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D BY ME 哆啦A夢》(伴我同行)最好的禮物




STAND BY ME伴我同行

從1980年開始,小叮噹每年都會出大長篇(目前只有2005年從缺),每一年,製作團隊特別編寫一個題材新穎的故事,由原班人馬擔綱演出,內容通常是一場天馬行空的冒險,每一年,愛哭的大雄和小叮噹,誠摯邀請大家重溫那未曾褪色的童年。

今年,2015年,製作團隊一如往常推出新大長篇,為了紀念原創作者八十歲生日(其實䕨子.F.不二雄這位傳奇漫畫家已然逝世),首次將小叮噹3D電腦動畫呈現,另外於劇情編寫上,沒有創造新的故事情節,而是純粹取材於「古老」單行本的七個短篇佳作,原味經典全新呈現,拼接成一部動畫電影。

票房成績最為客觀,從這部電影在亞洲各地、特別是中國大陸的票房來看,《Stand by me》無疑是近年來最受歡迎的小叮噹大長篇。我相信在如今3D聲光效果泛濫的市場上,僅僅把一部卡通3D電影化,加分效果不大,這部新長篇成功之處在於:重新思索、重新定位,如同許多包括《蝙蝠俠開戰時刻》在內的經典重開機一般,《Stand by me》重新找回大家所喜歡的小叮噹,而那正是,深埋在童年記憶底層,一整個世代最為柔軟的一塊地方。

每個小時候看過小叮噹的孩子,想必都很羨慕大雄,因為有一天,大雄抽屜裡會跳出「未來之國千里迢迢而來」的機器貓小叮噹,因為每一次,被欺負哇哇大哭大雄跑回家之後,總會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大雄,怎麼啦?」小叮噹面帶愁容,然後口袋裡掏出另一個神奇道具。

大雄,怎麼啦?

與其羨慕大雄有小叮噹,其實我們仔細想想,難道在長大的過程中,真的沒有神奇小叮噹在身邊?

如果以硬體設備定義,現實生活中,還真的無人曾經擁有小叮噹,可是,如果以心理素質定義,現實生活中,每個人都曾經擁有過小叮噹。

我的寶貝女兒剛出生,如今滿三月,睡在我和老婆中間,每天晚上,平均兩三個小時,就會「嗯嗯嗯」地嚷嚷,被小女兒喚醒之後,我總是習慣性問道:「贊贊,怎麼啦?」然後開始標準作業流程,檢查紙尿布是不是有藍線條,如果有,代表又尿啦,在我和老婆和媽媽的三人分工中,換尿布這一塊我負責(比較簡單是原因之一),我會趕緊掏出放在床邊的乾淨紙尿布,幫寶貝女兒換上,通常十之八九﹐寶貝女兒贊贊會停止嚷嚷。不過也有的時候贊贊沒尿,那可能是肚子餓了,這個需要老婆登場,也有可能單純是想讓人抱了,而這個,也是老婆登場……(不解釋)

很希望對於寶貝女兒而言,我就是她的小叮噹,雖然我手邊唯一掏得出的道具,只有超綿柔幫寶適紙尿布(大陸俗稱「尿不溼」),可是,這是一份心意,眼下我只有紙尿布,以後還會有Hello Kitty、鋼琴、洋裝等等,這些都是我作為父親的一份心意。當世修帶著小叮噹從抽屜跳出來,當小時候的大雄認真和宜靜說再見,當長大後的宜靜點頭說ok,都是一番心意,想對方過得更好的心意。

現實生活如同大雄,常常充滿挫折、無力,可是有了這份來自對方的心意,就多了一絲繼續努力的溫暖和勇氣,無論最後,結局是好是壞。

如前所述,大家都很羨慕大雄有小叮噹,可是,就像我們看過的那些數不清短篇,很多時候,神奇道具只有造成反效果,而且有些道具還未必是必須的,你看漫畫裡大部份學生,沒有任意門,也不會遲到,不吃記憶吐司,也不會考零分,況且,一時之間靠得了道具過關,總不能一輩子靠道具吧。如果長大後的大雄,還眼巴巴地求小叮噹從口袋拿出道具,就算宜靜肯嫁,她父親也不會點頭放心答應。

大家都很羨慕大雄有小叮噹

記憶中小叮噹的單行本經典短篇,䕨子不二雄有個固定公式:大雄被欺負、小叮噹掏出神奇道具、大雄一時得意、最後適得其反。可以這麼說,原創作者在每篇充滿童趣的作品中,早寓意了「不能光依賴道具(小叮噹)」的道理,而就是這個哈哈大笑中所藴涵的微言大義,讓整部小叮噹作品集,有了更深一層的色彩。

於是,在我們不知不覺長大的過程中,應該將目光從機器貓小叮噹,移到總有一天也會長大的大雄身上。儘管小叮噹精彩短篇似乎永無止盡、儘管網路上流傳著種種結局,但其實,關於大雄和小叮噹的最好結局,不是早已經寫好在某個單行本的其中之一:《靜香!再見!》、《雪山上的浪漫史》、《大雄的結婚前夕》、《再見哆啦A夢》,唯有靠自己堅強站起來,所有跟大雄一樣的孩子才會長大,也唯有如此,小叮噹才能放心回到未來。

結束的時候會想到開始,我想到了世修從未來「蹦出來」的那個晚上,當他和自己的曾曾祖父提示未來的一段歷史,他們之間的對話:

「對不起,竟然連子孫都被我連累了,已經沒有繼續活下去的勇氣了。」

「不要這麼氣餒啦,因為未來發生的事,是可以改變的啊!」

這是世修給大雄最好的禮物,也是小叮噹給大雄最好的禮物,更是䕨子不二雄留給一整世代最好的禮物。

我們,都是看小叮噹長大的。

大雄和宜靜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日本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