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小麻雀(11):上台北後的第一通電話




高雄忠烈祠

開始交往的兩個人,雙方對於怎麼維持感情的做法和期待,肯定會有些不一致,這個不一致,很容易產生衝突。所以兩個人之中至少要有一個人,能夠主導進行溝通,達成有效的共識。

這個維持感情的共識,在熱戀的時候並不需要。因為所謂的熱戀時期,雙方都捨不得離開對方,感情的溫度只會過熱,過熱到沒有必要去思考如何維持感情。

鴿子和小麻雀的感情,過了暑假的熱戀時期,就面臨該如何維持的考驗。這個考驗,又因為鴿子在台北、小麻雀在高雄,分隔兩地,變得更加的麻煩。

小麻雀要在鴿子上台北之前,先跟她講一下。不過,鴿子並沒有放在心上。鴿子的想法是:兩個人儘量找機會見面,以見面來維持感情。

小麻雀要的郤是一份安定的感覺

鴿子上台北之後,過了一個星期,才打電話給小麻雀。

「小麻雀,我是鴿子,我現在在台北了。」

「我不是叫你上台北之前,打個電話給我嗎?」

「⋯⋯」

「出去就跟我了,回來就跟撿到了一樣。」

「⋯⋯」

小麻雀肯定是悶了很久的氣,說得鴿子啞口無言。

這樣自己責備的語氣,鴿子還是第一次從小麻雀口中聽到。

鴿子現在己經是小麻雀的男朋友了,鴿子的種種行徑,表現出一點也不在乎小麻雀的態度,小麻雀當然要對自己的男朋友狠狠的發一頓脾氣,不然再這樣下去,兩個人還有什麼好繼續下去的!

但是生活中向來只有唸書跟打電動的鴿子﹐是不會體會女孩子這個微妙的心理的。即使在多年以後,鴿子很專心的想要維持和貝貝的感情,可是在體會女孩子細微的心理這方面,還是做得不太好。

大二的時候,鴿子沒有抽到學校宿舍,只得在外面租房子。

在那個時候,還沒有手機,鴿子有跟小麻雀提到,會給小麻雀他租的地方的室內電話號碼。

鴿子在上台北之後,第一次打電話給小麻雀的時候,本來就是準備要給小麻雀電話號碼的。在電話裡也說等一下要先回住的地方抄一下號的。不過因為在電話中給小麻雀訓了一頓,鴿子再也提不起勁給了。

那天晚上,鴿子打完電話直接回家,沒有抄住家電話號碼,當然也沒有再打電話給小麻雀。

鴿子心裡仍然住留在高中時期,隨時都可以打話給小麻雀,找她出來買東西吃宵夜的模式。小麻雀則是一直在等鴿子進入維持遠距離戀愛模式。

可是,小麻雀一直等不到。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