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鴿子與小麻雀(14)(完):最後一個句點

高雄忠烈祠

婚姻和愛情相同的是,都是一男一女約定要在一起的誓言。不同的是,痛苦的婚姻,會發生在過程中,痛苦的愛情,會發生在還沒開始,和已經結束。

鴿子和小麻雀的故事,還沒開始的時候,痛苦的是小麻雀。到了已經結束的時候,痛苦的是鴿子。

大二暑假,鴿子又回到高雄。

一開始,鴿子對於小麻雀的事情,還是不太放在心上。

那個暑假,又舉辦了一次國中的同學會。

鴿子和小麻雀交往,因為是在國中畢業後好幾年了,幾乎沒有人知道。所以吃飯的時候,鴿子和小麻雀表現出刻意的生疏和距離,沒有引來同學們的注意。吃到一半,大家都開始熟絡起來。小麻雀和她的國中死黨聊天,言談間死黨提到小麻雀有一個學長男朋友……

雖然小麻雀沒有多談,雖然餐廳還有其他同學聊些有的沒的,但是整個同學會下來,鴿子只記得小麻雀有一個學長男朋友這句話。

這句話,是鴿子第一次品嚐愛情痛苦的開始。

那天晚上,鴿子打電話給小麻雀,問小麻雀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小麻雀回說是有學長在追她,但還不是男朋友。

鴿子覺得整個世界顛倒過來了。

一直以來,小麻雀都在鴿子身邊,即使是在她有阿勇這個男朋友的時候,心還是向著鴿子的。只是鴿子一開口,小麻雀不會拒絶鴿子。這個感覺多年來鴿子視為理所當然﹐可是,現在出來了學長這麼一個男人,是小麻雀學校裡學聯會的幹部,家裡環境不錯,小麻雀參加學聯會,常常他們開完會,學長開車載小麻雀回家,他們在車上繼續討論會議中的種種。

當時很流行麥當勞兌換Hello Kitty的活動,粉紅色的Hello Kitty,沒有嘴巴還是超可愛。送一個辛勤集點換來的Hello Kitty給女孩子,是當時男生的把妹利器。在一次偶然的談話,鴿子得知,小麻雀她房間裡也有一隻麥當勞的Hello Kitty。

小麻雀沒有說,鴿子也沒有問,那隻沒有嘴巴的超可愛,是不是學長送的。但是鴿子可以感覺得到,學長大大的身影站在鴿子和小麻雀的中間。

學長把小麻雀搶走了。

是個男人,總要做些什麼,不能就這樣讓小麻雀給搶走。

整個暑假,鴿子每天晚上固定六七的時候,打電話給小麻雀。那是她剛下班回來,要準備去上課的空檔。電話內容大多是問候一下、在做什麼的聊幾句。

鴿子每天打,在高雄每天打,回到台北還是每天打。可是小麻雀在電話裡的溫度,並沒有因為每天打而越來越好,打了三個月,還是跟開始一樣的冷漠跟保持距離。

人的心一旦潑出去,再也收不回來,就算勉強拉回來,往往也已經變質了。鴿子每天打電話給小麻雀,與其說是真心認為可以挽回小麻雀的心,倒不是說是藉此減輕自己的痛苦。

終於有一次,打電話找不到小麻雀的人,鴿子再也不要忍受了。小麻雀以前是對自己不錯,但是鴿子打了這麼多熱臉貼冷屁股的電話,也是夠了。

從此以後,再也誰不欠誰。

之後,大學、當兵、工作,鴿子偶爾還是會跟小麻雀連絡,但是每次都是在鴿子想談感情,小麻雀想做朋友的平行線中結束。兩個人短暫的交會,然後又兩不相見。

鴿子有跟朋友說過和小麻雀的故事,朋友的結論很簡單,鴿子並不是真正喜歡小麻雀,鴿子只是不甘心而已。

一年、兩年、四年、八年……,很多年後,鴿子沒有再跟小麻雀連絡過。

事情總是一體的兩面,鴿子沒有再跟小麻連絡,反過來說,就是小麻雀也沒有再和鴿子連絡。

年輕的時候,每個人都很獨立、很自由,朋友和情人是世界的兩個支撐點,是生活的重心。直到生日蛋糕上的蠟燭越插越多根,每個人開始會有自己的家庭,要工作賺錢養家過日子。人的時間是有限的,能夠用心經營的感情也是有限的。當工作和家庭佔據了大部份的時間,能夠分配給朋友的時間就少了。

可能鴿子結婚了,可能小麻雀有小孩了,在人生發展的路線圖,他們一開始前世修來的緣份,搭上同一班叫立德國中的列車,在青春裡橫衝直撞。

現在,他們已經各自搭上不同的列車,而且是開往不同的方向,他們之間的距離,只會越來越遠。就算有很多時候,他們都是在高雄這麼一個地方,同樣在地球上這麼一個小小的地方,但是他們是在各自的世界裡走路、吃飯、睡覺,彼此不知道對方在那裡、在做什麼、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咫尺天涯。

沒有交集,沒有故事可言。所以鴿子和小麻雀的故事,最多也只能寫到這裡。

最後一個句點。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