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小麻雀(5):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把妹




高雄忠烈祠

一段感情要進入軌道,有一定的流程要跑,而且,還要在一定時間內跑完,才有用處。時間限度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感情的保鮮期,如同感情跑到接棒的地方,沒有安排好接棒,再也跑不下去。

有一句話是這麼講的: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就鴿子和小麻雀的故事所能得到的啓示,要在這句話的後面,再補上一句:在對的時間內,趕緊把該做的事情做到位。

鴿子跟小麻雀之間,即使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但是因為遲遲沒有開始交往,等到真正的要開始,郤又已經太晚了。

高二的暑假,鴿子考取了機車駕照,開學的前一天晚上,鴿子打電話給小麻雀:

「小麻雀,我明天會騎摩托車載你去學校,我載你好嗎?」鴿子說,儘量不要讓自己顯得緊張。

「哦,不用了,謝謝。」小麻雀的回答直接果斷。

「好吧」除了趕快識相的掛上電話,鴿子好像沒有其他可以進行的動作了。

那天下午放學,鴿子雖然是騎摩托車,不過鴿子的摩託車是停在火車站附近。所以鴿子還是一樣跟展豪一起走到火車站。

「我今天騎摩托車耶!」

「哦,恭喜你了!丟了一輛捷安特,來了一輛摩托車,不是很好嗎?」

「我昨天有打電話給小麻雀,說要載她,本來我以為一定沒問題,沒想到被一口拒絶。」

「你被拒絶是正常的,成功了才有鬼呢。」

就在展豪說完這句話之後,活生生的事實擺在他們眼前,打了展豪一巴掌——

小麻雀在火車站等鴿子,她的同學在旁邊陪她。一見到鴿子,小麻雀馬上走向前說:
「你不是要騎摩托車載我嗎?」

「是呀」

她跟她的同學說再見,鴿子跟他的同學說再見,他們就一起去牽摩托車囉。

鴿子記得那一天回家的路上,特意的繞遠路,把整個蓮池潭都繞了一圈,也有騎進一個死巷,沒辦法只能迴轉騎出來。

坐在後面的小麻雀任鴿子繞遠路,也沒說什麼,臉上掛滿笑容。

談感情需要衝動,但是光靠衝動,是沒有辦法維持感情的,維持感情需要的是恒心。

恒心就是鴿子在感情上最大的罩門:鴿子沒有可以讓女孩子覺得放心的恒心。

鴿子一直都想說要每天騎摩托車載小麻雀的。可是,第一次載小麻雀的路上,鴿子沒有講出口,一直到小麻雀家的巷子口,也沒有講出口。之後幾天的晚上,鴿子都想說要打電話給小麻雀,問說明天可以載她嗎?

可是高二的時候,功課上的壓力很機車的排山倒海而來。每天晚上,我算數學解方程式都直接解到睡著,等到我做了一個關於數學的惡夢而醒來的時候,都已經是十一點多了。

那時候手機這種東西,還沒有被好心的天才發明出來,打電話都是打家用電話,就是那種一般會放在家裡客廳,接的人十之八九不是要找的人,是他家人,然後要他叫要找的人來接的那種室內電話機。

試問,高中生的鴿子,怎麼敢晚上十一點打電話到小麻雀家呢?

於是,每天騎摩託車載小麻雀這件事,無疾而終。

小麻雀都能夠到火車站等鴿子,要鴿子載她回家了,只要鴿子當時能更男人一點,只要鴿子能夠多一點點的恒心,鴿子的高中生涯,就會多了一個每天載正妹回家的甜蜜回憶。

不過甜蜜的回憶這件事,事後說一點也沒有意義。因為十年後的鴿子,跟十年前的鵠子,其實是完完全全兩個不一樣的人。

十年前的鴿子,沒有每天在書桌前算數學算到昏睡過去,是沒有辦法搞定難纏的高中數學的。那時候的鴿子,沒有把心思放在戀愛上,也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談戀愛,頂多只是在公車上,常常遇到其他學校可愛的女學生,就有點變態的死盯著人家看,就這樣而已。

所以十年後的鴿子,可能要寫十遍高中回憶錄,才能夠理解什麼是難纏的高中數學,鴿子不是無聊的人,沒有寫十遍的高中回憶錄,所以無法跟高中數學變成陌生人,只覺得十年前的自己,什麼都不缺,就缺一個每天他載她上學的女朋友,可是就是因為缺了這塊,讓十年後的鴿子看十年的自己,越看越不爽。

媽的,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把妹,每天只會算高中數學,算什麼高中生。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