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子與小麻雀(13):你就是造了太多的孽!




高雄忠烈祠

在中秋節過後,有將近一年的時間,鴿子跟小麻雀不算是在交往,但是也不錯算是正式分手了。鴿子心裡沒有戀愛的喜悅,也沒有失戀的痛苦。

在這一年的時間,鴿子跟小麻雀都做了些什麼?

首先,說說鴿子。

鴿子高三的時候,受當時國文老師的影響,開始到圖書館借世界文學名著來看。第一本是海明威的老人與海,薄薄的一本小說,沒幾頁,但是每個人都知道它是經典。鴿子給它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結果事實證明,經典不愧之為經典,小說裡面老人所表現出強勁的生命,鴿子很是佩服。

鴿子覺得自己可以當個文藝青年了。文藝青年耶,多麼的給自已臉上貼金呀!

那高三那一年的過年期間,幾天的時間,他以標準手不釋卷的精神,完食五大本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

一氣呵成,大呼過癮。

當時還有聯考的壓力,數學英文、歷史地理是正規的八股文,不唸不行。鴿子只能抓點零碎的時間,像是過年的時候,才可以唸唸八股文以外的書籍。

上了大學之後,原本壓抑壓縮的時間,得到完全的釋放。鴿子開始苦讀七大本的西洋哲學史。在當時剛得到解放的鴿子心裡,再也沒有比讀懂哲學更熱血更值得為了燃燒的事情了。

所以大二那一年,鴿子到底都做了些什麼?說起來是很簡單,因為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唸書就對了,說起來也可以很複雜,因為唸的書八成是不抽象不行的哲學。

小麻雀呢?

國中畢業之後,她唸的是沒有升學壓力的高職,在唸高職的時候,晚上就在池上飯盒打工。重考一年順利考上夜二專,小麻雀白天在一間叫奧地利的咖啡廳工作,晚上唸二專夜校。

鴿子跟小麻雀,從畢業之後,走的就是完全不一樣的路線。後來鴿子上台北唸書,兩個人連地理距離都差很遠。

這樣的兩個相處起來,很有話聊,而且聊得很開心,這就是愛情神奇的地方。

但是愛情很神奇,是魔術,感情郤不是魔術﹐感情需要的是:踏踏實實的溝通和互動。

鴿子和小麻雀,一直都缺少有效率的溝通和互動,尤其在中秋節過後,鴿子在等不到小麻雀的電話,失望之餘,再也沒有跟小麻雀連絡,兩個人再也沒有溝通和動。

整整一年的時間。

一年之後,暑假又快到了,鴿子準備回高雄。

高雄是鴿子的家,同時也是小麻雀的家。鴿子又想起小麻雀,無論如何,他希望能跟小麻雀見見面。

隔了一年,他再一次打電話給小麻雀:

「小麻雀,我是鴿子,好久不見!」鴿子努力的假裝沒有一年的空白,輕鬆的說:「我六月底要回高雄呢。」

「要回來嗎?你火是自己住外面,那房子還要租嗎?」小麻雀的聲音聽起來有驚訝,但是驚訝沒有持續很久。

「不了,我大三有抽到宿舍,不用再租房子,我把它退了。」

「哦,住在外面不錯,不像宿舍有門禁吧。」

「男生宿舍沒有門禁,女生宿舍才有。」

「……你怎麼知道女生宿舍有門禁?」

「一般我們學校的學生都知道,而且,女生宿舍有門禁很正常的呀。」

本來一開始講電話的時候,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講到小麻雀突然把話題帶到女生宿舍的門禁,語調開始壓抑,不悅的聲音表情很明顯。

鴿子隱約猜到小麻雀是想試探,鴿子是不是有認識其他的女生。但是鴿子實在是沒有,就很不喜歡小麻雀這種試探的語氣,所以回答的漫不經心。

鴿子的漫不經心,激怒了小麻雀,在這之後,兩個人又聊了幾句,鴿子也忘了都聊些什麼。只記得小麻雀最後是很大聲的殺出一句:

「對啦,你就是造了太多的孽,才需要去廟裡拜拜啦!」

這句話,鴿子記得非常清楚,也讓這一次的電話,在很不愉快的氣氛中結束。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