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鴿子與小麻雀(12):也可以說是又死去了一遍

高雄忠烈祠

那一年的中秋節,原本上大學後不常回家的鴿子,回到高雄了——他是為了小麻雀回到高雄的。

他事先沒有跟小麻雀提,想給小麻雀一個驚喜。回到家當天晚上,他馬上打電話給小麻雀:

「小麻雀,我回高雄了。」

「……怎麼沒有先跟我講呢!」小麻雀頓了一下,繼續說:「你之前說要給我電話號碼,也沒有……」

「我是打算中秋節回來,再跟你講的。」

「你可以事先跟我說呀!」

「小麻雀,你明天有空嗎?我們見個面好嗎?」

「我明天已經跟朋友約好了,明天有時間的話﹐我再打電話給你。」

鴿子覺得除了說好之外,再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隔天晚上,鴿子一直待在客廳,在沙發上

等電話嚮。

但是電話一直沒有響,鴿子等了一兩個小時之後,跑下樓買個飲料,

回來的時候,原來在房間裡的弟弟,坐在客廳的沙發,一見鴿子進門,馬上跟鴿子說:剛才有個人打電話找他,是個女生哦!

那肯定是小麻雀打的了。鴿子整張臉裝滿大便的想:我在電話邊等了兩個小時,電話很機車的沒響過,我才下去買東西十分鐘,電話更機車的響了。

這不是踩到狗屎是什麼?

不放棄,鴿子再繼續等。按照正常的道理來講,對方打了一通電話,沒找到人,心理總是放不下,總是會再打第二通的。

所以至少會有第二通!!!

可是,倒霉的人最怕聽到這個可是了,鴿子就是那個倒霉的人。那天晚上﹐電話沒有再響過,小麻雀沒有再打電話過來。

隔天,鴿子回台北。

在之後一年的期間,鴿子和小麻雀沒有再連絡過。

那時候,為什麼小麻雀不再打電話?

那時候,為什麼鴿子不主動打給小麻雀?

在那之後,為什麼鴿子不再打電話給小麻雀?

在那之後,為什麼小麻雀不打電話給子家裡,問鴿子台北的電話?

時間是一把尺,每一歲是一個刻度。鴿子站在三十歲的刻度上,向站在二十歲刻度上的鴿子,過去的鴿子,大喊為什麼!

當事情已經成為歷史上的事件,再多的為什麼,也沒有辦法改變結果。十年以後的鴿子,捶心肝,追悔,不斷的重建歷史現場。

在潛意識的作用之下,鴿子天真的以為,只要當初他是這樣做而不是那樣做,事情就會有我想要的結果了。

好天真好天真……

突然間小叮噹跑出來,小叮噹說:我可以讓你跳回到二十歲那時候,給你十分鐘的時間,你去改變歷史吧!

鴿子連聲說好,來不及感到驚訝,啪的一聲,就回到了十年前家裡的那個客廳。

很大一台的映像管電視,牆壁上曾祖母的畫像,長方型桌子底層散亂的撲克牌……﹐記憶中模糊的場景活生生在眼前!時鐘是九點三十分,弟弟應該是在房間裡,十年前的自跑去樓下買飲料了吧。

鴿子坐在老舊的沙發上,只有十分鐘,他能做的事,其實跟十年前一樣,等電話響。

怎麼不打電話給小麻雀呢?鴿子也想打,可是就是不知道電話號碼,怎麼打?

正當這麼想的時候,該死的電話終於響了:

「鴿子,我現在跟朋友在一起,我晚一點到家再打電話給你。」

「……大概幾點?」

「不確定﹐我們現在剛吃完飯,在討論要去那間KTV唱歌。」

「好﹐我等妳。」

「嗯,BYE。」

鴿子把電話穩穩的放回去,心裡想,我猜了十年的電話,原來不過如此。

在這麼想的同時,又是啪的一聲﹐鴿子回到現在,三十歲的時間刻度上。

小叮噹還在!

「怎麼樣,好兄弟,改變歷史了嗎?」小叮噹把鴿子當作大雄了,很熱心。

「……應該沒有。」鴿子很氣餒,只差沒有跟大雄一樣,抱著小叮噹大哭。

「我可以再給你一個小時、甚至是一整天的時間﹐回到過去任何一個時間點。但是,人的生命是一直持續進行的,你回到了過去多久,你在原來現在的世界,就會消失了多久。」

「哦,原來是這樣!」

雖然回到過去很神奇,但是剛玩過一次的鴿子,覺得味道比喝白開水還不如。

「不用了,我還是待在現在這個世界就好了。」

「OK!!!」

小叮噹OK完,也是啪的一聲,不見了。

鴿子有點恍神,他對小叮噹如何出現、怎麼消失沒什麼興趣。他的腦袋轟轟轟作響。這麼多年來,只要他一想到小麻雀,就會想到那個沒有等到小麻雀電話的晚上。他之前一直覺得,那個晚上具有決定性的殺傷力,決定了他和小麻雀之間的結局。

但是現在,他開天眼,他終於看清楚這件事情的真相。

一通電話這麼渺小,只能夠在一段感情過程中的某一個時間點,影響這段感情的走向﹐但是不會決定一段感情最終的結局。兩個人的個性、想法,才是一直推動著感情走向命運的終點、決定一段感情的結局的主導力量。

鴿子自己的個性、想法,不是一個小時、一天可以改變的,小麻雀的個性、想法,也不是一個小時、一天可以改變個。個性、想法沒有改變,很難改變事情最後的結果。

說的更實在一點,人終究還是要回到當下、活在當下。如果過去真的改變了,現在還能不改變嗎?鴿子回到過去,如果真的那麼厲害,改變了歷史,他再回到現在,發現當下是一個完全不一樣、陌生的世界,這……要怎麼在這個世界活在當下呀?

還是算了吧!

與其想改變過去,不如改變現在。

和小麻雀的那幾年,鴿子細細的回想,一個畫面,又閃一個畫面,鴿子追逐著那一個個模糊的、黑白的、過去的影子,沒有色彩的回憶著。

他和小麻雀,很難說是真正的談過一場戀愛,可是那幾年的事情想起來,也像是又活過了一遍。

也可以說是又死去了一遍……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