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場(12):我很想你




上海新衡山電影院

民國101年6月23日,星期六,早上六點,明明是難得的週末,不用上班,嗯,我這麼早起來是有病嗎。

從上個星期開始就一直計劃要去陽明山,終於到了星期六我起個大早,剛從睡夢狀態切換到清醒狀態,我在考慮怎麼渡過今天,爬陽明山嗎?

這幾天我每天準時下班回家,三十幾歲的男人,在人生的前半輩子努力唸書工作,換來一個每天準時下班薪水還算可以的工作。

後半輩子呢?繼續每天準時下班回家?

於是我找到一個可以繼續搖滾三十年的夢想:寫作。所以我這星期每天準時下班回家,回家就開始敲筆電鍵盤,比工作還認真,或是對著iPad語音輸入,十足像個自言自語的瘋子。

維持這樣每天寫作的狀態到了星期六。早上起個大早,本來一直計劃中的陽明山突然間洩氣失去了吸引力。算了不去陽明山,就閉關個兩天寫東西吧,也許能寫出些什麼。畢竟幾個禮拜下來我總是東跑西跑,去過很多地方,手機里多了很多旅遊景點的照片,這樣的生活也算精彩,但是物極必反,同樣一個類型的事情做久了就會膩,我對旅遊膩了。

決定陽明山拜拜之後我起床打開筆電,準備開始一整天寫作者夢工廠的遊戲。

才寫了幾個字七點多了,肚子很不爭氣的呼喚著它應得的早餐。我匆忙中關上電腦決定去買個火腿蛋土司先。

熱騰騰的火腿蛋土司配上大杯冰咖啡牛奶,多麼美好的一個早晨,一個美好的星期六的早上就應該這樣開始。

等到我爬到了五樓要把手伸進口袋要把芝麻開門的鑰匙掏出來時,摸了幾下摸不著那個熟悉的金屬觸感。

忘了帶鑰匙!樂極生悲這句成語在這個時候非常的應景。

但是我不怕,我向來都有多打一把備份鑰匙的習慣。以前在台北工作的時候,我都把備份鑰匙丟在摩托車前面車頭的置物夾層里,幾次回來上樓發現鑰匙沒帶出來,只要再走下樓梯到摩托車淘出備份鑰匙就好了,根本沒在怕!後來到了大陸住在台乾宿舍,我把一個大門的備份鑰匙藏在宿舍後面的草叢堆里,一個房間的備份鑰匙放在房間門外氣窗的構槽里,萬無一失,有一次我出門坐大巴被不肖歹徒摸走了可以裝錢的鑰匙包,人在異地真的是很悲慘,但是好險手機還在,我打電話坐出租車到公司開戶的銀行請認識的銀行經幫忙緊急處置,回到宿舍,備份鑰匙派上用場。

上海新衡山電影院

現在住在這個公寓五樓套房,我好習慣還是一樣,在頂樓早已經藏好備份鑰匙,備份千日用在一時,我帶著火腿蛋土司跟大杯冰咖啡牛奶從五樓又上了一層樓,老神在在的到頂樓來取我的備份鑰匙。

我記得很清楚我把它放在頂樓一處廢棄木板的後面,可是我摸索了一陣怎麼也找不著,手都摸臟了也找不著。

真是會開玩笑,本來想說今天有一整天這麼長的時間可以做點事,沒想到一開始就碰礁。我沒帶筆電,沒有紙筆,什麼也不能寫。而且我就是到樓下附近的美而美買早餐,一身十足居家的白棉內衣和夾腳拖,還能去那裡,就能穿著可以,現在才早上八點耶,在這個時間點只有像美而美一類的早餐店才會開著。

打電話給其他房客,但除了住在對面房間的那對情侶偶爾碰頭會打一下招呼,其他房間的房客連看都沒看過,此路不通。也有想過房東求救,但是房東住在遠的板橋,況且現在是早上八點,打電話給房東不可能有用還會顯得自己很愚蠢。

無解。還是先享受一下火腿蛋土司吧,在頂樓看街景吃火腿蛋司的難得經驗,這是這一個鑰匙忘了帶事件唯一的收穫。

好吧,火腿蛋也吃完了,是時候離開頂樓這個傷心地。我開始往沿樓梯往下走,但其實在這個無限美好只是忘了帶鑰匙的早晨也不知道要走去那裡。

下樓梯到公寓一樓大門的地方,我死馬當活馬醫的想在樓梯後面的死角試試看運氣,說不定我其實把備份鑰匙藏在這裡,只是記憶混亂一直以為在頂樓而已。

結果當然是沒有!

然而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這裡個死角附近他找到了希望。他注意到了大門後面的信箱貼了一些一直都存在但總是被忽略的小廣告貼紙,其中有一個貼紙是鑰匙的形狀。凡存在皆有原因,這個鑰匙小貼紙一直默默的存在就是為了等待這個時刻。

他從口袋掏出手機撥打鑰匙小貼紙上的電話:

「喂,真的有人接電話,真是神奇。」

「你等一下哦」電話那一頭的人似乎快速的將電話轉接到另外一個地方,我猜想是從房間轉接到客廳或是辦公室之類的,因為那個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感覺是剛睡醒,是被這通電話吵醒的,對方不想吵到別人,所以轉接電話到別的地方。

通話後的結果就是約定好九點鑰匙店的老闆會來幫忙開門,酌收三百元。

本來看似無解的方程式突然解開,今天這個星期六的早晨終於可以開始了,我開始有週末度假的心情。

上海新衡山電影院

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八點,還有一個小時,到附近的國小走走好了,國小總是有洗手間,我想上個厠所也把洗個手。

那個國小是我每天會到操場跑步的國小,雖然我每天到這個國小,但是我對它的所知就只是那片操場,今天早上我終於要到操場以外的地方走走。

一圈走完我又走回到操場,這時我發現原來在操場的旁有個小小的小動物園,裡面有兩種小動物:小鳥和小兔子。

平常我每天來操場跑步都會經過這裡,從來沒想過也不知這裡竟然有個小天地,大概是因為我都是晚上來跑步的關係,黑暗中看不清不走近看根本不會知道裡面有小動物。

我很開心的看著裡面好幾隻的小兔子,有白的、也有灰色的。他們一圈圍在一起,還很有趣的疊疊樂一個趴在一個趴上面,最下面的那一隻也不惱,只是像趴趴熊一樣靜靜的讓它的同伴趴在它毛絨絨的身體上面,睜著烔烔有神的圓圓大眼睛,它想必是看到我這個陌生人在窗戶外往內看吧,它不會講話,但是我看著它的眼睛就有這樣的感覺。

小兔子的鼻子總是會不停的抖動,小兔子是個不太躁動的小動物,這麼多隻小兔子,每隻大部份都是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維持同一個姿態,所以它不停抖動的鼻子,自然而然吸引我的目光。

相處久了就會比較親近。有幾隻小兔子跑來我所依附的這個角落,但是它們在下面我從窗戶往下的角度是看不到的。有隻小鳥飛到我這個窗戶邊的飼料台,雖然飼料台已經沒有飼料了,但那隻小鳥就一直在台上走來走去,就在我的眼前走來走去,一點也不怕生。

住在我心裡面的那個女孩子很像是一隻可愛的小兔子,同時我知道她有養過小兔子,所以我也一直想養只小兔子。只是礙於現在還不確定會留在台北還是派駐到大陸,所以我不好真的買只兔子來養,怕以後如果是派駐到大陸要帶到大陸去不方便。所以看到這麼多只可愛的小兔子,心裡非常非常的開心。

我是帶著歡喜的心情寫這篇文章的,我之所以寫這篇文章,也是希望能將我的心意傳達給那個住在我心裡面的女孩子。

她應該是不會看到這篇寫的很長完全沒有重點的文章,就算看了也不會看到最後,但是我還是要說:

我 很 想 妳。

上海衡山路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五角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