

杯具(悲劇)。

平常我是坐公車加捷運到客戶那邊,那天早上,通宵過後換來一場悲劇的我,腦袋糊得像破碎一地的豆花,沒有絲亳力氣再「坐公車加捷運」,在家門口的小七,請熟悉的店員幫我弄個大享堡,路上幸運地馬上攔住一台小黃,在車上一路邊吃邊睡。

要不是當時那個司機是個男的,要不是當時我還保有少女最後一點的衿持,我包準是在小黃的後座平躺下,然後邊吃邊睡。

到了客戶那邊,在樓下全家又補了兩個肉包子跟鮮奶,總算生命值有點補血。坐電梯時候,看著1到17的號碼在跳,我才意識到固定資產沒有做完,並且,佩妮昨天聖旨已下,今天一早等著看我固資。

進入查帳室,佩妮和宛如都還沒來,我架好筆電,找到固定資產的檔案,最後編輯時間停留在04:22,好險,我昨天半夜大概是菩薩有保佑,昏昏沉沉之中按了一下儲存鍵,雖然重傷,但不致於掛點,我準備一鼓作氣,把昨天四點半到五點半幹的活,在半個小時之內,再幹一次。

「阿你的固資是好了沒?」佩妮架好筆電之後,果不其然,劈頭第一句便是問我的固資。

「還差一點。」從我虛弱的語氣,應該可以聽得出來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吧。

「差一點是差多少!」佩妮顯然沒聽出我的語氣,或者即使聽了,根本不在乎。

「大概再半個小時就好了。」我不願意示弱,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奇怪。

「不管啦,你現在就把檔案傳給我,我看看。」佩妮的語調提高大概三個key,我想。

我沒有再回應,只是默默將那個嘔心瀝血之excel檔案,透過事務所通訊軟體Dmax,直接傳送給佩妮。

「四點二十二分?」佩妮一臉孤疑。

我做好心理準備,佩妮馬上隨時要炮轟過來,過了十秒鐘,沒想到,我看她臉上閃過一絲慈祥之色,默默走到我後面:「你在做什麼?」

後來,佩妮花了一個小時,手把手教我怎樣使用Excel的Vlookup函數,怎樣使用Excel的快捷鍵如「Ctrl+V」之類的,我必須承認,如果昨天那個悲劇的晚上,我早具備這些佩妮所謂「查帳員都知道」的小技巧,我不用通宵,可能一兩個小時就能搞定。

等到我在佩妮的教導之下,終於完成固資,機車的是,在我手動合併一到六月的資料之後,佩妮傳給我一個檔案,說那是客戶給她的,我一看,原來客戶早已經將資料合併好了。

「以後遇到類似的狀況,要記得跟領組講,該客戶給的,絶對要跟客戶要到底,不然只會把自己累得通宵。」佩妮淡淡地說。

那天中午,我沒有去吃飯,趴在桌子補眠,在昏沉沉中,我總結三個教訓:Excel是關鍵、要比機車的客戶更機車、使命必達才能存活。Excel部份,我找到一個網站「贊贊小屋」,應該是個會計前輩寫的,純粹是以會計實務上會遇到的案例編寫,非常受用,把網站上關於Excel的文章都看過一遍之後,我發現有些時候我都可以反過來教佩妮了。

我在事務所待三年。

到了第三年,我升為組長,也就是外勤小組的incharge,我形成了具有自我特色的事務所STYLE。每星期一,穿著DKNY經典女性套裝,噴上極具魅惑力的HUGO香水,淡妝,蓄勢待發出現在事務所大樓。先收一下郵件,確認retain上的行程表是否有變,和老闆經理其它同事打聲招呼,然後呦喝著一起出外勤的小朋友,趕快把底稿收拾好,查帳箱再檢查一遍,打電話跟客戶再次提醒,一行人拖著行李箱,坐電梯從56樓下到26樓,再從26樓下到1樓,在大門口排隊等計程車,浩浩蕩蕩出發到客戶那邊出外勤。

兩年前,我是小朋友,兩年後,我媳婦熬成婆,頭上有incharge的光環。我的incharge風格跟凱和penny不一樣。凱是大哥哥式的,penny是暴君式的,我是效率至上型的。

說來好笑,我所抱持的原則,就是當初最害怕的佩妮教我的。而凱,原以為會教我最多的人,其實把我放棄了,三年,憑著一股不服輸的精神,我在佩妮的下面苟延殘活下來,中間又發生了很多很多,以後有時間再細細說明。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