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的熱情,台灣人的熱情




池上便當

中午,我準時十二點坐電梯下樓,迅速到附近的檳榔攤帶回訂好的便當。

「嘿,你這便當是在檳榔攤買的嗎?」臉黑黑有原位民身材的守衛大哥叫住我,臉色帶狐疑。

「是呀,我每天都是在那邊訂便當,現在訂久了,還可以一星期結一次帳呢。」我有點神氣的說。

「多少錢?」

「65。」

「我幫你去說一下,那個老闆我認識。」

守衛大哥眼神篤定的清了一下喉嚨。我看著他,彷彿看到教父電影第一集裡那個經典的馬龍白蘭度。

他會幫我去跟檳榔榔老闆提一個老闆沒辦法拒絕的offer嗎?沒想到,每天跟檳榔攤訂便當,竟然還有差別定價!工人的便當比我便宜。看不慣的守衛大哥要出面了,我簡直忍不住要上前跟守衛大哥來個擁抱。

「我的福利就靠你啦,謝囉。」心底想著也許明天中午的便當馬上便宜五塊錢也不是幻想。

果然每天上班跟下班熱情的跟守衛大哥打招呼是件好事。

這就是交情呀,人情世故呀!

隔天早上經過檳榔攤,我一樣伸出手指比個一的信號,檳榔攤老闆從玻璃後面很有默契的也伸出手指比個一,我想說他嘴裡的血紅色的檳榔渣怎麼都不會掉下來。

我更期待的是,他會走出來,然後跟我說:「少年吔,以後便當減五塊錢吧。」

我在他眼前靜止五秒,期待落空,換來的是他一陣狐疑。

還能怎樣,我訕訕的繼續走向公司所在的辦公大樓。

「我問了啦,65塊,老闆給工人也是這個價錢,他其實都沒有賺到。」守衛大哥帶著江湖味的說。

哈,在這個時刻,我很應景的趕快很用力的擠出笑容。

無論結果如何,這份挺身而出只為幫我出頭的義氣,守衛大哥,我實實在在接收到。

今天中午到檳榔攤拿便當,老闆的隨口一句話也是滿滿的心意:

「覺得那一家的便當比較好的,跟我講,我會儘量安排那一家的便當。」

六月大太陽直射下的汐止商辦大樓,手上提著65元的便當,其實在台北是很便宜的便當了。

在地的熱情,台灣人的熱情。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閒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