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鴿子和小麻雀(8):我怕我會愛上妳

高雄忠烈祠

鴿子是高雄人,考上台北的大學。所以高中畢業之後,鴿子要離開高雄,到台北唸書。

小麻雀高職畢業,依照學制往上讀是四技二專。她高職畢業後,考的不好,準備重考一年。她跟鴿子說:鴿子他們是拼三年,小麻雀他們是玩三年、拼一年,有點是為了在鴿子面前平衡一點的心理。

高中的最後一個暑假,也是大學開學前的暑假。一天晚上,鴿子和小麻雀出去吃宵夜,回家的路上,小麻雀給鴿子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行地址,小麻雀說她以後重考,會住在紙條寫著的地方,鴿子一口說好。

雖然一口說好,但是鴿子上台北後,從來沒有寫過信給小麻雀。開玩笑,小麻雀已經有男朋友了,鴿子何必寫信給有男朋友的女孩子呢。

一直到大一的暑假,鴿子回高雄。

鴿子在家裡接到小麻雀的電話:

「鴿子,回高雄了喲,也不講一聲。」

「小麻雀……我剛回來而已啦。」

「我跟睿潔有在討論辦個同學會。」

「這個主意不錯,大家很久沒見了。」

「不錯吧!鴿子,你要不要主辦?」

「我!!!」

「是呀,你是班長,興哥耶!不是你主辦,誰辦呢?」

「OK,交給我吧!」

鴿子爽快的答應了,因為他知道,既然是小麻雀找的,到時候有什麼狀況也可以請小麻雀幫忙。小麻雀活動比較多,應該蠻有經驗的,有她幫忙準沒問題。

第一步,鴿子先拿起國中畢業紀念冊,依照座號一個一個的打,先大致瞭解每個人的狀況,才能確定地點時間和活動內容。

同學會第一階段沒有問題了,接下來的就是確定聚會的地點和活動內容。鴿子和小麻雀幾次在電話中討論,還一起到預定的聚會地點探看。

那一天是小麻雀騎摩托車載鴿子的。一年沒見了,兩個人還是這麼的熟悉,有說有笑。

後來,鴿子又問起阿勇的事,小麻雀冷冷的道:「我跟阿勇在一起兩年了,我跟他說,這個暑假我重考結束後,就要跟他分手了,他假裝沒有聽到。前些日子我生日,阿勇叫了一群他的朋友幫我慶生,我們是玩得很開心,但是我要的不僅僅是一個在一起玩的男朋友。」

在小麻雀講話的同時,鴿子慢慢能察覺到小麻雀的心思。

小麻雀那一年來,其實過得不是很開心。一方面是重考的生活很枯躁乏味,每天不是在補習班,就是在打工。雖然不用每天上課八小時,在補習班只要一天四個小時就好。可是,重點是,學生畢道是個正當的行業、聽起來有前途的行業,補習班重考生,郤是一個讓人開心不起來的苦悶身份。

另一方面,小麻雀和阿勇仍然在交往中。阿勇這個男人,年紀輕輕,對讀書沒有什麼興趣,讀得也不是間很好的學校,這樣的一個男孩子,自然而然會把交女朋友、有女朋友這件事,當做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阿勇對小麻雀很是呵護,每天溫馨這就不用說,偶爾送個花、送個小禮物,更是應該的。

到了小麻雀生日,阿勇自然也不會馬虎。小麻雀喜歡熱鬧,阿勇會請一些會炒氣份的朋友一起出來,給足小麻雀誠意。

當初,小麻雀心理一直都向者鴿子,可是鴿子這個男孩子,阿勇一眼就看出來了,就是會唸書每天天唸書而已,把唸書當作是生活中最重要的大事,從來沒有想過,該不該談個戀愛、有女朋友好不好這個問題。

但是,小麻雀社會歷練比較多,是個早熟的女孩子。她想要的愛情,遠遠超過在一起開心就好了,還必須考慮以後結婚的可能性,真的結婚了,要過什麼樣的日子。

在這一點上,小麻雀周遭有一些例子可以參考,這些例子,很明白的告訴她,跟阿勇在一起,是不會有結果的,因為那個結果,不是不是她想要的。

那麼,小麻雀想要的是什麼樣的結果呢?她的姊姊,是嫁給一個竹科的工程師,標準的竹科新貴,有錢當然不在話下。有了姊姊這個榜樣,小麻雀眼光自然不低。

阿勇是個好男朋友,但是,小麻雀的姊姊不會覺得他會是個好丈夫的。

鴿子呢?

鴿子功課一直都很好,唸的高中是第一志願,名氣響噹噹,政治大學也是屬一屬二的學校,雖然小麻雀也知道鴿子家裡一點錢也沒有,但是很有潛力,在姊姊面前說得出來、面子掛得住。

更重要的是,鴿子雖然唸雄中,但是沒有什麼驕氣,跟小麻雀在一起很自然,相處很開心。這一點,對於唸比較不好學校的小麻雀來說,很是受用。

如果鴿子有任何的表現,讓小麻雀覺得鴿子看不起自己,小麻雀的自尊,也不會容許自己受委屈的。

以前兩個人都在高雄,家又住得近,想到的時候,打電話就可以一起出來買東西吃宵夜,現在距離遠了,只有寒暑假,才能夠見個面。

很久不見,終於又見面了。這是一個機會,讓彼此有機會站遠一點,跳出原有的框架,整理一下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坐在摩托車後座,小麻雀思索著前面的這個男孩。

鴿子,到底在想些什麼?在他的心裡,到底有沒有我這個人?小麻雀舉起手,輕輕的在鴿子的背上寫字。

鴿子感覺到小麻雀在的背後寫字,但是無法很清楚的分辦出,小麻雀到底寫了什麼?

那天晚上,跟之前數不清的晚上一樣,鴿子載著小麻雀到自己家的樓下,四層的公寓樓對面是一排圍牆,圍牆邊有一排公寓住戶停放的摩托車,高高的街燈照著這條小巷子。

鴿子想到開學之後,就要回到台北,跟小麻雀距離這麼遠,再也不是想見面就能見面的。突然間,鴿子脫口而出:

「小麻雀,我們以後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為什麼?」

「我怕我會愛上妳。」

車子已經熄火,時間是十點多。

小巷子沒有什麼人出入,樓上住戶的陽台,傳來細微的電視聲響。

鴿子已經下車,小麻雀在摩托車上。鴿子看不到小麻雀的臉,在說完之後,鴿子一直在等小麻雀的回應。鴿子心想,這樣幾乎是告白了吧。

他想起兩年前,自己也曾以幾乎是準備告白的口吻,問小麻雀有沒有男朋友。那時候,小麻雀的回答是有,這一次呢?

靜默一會了,小麻雀幽幽的說:「我們如果在一起,發現不合適,會不會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鴿子不知道怎麼回應,這是接受?還是拒絕。

「鴿子,晚了,你先上去吧,早點休息。」

鴿子只能轉身,踏步上樓。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