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紅猪》成熟浪漫的自我放逐

一架寶馬加法拉利等級的私人飛機

透過一部又一部題材風格䢛異的作品,我們明顯感受到宮崎駿熱愛飛行。於《天空之城》,飛行是已然消逝的烏托邦,於《龍猫》,飛行是無邪歡喜的童真,於《魔女宅急便》,飛行意味著獨立生活、成長。上述這些作品中的飛行,都是以非真實存在的幻想形式呈現,主角毫無例外為少男少女。所以1992年的《紅猪》顯得特別突出,因為所有的宮崎駿裡面,它是唯一直接以飛行為題材、以成人作為主角群的作品。

除了飛行題材與成人主角之外,《紅猪》還是少數最為貼近真實世界的作品,其中唯一的非真實存在,是猪頭人身的主角,所以動畫片名取得恰如其分,這部作品最神奇最經典的地方,在於貫穿整部動畫的主角、和他那架搶眼的紅色飛機。

現實生活中,光是想像猪頭人身,就會覺得很可怕(猪八戒?),不過《紅猪》中的主角波魯克初登場,帶著墨鏡、海邊曬太陽、駕駛水上戰鬥機,那模樣第一眼看有點滑稽、有點惡搞,可是隨著劇情開展,很多觀眾大概如我一般,從接受、認同、到進而欣賞,透過宮崎駿溫暖的畫風和精彩的情節,勾勒出這位在那個時代活得最為自由、最為瀟灑、最為浪漫的「非常人」。

首先,「土豪」這個形容詞很俗氣,但是很適合套在紅猪身上,可不是嗎?住在獨棟別墅夠舒坦,住在臨海豪宅令人艷羨,而我們這位主角,成天慵懶躺在無人打擾的海島上,唯一出入的交通工具,是一架寶馬加法拉利等級的私人飛機。

因為「猪不能飛,就只是普通的猪而已。」

電影剛開始,一場賞金奬人和窮空賊的空中對決,不僅見識到紅猪精湛的飛行技巧,也精彩體會到空戰的遨翔刺激。由於優異的飛行戰鬥技巧,紅猪輕鬆達到財務自由,而且由於「特殊身份」,紅猪也達到政治上的自由,如同他自己所說:「猪是沒有國家和法律可言。」這個講法雖然帶點戲謔,然而隨著劇情一頁一頁開展,它逐漸有著更深一層的寓意。

猪不能飛,就只是普通的猪而已

原來,紅猪是一戰時期頗有名氣的空戰英雄波魯克,原來,一戰結束後,法西斯政權迅速崛起,儘管紅猪在軍隊有許多昔日戰友,儘管世局變化快、越來越不利,紅猪保持一貫的瀟灑自嘲,因為猪不受限於人類腐壞的政治力量。於是,我們沒有看到被詛咒的自憐自艾,反而是樂得輕鬆、不願同流合污的自嘲。

真正的隱者,不會真的逃離時代,而是和時代保持若即若離,在瞭解時代的清濁之後,再轉身離去,維持適當疏離。波魯克大部份時候獨來獨往,稍有機會,便是與人攀談,閒聊時事。即使世局惡化,他仍然可以一笑置之:「再見了,亞得里亞海的自由、放浪的生活。」反正只要有大海和藍天,波魯克便有容身之處。

「傻瓜,一個人的初吻,是要留給最重要的人的。」

不僅僅和時代保持一種疏離,波魯克在愛情上,也是保持一個恰到好處的距離。深為空賊們所喜愛吉娜和菲兒,不約而同傾心於波魯克,但波魯克始終沒有正面回應。本來我一開始無法理解,可是同樣地,隨著故事場景從亞得里亞海拉到米蘭、再從米蘭回到亞得里亞海,我們看到持之以恒的三年陪伴,看到重溫青春的空中浪漫,也看到波魯克如何實現少女的飛行夢、以及他如何為了名譽、為了所珍惜的女孩,從空中到海上全力拼搏,到了最後,當紅猪將菲兒交給吉娜那一䒴幕,我們看到非常成熟的感情處理態度,我們也開始可以理解,波魯克作為紅猪的魅力所在。

除了少年回憶和陳年照片,波魯克只有兩次匆匆一瞥、恢復原本人類的相貌。「波魯克,你為什麼會變成一隻猪呢?」菲兒不解地問,而吉娜的問法是:「到底怎樣才能解開你身上的魔咒?」關於這兩個問題,動畫《紅猪》並沒有明確說明,然而看到最後,不管作為一個男人,或是作為一隻猪,其實已經不再重要。

「看到你讓我覺得,人類還是有救的。」我比較願意相信的版本,是因為在參與戰爭時失去太多、戰爭結束看到的反而是混亂,所以波魯克選擇自我放逐,心甘情願以猪的面貌隱身於世,那個魔咒,便是這個內心狀態的象徵。

相信每個在現實生活中歷練過的成年人,都曾經偶爾想過一次,不如歸去,遠離世俗塵囂的自我放逐。

看到你讓我覺得,人類還是有救的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