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鴿子與小麻雀(2):專屬兩人的暱稱

高雄忠烈祠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每次有誰倒大霉,這句話就有很大的機率會跳出來,可以說是被用到快爛掉了。這句很國文老師的話,如果重新溫習一下國小的課本或者是教科書,會發現它是來自於一個古老的白爛小故事:

塞翁的寶馬跑掉,他郤說不一定是壞事,結果幾天後那隻寶馬果然跑回來,而且還帶了另一隻駿馬!這明明是好事,怪叔叔塞翁又硬說不一定好,結果幾天後,他兒子果然騎駿馬給摔掉腿。當然,嘴硬的塞翁又來了,說這也不一定壞事,結果呢,國家打仗找人當炮灰,他兒子剛好就因為腿整個斷掉,不用當兵。

很扯!

但是扯歸扯,爛歸爛,那一天在擁擠的公車上,我還是忍不住的想起這句成語。

因為丟了一輛捷安特,反而讓我在愛情的路上開始留下足跡。

公車從市區開到中華路,經過地下道繞到左營大路,中間沿途陸陸續續有人下車。

一開始因為後車門也擠滿人,所以站在車門的人要先跳下去,讓想下車的人推推擠擠的下車後,先到外面的人再進公車。不過到了左營大路,這時候車上的人通常就不多了,幸運一點還可以有座位坐。只要你站的地方剛好附近座位上的人要下車,先搶先贏先撲上去座位就是你的。

剛才維持拉桿上籃的姿勢讓我很酸,有個座位比什麼都好,我一邊往裡面走,一邊很用心的猜測那個人的臉是一副要下車的臉。

「鴿子!」

「小麻雀,嘿,又遇到妳了。」

她就是我故事的女主角,請容許我先鄭重的介紹一下。

她叫做玉姍,是我的國中同學,我都叫她小麻雀。

國中時候,每個人都有一本作文簿,一次下課,我們兩個交換作文簿看,她的作文簿裡面有一行寫道:「從小我的奶奶都叫我小麻雀。」

「小麻雀,怎麼會叫妳小麻雀呢!」真的很好玩,我開懷大笑。

從此之後,我一直都知道她的名字,但是我一直都叫她小麻雀。

很明顯的是不甘心,不久之後,她開始叫我鴿子。

「為什麼會叫我鴿子呢?」我疑惑的問。

「因為你叫我小麻雀,所以我就叫你鴿子呀。」

她的回答,是一個因為所以的邏輯命題。只是兩個前後的敍述無法建立起關連性,根本是謬誤。但是那時候我還沒學過邏輯,想不到要怎麼提出質疑,只能任由她叫了。

很多時候我隱隱約約覺得,小麻雀跟鴿子是我們之間的密語,在每一次彼此呼喊這個密語的時候,裡面是若有似無的曖昧和甜蜜。

國中的時候我們就很好,她個性有點男孩子氣,跟她在一起很自然。我們有跟其他幾個死黨一起去打保齡球,運動會後她有順道來過我家,看過我弟,校際舞蹈表演她是我的舞伴……

國中畢業,我們一起結束心理認知上的小孩子時期。我上高中,她上高職,我們覺得自己已經不是小孩了,各自打開青春的大門,一步一步的往裡面走,很期待會是什麼在等著我們。

本來,我們是各自朝不同的方向走的。不過因為搭同一班公車的緣故,鴿子和小麻雀又碰頭了。

故事正要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