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和小麻雀(7):趨於無限苦悶的高三,謝謝你陪我渡過這一年




高雄忠烈祠

在高二快要結束的時候,有一天鴿子又載小麻雀回家,那一天,小麻雀有點反常的沒講什麼話。

小麻雀不講話,就換鴿子講話。鴿子一路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小麻雀講到高美館看印象派美術館的事。講著講著,快到她家附近的巷子口時,小麻雀下車準備離開,鴿子沒有任何前兆的問:

「小麻雀,妳有男朋友嗎?」

「有!鴿子,你想不想看看他,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過的阿勇。」

這個問題,是鴿子早在幾百年前就應該問的,一直沒有問的問題。因此,鴿子得到的答案,有點意外又不算是意外。

那天晚上,小麻雀跟阿勇,還有小麻雀,約在一家咖啡廳見面。聊了些他們打工的事,聊了些各自學校的事,阿勇和小麻雀共喝果汁。離開的時候,因為鴿子和小麻雀住得比較近,所以是鴿子載小麻雀回去的。臨走前,阿勇出手捏了一下小麻雀的鼻子,作為告白。

在回家路上,鴿子問小麻雀:怎麼會跟他在一起的呢?小麻雀回答其實她也不知道,阿勇問她,她沒有回答,就在一起了。

鴿子心裡忍不住的想,會是那個小麻雀要他假裝是她男朋友,他沒有去,後來小麻雀喝醉了,整個趴在阿勇身上的那個晚上嗎?阿勇在那時提出交往的要求,小麻雀沒有回答,然後他們就在一起了嗎?

這個問題,鴿子永遠都不知道答案,鴿子也沒有問過小麻雀。

有些事情,一旦結果出來,過程如何、什麼原因,再也沒有問的必要了。

就跟大學聯考,在聯考前,數學題目算不出來,即使你對於教科書上的答案,已經很清楚了,但是你就是要埋頭苦幹,把解題過程弄得一清二楚。可是等到聯考考完,分數一出來,不管你考的好考的壞,你都可以把折磨你高中三年的數學課本,一把火燒掉。

因為聯考考完,堆積如山的課本教科書,什麼也不再是了。

講到聯考,忍不住幹譙一頓,言歸正傳,回到鴿子和小麻雀的故事。

高三的時候,阿勇每天會載小麻雀上下學。那時候,偉大的周休二日還沒有被發明,學生星期六要上半天課,那時候小麻雀也有自己的摩托車了,她提議,每個星期六她載鴿子上下學。

整個高中三年級,隨堂考、周考、月考、模擬考,小考大考不斷,淘淘之考如黃河之水天上來,好不容易衝過去了,就站在聯考這個大瀑布的浪頭上,往下一跳,是死是活,來個決一死戰。

在這全面啓動的高三,每個禮拜六,是相對比較輕鬆的日子,而在這個輕鬆的日子,同時也是小麻雀載鴿子一起到市區學校的日子。

雖然小麻雀名花有主,已經有阿勇這個男朋友了,可是鴿子跟小麻雀一樣很有話聊,小麻雀也感覺什麼都喜歡跟鴿子講,像是她這個禮拜和姐姐去做頭髮,髮廊做髮型的男設計師很娘娘腔之類的,或者是她有個女同性戀的朋友,問她要不要當她的情侶之類的。

總之呢,高中時候的鴿子,跟十年後的鴿子一樣,話不多。所以跟小麻雀在一起的時候,都是鴿子聽小麻雀講話比較多,鴿子感覺小麻雀什麼事都會跟他講,包括她姐姐說她有小聰明、她姐姐結婚了、她的同學喵咪交了男朋友了,男朋友怎麼對她好,喵咪怎樣的幸福之類的,小麻雀曾對鴿子說,只有對鴿子才會這樣,鴿子覺得指的是什麼都想跟他講這件事,鴿子也喜歡聽小麻雀講,一直到十年後,鴿子也不確定那時候喜歡聽小麻雀講話,是不是就是喜歡小麻雀。

不過十年後的鴿子,倒是很確定小麻雀是喜歡他的。因為十年後的鴿子,終於真正的談了第一場戀愛。對方是一位上海的姑娘,有個很可愛很甜的名字,叫做貝貝。

鴿子喜歡聽貝貝講話,但是鴿子更喜歡講話給貝貝聽,真希望什麼話都講給貝貝聽的喜歡。

鴿子才知道,原來這就是很喜歡很喜歡一個人的感覺。

可惜一直到了十年後,鴿子才能夠體會,當時小麻雀什麼都會跟鴿子講的心情。

什麼都講,唯一絕口不提阿勇。有時候,鴿子會主動詢問小麻雀,她跟阿勇如何了?小麻雀只會冷冷的道:我不喜歡談和他之間的事。

時間來到高三的最後一個禮拜六。

如往常,下午,小麻雀載鴿子回家。鴿子是住在四樓公寓,在公寓邊的小巷子,鴿子請小麻雀在車上稍等一下,然後鴿子快步走到家裡附近的花店,買了九朵玫瑰花。

「小麻雀,這個花送給妳,謝謝你陪我渡過這個高三,這趨於無限苦悶的高三。」

「啊,鴿子,謝謝你。」

鴿子看得出來,小麻雀早已經預知到,還算有良心的鴿子,已經準備要給她一個驚喜。但是,她大概絕沒有猜想到,鴿子會送花給她,畢竟在她心裡,鴿子腦袋裡已經被數學方程式跟三角函數塞爆了,其他的什麼也裝不下。

說起來,這可是鴿子第一次送花給女孩子呢。

很天外神來一筆。

不過,在十年之後,鴿子第二次送花給女孩子,是送給貝貝的。更是精彩,更是天外神來一筆。有興趣的,請收看以後會連載的貝貝系列,謝謝。

回到十年前的那個神來一筆,小麻雀當時驚喜莫名,鴿子也很開心。

那天晚上,鴿子打電話給小麻雀,小麻雀說她已經把花插在客廳的花瓶裡了。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